国社@四川|刘永好:把握潮流快半步

2018-12-25 17:40

  新华社记者陈天湖 谢佼 周相吉

  始终坚持把企业的命运与国家、人民的命运联系在一起,始终对改革开放充满信心,这正是刘永好身上体现的“企业家精神”的内涵

  新华社记者江宏景摄

  12月18日上午,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在人民大会堂举行,100名“改革先锋”称号获得者在大会上受到表彰。

  这其中,有这么一位:作为40年中国民营经济的旗帜性人物,他经营的企业一直保持行业领先,在全球30多个国家和地区拥有分(子)公司600余家,连续16年被评为“中国企业500强”,2017年企业销售额过千亿,今年有望超过1300亿……

  改革开放40年历史进程,他的兴趣一直聚焦三农,从未想离开;他的思考一直在迭代,从未曾停滞;他紧跟潮流快半步的智慧,体现了谨慎与稳健的精髓,更体现了一位民营企业家进退自如的从容……

  他就是全国劳动模范、全国脱贫攻坚奉献奖获得者——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他的身上,凝结着改革开放40年来一代代民营企业家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拼搏精神。他的成功,折射出改革开放40年来不断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带来的伟大变革。

  正如一直支持刘家兄弟、85岁高龄的新津县老县委书记钟光林所感叹的:改革开放不容易,实事求是不简单,刘家兄弟的产业版图就是改革开放的产物,新希望的成功就是实事求是结出的硕果。

  “做点自己的事”

  追风少年光脚走进天安门。他相信知识可以改变命运,虽然初次创业以失利告终,但这次刻骨铭心的遭遇却更坚定了他投身民营企业的信心和勇气。

  1951年9月,在岷江岸边的成都市新津县,刘永好呱呱坠地。和那个时代出生的绝大多数人一样,在刘永好的成长记忆里,既有饥饿,又有火热的理想。

  至今,他仍清楚地记得,自己插队到新津县古家村时,国家粮食销售价格每斤一角三分九厘;在队里干活,一个完整劳动力干一天记一个工,折合约一角四分钱,理论上够买到一斤粮。但因为年龄小工分少,经常吃不饱。所以直到今天,刘永好吃饭速度很快,而且不会剩下一粒米。

  相对同龄人,刘永好又是幸运的,因为他出生在一个充满爱和追求知识的家庭。

  刘永好说,当时新华社《参考消息》只有一定级别的干部才能订阅,父亲刚好达到了订阅条件。因此,尽管小时候生活困难,但他还是从父亲那里沾了知识的光。

  “虽然内容不够多,不够全,但仍然能够感觉到世界基本的格局和脉搏。”刘永好对《瞭望》新闻周刊记者说:“也经常看到一些科技报道,我对机械和电子特别感兴趣。后来读大学学的就是机械电子,毕业教书教的也是机械电子。”

  刘家兄弟个个读书有成,被分配在成都、新津等地的学校、机关工作,端上了令人羡慕的“铁饭碗”。可父亲刘大墉不这么看。1978年12月,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刘大墉敏锐地看到了国家改革的前景。临终前,他反复叮嘱四兄弟,要好好珍惜机会,“做点自己的事”。

  第一次机会很快到来。

  刘永好接受新华社记者陈天湖采访。

  1980年春节,二哥刘永行舐犊情深,为了让自己四岁的儿子能吃上一点肉,在春节七天里,冒着严寒在马路边摆地摊,修理电器。七天下来竟赚到300块钱,差不多是10个月工资的总和。

  像油锅里溅进水,四兄弟心里炸开了花:我们能不能生产电器?

  插队时的生产队长知道刘永好对电子知识感兴趣,来找他商量能不能组装音响。刘永好买回元件,手工组装出了一台音响。一试效果不错,生产队长一拍大腿:“永好啊,生产队那么多小伙子没事干,库房现在用来打草绳,草绳既不值钱,又不好卖。我们干脆把草绳机卖了,把库房腾出来,让村里小伙子来帮忙生产音响,可以赚很多钱。”

  刘永好很兴奋,准备自己出技术和管理,队里筹钱。筹备当中,生产队长突然想起来,说等等,光我说不行,还得请示公社书记。结果公社书记说:“这是走资本主义道路,坚决不行!”

