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社@四川|成都:从“首位”到“主干”

2019-02-18 14:58

  《瞭望东方周刊》记者杨天,特约撰稿曹宇阳、朱小路|上海、四川成都报道

  “在集聚中走向平衡”,这个区域经济学的经典理论,为四川未来的发展指明了方向。

  2018年9月28日,四川成都,天府新区

  2018年末,四川省2018年第四季度重大项目暨污染防治“三大战役”重大项目集中开工仪式上,一个工程规模和投资金额都“排不上号”的道路工程——天府大道北延线项目——因涉及成都、德阳、眉山三市而备受瞩目。

  这个被定位为成德同城化发展核心功能轴的工程,可视为四川省会成都发挥核心带动功能,实现区域协同发展的一个缩影。

  作为中国西部经济的领头羊,成都是四川乃至整个西部地区的经济、文化、交通、信息、金融和商贸中心。在南京财经大学2018年12月发布的《全国省会城市首位度发展报告》中,成都的城市首位度总指标综合得分排名第一。

  “在集聚中走向平衡”,这个区域经济学的经典理论,为四川未来的发展指明了方向。

  2018年6月,四川省委十一届三次全会提出构建“一干多支、五区协同”的区域发展新格局、形成“四向拓展、全域开放”立体全面开放新态势的战略部署。成都在四川区域发展历史上首次被定位为“主干”,这就要求其不仅自己要继续做大做强做优,更要发挥引领辐射带动作用,当好全省发展的“发动机”。

  从“首位城市”到“主干城市”,从“一枝独秀”到“百花齐放”,成都如何带领四川全省乃至整个西部地区实现共同发展,值得关注。

  立足成都,辐射全省

  2018年末,极米科技因“颠覆式创新”被央视新闻联播点赞。这家成都本土生长起来的高科技企业,仅用5年时间,就在国内投影市场超越爱普生成为No.1。

  在极米科技董事长、CEO钟波看来,极米的成功离不开成都这片创业沃土的培育。

  钟波告诉《瞭望东方周刊》,极米选择在成都创业原因有三:制造业基础好,是有名的老牌光学研究基地;高校资源集中,便于企业招募人才;市政府给予高新企业的支持较多。

  如今,越来越多类似极米的本土高科技创新型企业,正在成为成都科技中心建设的中坚力量。

  除培育本土力量外,成都也致力于吸引外部资源。

  2017年7月,上海交大四川研究院在成都天府新区成立。上海交大校长林忠钦表示,上海交大四川研究院是科研成果、优秀人才融入四川发展的重要平台。

  “项目立足成都、辐射全省,目前研究院已与德阳、宜宾、凉山等地签订了多种合作协议。”天府新区科技创新和新经济局科技发展处处长刘杰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与上海交大一样,中科院、清华、北航等高校院所也把它们与四川合作的大本营安在了成都。未来,从成都出发,将有更多优质科研资源和项目涌入四川各地。

  值得一提的是,无论是极米的孵化地还是院校合作的所在地,都有一个精确的坐标——天府新区。

  天府新区主要涉及成都市的天府新区成都直管区、成都高新区、双流区、龙泉驿区、新津县、简阳市以及眉山市的彭山区、仁寿县。

  这个以成都为主力建设的新区在2014年获批为国家级新区后一路“开挂”,规划建设全面创新改革试验区、现代高端产业集聚区、内陆开放经济高地、宜业宜商宜居城市、统筹城乡一体化发展示范区等五大核心功能区。

  刘杰告诉记者,2018年,天府新区成都直管区新签约引进项目共57个,协议总投资739.07亿元。

  在人才优先发展战略指引下,天府新区成都直管区基本形成了优秀人才汇聚的良好态势。新区创新创业人才服务中心的李春燕告诉记者,截至2019年1月13日,已聚集了各类高层次人才219人,汇聚了本科以上青年人才学历落户11.488万人。

