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社@四川|“壮士断腕”什邡绿色豹变

2019-02-16 17:43

  新华社记者 王毅 张海磊

  治理后的磷石膏堆场什邡市委宣传部供图

  ◇五年前,什邡领导班子集体对生态治理喊出“增速减半,我们来扛”的决战口号,不惜三年经济增速减半,带领全市干部群众打响治污攻坚战

  ◇五年后,什邡干部群众以实际行动证明,转型升级、绿色发展,“只要下决心干,没有什么不可能”

  早春时节,四川省什邡市的仁和村。一排排川西风格、灰瓦白墙的乡村小别墅前,暖阳融融,村民们三三两两坐在庭院里喝茶聊天,不时有小狗摇着尾巴跑过……《瞭望》新闻周刊记者眼前的这一切,让人很难想象,就在十年前,因环境污染数千村民集体抗议拒绝迁入此地。

  什邡,都江堰的建造者李冰的长眠之地,也是中国第一个国字号的“矿泉水之乡”和唯一的“雪茄之乡”。同时也因为庞大的磷化工污染,一度发生群体性事件。

  五年前,什邡领导班子集体对生态治理喊出“增速减半,我们来扛”的决战口号,不惜三年经济增速减半,带领全市干部群众打响治污攻坚战。

  五年后的今天,什邡从一个污染型工业城市变为绿水青山的山水田园城市;昔日干部群众对生态恶化无能为力的精神状态,一举变为“对一切不利生态环境的事敢于说不”。

  采访中,对这种转折式的变革,什邡市副市长何泽新由衷地佩服什邡干部群众这些年的莫大勇气,感慨良多地告诉记者,转型升级、绿色发展,“只要下决心干,没有什么不可能。”

  老百姓的容忍“终于到了极限”

  在四川省180多个县域中,什邡市最早一批走上工业化之路,大规模开展工业化的历史超过30年,磷化工的历史更是有60年之久,曾连续13年保持四川全省县域经济排名第二,并进入中国西部百强县之列。

  伴随着工业化进程,什邡也变成川中工业污染重域之一:灰色的天空,劣质的水和丑陋的废渣山。十年前的生产高峰期,什邡两大磷化工企业“大哥”身后有100多个“小弟”,它们一起每天向天空和大地喷吐、排泄废气废物……长年累月形成的七大废渣堆,要用240万辆载重十吨的卡车才能运走。

  这期间,据环保机构数据,什邡境内河流之一,也是沱江支流的石亭江水质最严重时总磷超标6.61倍,氨氮超标1.47倍。中央环保督察组曾将磷石膏堆场列为“长江部分支流水环境形势依然严峻的问题”之一;四川省委、省政府也将磷石膏堆场环境问题列入了挂牌督办的10个突出环境问题之一。

  2012年,多地老百姓对日益恶化的生态环境的容忍到了极限,一起抗议重金属生产项目迁入本市。这让什邡市领导集体深深地反思:一个投入上百亿,通过了环评的项目,一旦建成,对什邡经济建设的拉动作用无疑是巨大的,民众为何反对?

  “这是为过去经济发展付出沉重的生态环境代价的一次特殊性买单。”接受《瞭望》新闻周刊记者采访中,何泽新说,“它表明了一个现实:民众对生态环境一天天恶化越来越不满,对任何可能加重这个趋势的项目都相当反感。”

  “增速减半,我们来扛”

  2014年,什邡为生态环境治理召开了千人干部动员大会,确定从生态环境治理入手,实施“蓝天、碧水、洁净、减排、生态”五大工程,为期五年“攻坚”,对整个产业结构进行转型调整升级。

  对于什邡当政者们,一系列问题接踵而至:如何看待政绩?如何向社会各方解释?如何笃定本心进行到底?

  在干部们忧心忡忡时,时任什邡市委书记季涛的答案是,“压力我来扛,你们只管放手干。”同时,他认领了最难的废渣山治理,并立下“军令状”,不成功就认罚。

  数字显示,2014年,在什邡下决心作出改变的这一年,经济增速从2012年的13.8%降至7.1%,从所在地德阳市各区县中名列前茅掉到垫底的地位,如此境况持续了三年之久。

  首先摆在面前的是治理环保“首恶”磷石膏。何泽新为《瞭望》新闻周刊记者介绍说,一是严控增量、控制源头。磷石膏年产生量从高峰期236万吨下降至2018年79.16万吨;二是削减存量、变废为宝。通过无害处理后对磷石膏进行综合利用,加工成各类新型建材;三是规范治理、管控风险。

  随着治理的展开,全国磷化工行业污染防治及资源化利用技术措施现场培训会搬到了什邡召开,权威评价肯定这“三招”做法对四川和全国其他地区解决类似环保问题有示范性。

  五年来,什邡“挥泪斩马谡”,关闭了约3/4的磷化工企业、全部小水泥厂和上百条落后的生产线。与此相伴,历经三年经济发展和干部队伍政绩“名落孙山”的转型阵痛后,到2017年,什邡恶化的生态环境发生了极为显著的改善,经济发展进入全省县域经济发展的“第一方阵”,重回德阳市“头羊”地位。

  现在,仁和村的村民们看到的蓝天越来越多了,什邡微信朋友圈晒“什邡蓝”一度成了热门。

  走上产业绿色豹变路

  污染企业“砍下去”,绿色经济如何“引进来”,成了什邡起死回生的关键。

  对此,德阳市的区域联动考核给了什邡充足的空间进行转型。据何泽新介绍,转型期,德阳市组成大区域,实现大范围内的考核指标平衡,为各县市区产业转型升级、经济结构调整,最终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留足了空间。“通过一定范围内的调配实现转型,这是一条非常重要的经验。否则,现行经济考核体制下,为政者也难以消除顾虑。”

  这些改变的背后,激发了一场轰轰烈烈的产业变革。通过“砍低劣、助重生、引新好”三招重新构建全新的产业体系。曾经的龙头产业食品、化工已向现代化、精细化转变;高端装配制造、节能环保新材料、绿色建筑建材等新兴产业实现产值超100亿元,对经济的贡献率超过了1/3,并呈迅猛上升之势。如今什邡有2个国家级企业技术中心、12个省级企业技术中心。

  其中,明日宇航集团是什邡民营企业的后起之秀。汶川地震后,这家拥有国家级企业技术中心的民营军工企业于2009年从北京搬至什邡。白手起家,目前公司产品类别从单一的零部件到大部件,市场从国内军品拓展到民用航空和非航空领域,获得国家专利就有90多项。

  走进本土企业四川科新机电股份有限公司的生产车间,《瞭望》新闻周刊记者看到工人们正在紧张有序地赶工。这家有着20年历史的民营制造企业借助灾后重型压力容器(含核级)生产基地项目,由传统压力容器制造商成功转型为高端制造商。2018年7月19日,华龙一号海外首堆暨巴基斯坦卡拉奇2号核电机组一体化堆顶结构载荷试验在科新机电顺利完成。

  “什邡豹变,关键在担当,关键在领导。”采访最后,什邡市环保部门负责人回顾说,任何事物的进程,一定都会有代价,问题在于发展路上怎样使目光长远一点,使代价更小一点。发展的路不是只有一条,选取怎样的路需要勇气和智慧。

责任编辑:郑玮
010070200010000000000000011113071124124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