  这一大瓢冷水倒下来,“油锅”凉了。刘永好把产品交给学校校办工厂生产,得了四川省科技进步奖。

  他对《瞭望》新闻周刊记者回忆说:“当时的政策,对工厂管得死死的,我们苦苦思索,哪里能找到空间呢?”这轮创业经历以失败告终,却为他后来紧跟潮流快半步的创业思维打开了一扇窗。

  这一年,刘永好的女儿刘畅出生,父亲的责任让他更有创业的冲动。他从报纸上找方向,一个人订阅的报纸数量,和所在学校的订阅量一样多。他看到了四川向阳乡、安徽小岗村的事迹,察觉到改革开放的风向,一场波澜壮阔的农村改革正在全国迅速铺开……

  这一次的创业,没有让刘永好等太久。

  刘永好在位于成都人民南路的新希望大厦前(11月20日摄)。

  “放下铁饭碗端起泥巴碗”

  敢为天下先,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他放下铁饭碗端起泥巴碗,无路可走的创业青年踏出一片天。

  1981年3月底,中共中央、国务院下发文件,“积极鼓励和支持社员个人或合伙经营服务业、手工业、养殖业、运销业等”。刘家兄弟的心再次灵动起来。

  “既然农村可以搞,我们就到农村去。我们家有三分地,租了一亩多自留地种菜,同时尝试科学养猪。因为喂猪的周期太长,又尝试养鹌鹑。”刘永好对《瞭望》新闻周刊记者回忆说,“鹌鹑蛋当时价格卖得很贵,两角钱一个。鹌鹑每天下一个蛋,周期很快。”

  他们先是在自家阳台上养鹌鹑,市场很快扩大,需要增加规模。初次创业路没走通,卡在公社书记那里。刘家兄弟心想这次创业,必须要有“尚方宝剑”。

  刘家兄弟壮着胆子去找时任新津县委书记钟光林:“钟书记,我们想到农村搞种养。”钟光林对敢想敢干的刘家兄弟有印象,于是点头说:“农村专业户都缺乏科学技术,需要有技术的人,到农村去是好事,符合党的政策,我支持。不过我有个条件,你们要带动一批专业户。”

  没想到,钟光林的这一支持却在县里引起非议。人们质疑是否应该把刚参加工作的大学生放回农村发展,但钟光林力排众议坚定支持刘家兄弟。

  “你们有谁愿意放下‘铁饭碗’端起‘泥巴碗’?”钟光林坚定的回应逐渐平息了这场风波。

  刘家兄弟立马行动。没有启动资金,四兄弟变卖了手表、自行车等值钱物件,凑齐1000元钱。三哥陈育新(刘永美)率先停薪留职,在新津县古家村开办了“育新良种场”,孵小鸡、养鹌鹑和培育蔬菜种。到1983年底,孵化规模已经达到了5万只,摸索出中国最早的“公司+农户”雏形。

  然而,就在此后不久,一场经营风险差点让四兄弟集体跳了岷江。

  1984年4月,一个专业户下了10万只小鸡的订单,刘家兄弟借入大笔款项开始孵化。第一批2万只小鸡交给对方后不久,便听说出了事。他们赶到一看傻眼了,小鸡一半在途中闷死,一半在家里被大火烧死……

  “专业户跑了,剩下8万只小鸡马上就要孵出来了,眼看农忙了,农民不会买小鸡,借的本钱到期,哪有钱还?”