  未来,以成都为主力建设的天府新区,将是四川乃至整个西部地区的核心增长极和科技创新高地。

  “牢牢把握天府新区建设这个重大历史机遇,加快建设引领全省经济发展新引擎。”这是四川省委书记彭清华2018年4月在成都调研时提出的要求。

  带兄弟,交通先行

  “本次车由视高公交站开往天汉路站,前方到站三号桥站。”2018年10月,眉山市视高镇通往天府新区成都直管区的T50路城市公交车正式开通,从此往返两地有了便利的出行方式。

  眉山是距成都最近的地级市,也是天府新区重要组成部分。仁寿县视高镇是天府新区眉山管委会办公地,记者了解到,过去,视高镇的交通基础设施比较落后,交通不便成了区域联动发展的瓶颈。

  “以前只能坐网约车,从视高到成都来回至少70元,车还不容易打到,现在有公交太方便了,2块钱就能去成都。”T50路开通当天,视高镇河心社区居民邱宇专程赶来“体验”。

  这条公交线路的开通,是成都与其南面的眉山市落实“一干多支、五区协同”战略,实现成眉同城化发展的示范之举。

  蜀道难,曾是制约四川发展的重要因素。成都要带领其他兄弟城市共同发展,交通必须先行。

  梳理过去数月间成都平原经济区各城市的大事,不难看出,在协同联动方面各地动作频频,落实最快的,莫过于交通的互联互通。

  2018年12月28日,成都市域内西向快速轨道成雅(蒲)铁路正式开通运营,其设计目标直指公交化运营。

  2019年1月5日起,日开行动车由32对大幅提高至59对的成灌(彭)铁路,不仅将高峰时段发车间隔压缩至10分钟内,还通过设计整改,实现了动车与地铁的“同台等时换乘”“随到随走”,在都江堰打造出了西部地区首个县级市的“市域铁路公交化开行”样本。

  以成都为中心,连接四川各地的交通线网已越织越密。

  向北,成都-德阳动车日开行近40对,已实现动车公交化运营,德阳全域融入成都“半小时经济圈”。刚刚开工建设的天府大道北延线,未来将成为成德同城化的核心功能轴。

  向东,成都与资阳同城化发展推进迅速。2017年4月,成资大道机场南线段开工建设,成资渝高速公路将于2020年建成通车。

  向西,2018年底开通的成雅铁路,结束了成都至雅安方向不通火车的历史。“串联成都沿线区县及雅安的快速铁路,不仅让崇州、大邑、蒲江等郊区新城融入市域半小时轨道交通圈,也让雅安步入成都一小时经济圈。”成都铁路局相关负责人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2018年9月29日,成都、绵阳、德阳、乐山、眉山、资阳、遂宁和雅安8市政府与中国铁路成都局集团有限公司就加快推进成都平原经济区铁路公交化运营达成 “8+1”协同合作框架协议。

  成都市交通运输局轨道处处长王清宇向记者透露,协议明确将加快构建成都至德阳、绵阳、资阳、眉山30分钟交通圈,成都至遂宁、乐山、雅安1小时交通圈,成都市域内30分钟交通圈;力争于2022年基本建成投运“一环七射”铁路公交化项目,将成都至平原经济区内城市高峰时段动车平均发车间隔控制在20分钟以内,全天动车平均发车间隔力争控制在30分钟以内。

  2018年12月30日,雅康高速公路泸定大渡河兴康特大桥一角(江宏景/摄)

  每月“+”一个兄弟

  2018年10月30日,四川省委常委、成都市委书记范锐平率成都市代表团赴宜宾市考察学习, 此行促成成都与宜宾签署了《深化区域协同发展合作协议》《成都市宜宾市共建成宜重大装备制造产业园合作协议》等12个专项合作协议,涉及对外大通道建设、物流、产业、金融、公共服务、开发区建设合作等多方面。

  根据协议,成都支持宜宾以整列和加挂方式开行南向国际班列;成都支持、指导宜宾申报航空口岸,建设辐射东南亚、南亚的南向开放国际口岸机场;双方合作共建成都-宜宾-广西(云南)-东盟的四川国际物流大通道;成都蓉欧投资发展有限责任公司等5家公司还将在宜宾投资建设成宜国际物流港。