  “怎么办?我们兄弟商量,不行干脆去跳岷江,一了百了。还有的说不如跑新疆去,那里人少地多,从此隐姓埋名。”刘永好说。

  最后刘家兄弟还是选择了坚持,连夜编竹筐,进城卖小鸡。那时候城里还有不少人养鸡生蛋。刘永好凌晨3点钟起床,用自行车驮着一筐鸡仔,骑行数十公里进成都。农贸市场上小贩虎视眈眈、寸土不让,刘永好一整天都没找到摆放之处,晚上只好向一位好心的大爷借了个板凳,坐了一宿,第二天一清早抢占了摊位,终于卖出了第一只鸡仔……

  皇天不负有心人。四兄弟没日没夜地奔波,终于将小鸡仔换成了钱,还了借款,也有了坚持的信念。

  1986年,良种场产值达到了40万元,带动新津三分之一农民养鹌鹑,养殖量达到3000万只,鹌鹑蛋不仅销往全国,还走出了国门。刘家兄弟成为全国闻名的“鹌鹑大王”,在改变自己的命运的同时,也改变了身边农民的命运。快半步的思维更是从此深深嵌入刘永好的行为准则和事业发展进程中。

  1986年底,一位国务委员到良种场考察,现场寄语他们“中国的经济振兴寄希望于社会主义企业家”。

  这就是希望啊!那一刻,刘永好想起毛主席说过,“你们青年人,朝气蓬勃,正在兴旺时期,好像是八九点钟的太阳,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从此,刘家兄弟用“希望”命名了自己的企业。

  “东方风来满眼春”

  在“姓社”“姓资”的“倒春寒”中徘徊,“没见红头文件支持”的顾虑几乎葬送了刘永好的“希望”。东方风来满眼春,改革开放的春天迎来崭新希望。

  刘永好在位于成都人民南路的新希望大厦前(11月20日摄)。

  1986年9月,刘永好去广东采购鱼粉时,偶然发现当时一知名品牌的猪饲料十分火爆,当时的国家政策也支持饲料行业发展。刘家兄弟认定中国饲料业正处于起步阶段,猪饲料行业大有可为。

  1986年,“育新良种场”更名为“新津希望饲料厂”,刘永好痛下决心,由鹌鹑饲养转入饲料行业;1987年,他们将自己养的10万只鹌鹑全部宰杀,破釜沉舟;1988年,他们投资200多万元,与四川农业大学合作建立了希望饲料研究所;1989年,我国首个自主知识产权的乳猪配方饲料“希望一号”研发成功;只用了三个月的时间,“希望”饲料在成都的销量就追上了进口饲料“正大”……

  就在刘家兄弟大步发展的时候,一场“倒春寒”来袭。

  1991年前后,社会上刮起“姓社”“姓资”争论。刘家兄弟不知该怎么办,他们又一次找到钟光林:“钟书记,我们干脆把企业交给政府行不行?”

  当时的希望饲料厂,已经有上千万的销售额和近两百名员工。钟光林想了一下,一字一句地说:“我注意到了,是有不少争论。但改革开放的政策没有变,国家的大政方针并没有变。”

  这些话让刘永好放了心,他们开始更低调、更沉稳地发展。很快,1992年小平南方谈话传来,刘永好感觉真的是“东方风来满眼春”。他们把产业细分为三个领域:老大刘永言面向高科技领域、老三陈育新负责现有产业和房地产、老二刘永行和老四刘永好到全国各地发展分公司,复制“新津模式”。企业走出四川,迈向全国,最忙时,他们一个月要拿下7个工厂。

  1993年,刘永好作为非公有制经济界的代表,光荣当选全国政协委员。他走上人民大会堂讲台,作了“私营企业有希望”的大会发言,获得了一片掌声。

  1994年,希望集团成立。1995年,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评选中国民营企业500强,希望集团名列第一。

  此后,希望集团在内部明晰产权,开始了由家族企业向现代企业、由企业经营到经营企业的转变。1997年,大陆希望、东方希望、华西希望、新希望相继成立。

  “我们是增量分开,但存量没有分开,新津希望饲料厂,永远都是我们四兄弟和妹妹共同的根。”刘永好说。

  至2018年,刘永好领导的新希望集团,连续16年被评为“中国企业500强”。他说:“没有改革开放,不可能有民营企业,更不可能有民营企业的成功。我们感激党和政府,感激改革开放。”