  “从四川出发有30余条向南通道,最近的就是通过宜宾出川。宜宾作为四川南向开放枢纽门户,将为成都经宜宾到北部湾、粤港澳等地提供便捷的物流服务通道,成为南下和北上的物流集散地。”宜宾市政府物流业发展办公室主任杨杰顺告诉记者。

  计划总投资15亿元的极米智能光电产业园,成为两市签约全面合作后的第一个落地项目。未来,极米科技的总部仍在成都,而无屏电视整机车间、光学组件车间及相关配套车间等将在宜宾陆续建成。

  “我们和极米的负责人在成宜两地之间往返数次,经过了20多个小时现场谈判,100余次线上沟通,60余次协议修改,最终达成合作。”宜宾临港经济开发区投资促进中心相关负责人说,该项目的引入将丰富临港经开区电子信息、智能终端产业业态,双方将共同打造光电产业的城市样本。

  成都与宜宾的合作,并非个例。

  2018年7月举行的成都市委十三届三次全会明确,将努力打造优势互补、合作共赢的区域发展共同体。

  此后的半年时间,成都几乎以每月“+”一个兄弟城市的速度,与省内多个城市签署合作协议,合作内容从金融同城化到工业一体化再到旅游合作,不一而足。目前,成都已与16个市州建立起政府层面合作关系,签订并组织实施合作项目上千个。

  “蓉欧+”战略合作平台的搭建在这些项目中颇为亮眼。

  “蓉欧+”平台来自成都与泸州、德阳、自贡、宜宾、广元、内江、攀枝花等城市的深入合作,意在建成陆海新通道联盟。它将成为成都优化南向开放布局、共享门户枢纽红利的重要载体。

  走出成都,配置资源

  四川四通市政科技有限公司、成都聚源禹通塑胶有限公司、崇州市汇西铸造厂、崇州市通圆铸造厂、元通兴达铸造厂,原本是成都崇州的五家本地铸造企业。五家企业总占地面积80余亩,年产值总量不到2000万元,在产品、技术、规模、发展上都相对滞后,达不到成都市工业园区的准入条件,面临着转型升级的迫切需求。

  在四川省委提出加快构建“一干多支、五区协同”区域发展新格局,成都市鼓励产业跨区域发展的大背景下,这五家小微企业合并成立了四川省星科达铸业有限公司,并将生产制造转移到了条件更适合的眉山去发展。

  “铸造产业对电量和环境承载力要求很高,在成都市经信委的引荐下,我们成功入驻眉山市洪雅将军工业集中园区,园区在基础设施、排污处理、配套建设方面都能满足企业要求,给我们提供了全新的发展机会。”四川省星科达铸业有限公司总经理季云鹏告诉记者。

  类似的情况是,成都永益泵业股份有限公司的老总周绪成最近在德阳办了子公司。他告诉记者,“德阳与成都城镇相连,从我公司所在的青白江工业区到德阳高新技术开发区不过10公里,我都没觉得离开了成都。”

  周旭成十分看好成都与德阳的同城化发展前景:“随着成都工业园区的承载力趋于饱和,工业企业向拥有地缘优势和完善配套的周边城市释放产能是很自然的事,这样成都与周边城市的产业就真的联动起来了。”

  2018年11月召开的成都市民营经济健康发展大会上,成都市委书记范锐平鼓励民营企业家走出成都,到更广阔的天地配置资源。

  “第一轮,我们与20个市州签订合作协议,但政府间的合作是有限的,一定要动员企业投入力量。第二轮,我们要组织成都企业家市州行,鼓励企业家到20个市州开疆拓土。”范锐平说。

  几乎在这场大会召开的同时,成都市开启了由市领导带队的“成都企业市州行”活动,共计16场,涉及16个州市。

  遂宁是活动的第一站。2018年11月22日,成都代表团赴遂宁考察,举行深化成遂协同发展座谈会暨项目签约仪式,形成了21项合作成果。

  目前,成都正围绕电子信息、装备制造等重点产业,全面梳理自身与省内各城市的优势产业链条,积极探索“总部研发在成都,生产配套在市(州)”的新型产业合作关系。

  这些举措,将会加快形成产业链上下游协作关系,实现区域高水平协同发展。

责任编辑:李静月
010070200010000000000000011113071124130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