  “埋头拉车、抬头看路、仰头望天”

  拓展民营经济的执着信念不动摇,新时代更需要铸就全球格局的企业家精神。

  近年来,民营企业发展遭遇一系列难题。但市场下行、充满波动的新形势下,刘永好的企业却一直稳步前行。2017年新希望集团销售额过千亿,今年有望超过1300亿。

  “怎么看待中国经济面临的下行格局?”刘永好向《瞭望》新闻周刊记者道出的观点是:“第一,经过数十年高速增长,以前更多看的是量,现在逐步向质方面转变,增长速度适度下降是正常的。”

  “第二,很多产业都饱和了、产能过剩了。与此同时,企业的用工成本、环保成本在刚性增长,压力大不可避免。”

  在刘永好看来,中央充分肯定民营企业的地位作用,出台了多项措施来帮助民营企业解困,给了民营企业很大的鼓励。

  “各级政府、部门的政策支持就像生命离不开的空气,而不断升级的消费市场就像土壤。”刘永好说,有了良好的阳光、空气和土壤环境,民营经济发展的新格局很快会到来。这个时候,企业要做的就是加快变革创新的步伐。

  因为快半步的理念,新希望集团的变革创新从来没有间断过。通过年轻化改革,集团高层干部平均年龄不到40岁,焕发了整个组织的活力;通过推行合伙制,有效激励了集团的发展;通过科技投资,集团荣获了五个“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埋头拉车、抬头看路、仰头望天”,刘永好认为这是成功企业家所必备的素质。埋头拉车,就是要勤奋、努力、吃苦,不怕困难,敢于面对失败;抬头看路,就是要看清市场竞争的格局,要适应它、了解它、应对它;仰头望天,就是要了解党和国家的政策方针,了解国际大格局、社会大变革和时代大趋势。

  1999年,新希望集团开始走出国门。目前企业的海外业务已经遍及亚洲、非洲、欧洲、北美洲和大洋洲的30多个国家和地区,投产、筹建、投资的公司超过50家,全球员工7万余人。

  “快一步容易踏‘虚’,快半步则可进可退。”刘永好说,快半步,是他成功的秘诀之一。或许是小时候翻阅《参考消息》养成的习惯,让刘永好在每一个历史时刻都精准把握住了政策和趋势:肉蛋匮乏时他养鹌鹑;精准预判开启饲料行业,迎来中国人餐桌升级的生猪大潮;参与创办民生银行、进军乳业、走出国门、收购六和……每一个脚印都贯穿着“紧跟潮流快半步”的智慧。

  儿时经历的苦难,让刘永好对挨冻受饿有刻骨铭心的感受,在他的倡议下,十位民营企业家发起了光彩扶贫事业。到今天,这项事业已经持续推进了20多年,成为中国民营企业参与扶贫的一个重要渠道。上万名民营企业家在全国老少边穷地区通过投资、招工、修桥、铺路、办学等方式,帮助数以万计的农民摆脱了贫困。

  党中央提出精准扶贫后,刘永好又自觉把光彩扶贫事业和精准扶贫相结合,通过“万企帮万村”参与到脱贫攻坚伟大事业中去。

  2018年全国两会期间,刘永好提出要帮助培训10万名新型农民和乡村技术人员,在未来的广大农村造就更多的既吃苦耐劳、又富有创新改革精神的新型职业农民——“绿领一族”,让他们成为乡村振兴战略的引领者、开拓者和实践者。

  始终坚持把企业的命运与国家、人民的命运联系在一起,始终对改革开放充满信心,这正是刘永好身上体现的“企业家精神”的内涵。

责任编辑:蒋燕
0100702000100000000000000111130711239033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