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乐山犍为图书馆:来看看清朝官员的诗歌品位

2019-03-06 08:45

  乐山市犍为县,在汉代时期就已建郡。经过历代官藏、民间征集和个人捐赠,如今在犍为县图书馆里,馆藏着近2.5万册古籍,以史部、集部书为主。对于地方县级图书馆来说,这样的数量在全省排在前列。2013年,犍为县图书馆入选首批四川省古籍重点保护单位。

  日前,记者走进犍为县图书馆,探访这些古老的文献典籍。其中,清代的《南邦黎献集》和《西堂全集》最具特色。

  已修复的《南邦黎献集》内页。

  珍本:《南邦黎献集》看点:清朝官员鄂尔泰选编诗集,挖掘了不少人才

  犍为县图书馆馆藏古籍中,有一套清代雍正时期刊刻的《南邦黎献集》。这本诗歌集,编纂者正是清朝中期颇有争议的重臣鄂尔泰。

  据介绍,在雍正时期,鄂尔泰还担任了云贵总督,在西南少数民族地区实施“改土归流”政策,兴修水利、开展教育,督办发展茶马贸易,惠及了如今的乐山马边、峨边等地区。据县图书馆工作人员介绍,这位经历三朝皇帝,在政治上颇受争议的清朝官员,还十分喜爱文学,在不同地方任职时,与文士多有往来,这套《南邦黎献集》,就是他收集、编录的门生弟子、亲朋好友等的诗歌总集。

  记者看到,在《南邦黎献集》中,对诗歌的作者、作品都有介绍,足见鄂尔泰的诗歌品位。“《南邦黎献集》选编的一些作品,其实有一些都是当时不知名的人士,被鄂尔泰发掘后而扬名。”图书馆工作人员说。

  名士沈德潜就是其中之一。据资料记载,沈德潜连续数年参与科考均未高中,是一位不受待见的老秀才,而鄂尔泰则颇为欣赏他的诗歌,选录进了《南邦黎献集》,后来“此本进呈御览,沈之受知,从此始也”。乾隆皇帝正是在《南邦黎献集》中读到沈德潜的诗歌后,对其颇为欣赏,对沈德潜的提拔起到重要推动作用。

  据县图书馆馆长曾建介绍,馆藏版本为雍正三年(公元1725年)精刊本,刊刻精美,行格舒朗,字体典雅大方。“2005年,县图书馆将此书送至国家图书馆古籍修复中心,请专家对其进行修复,并制作书盒,以利于这套珍贵古籍的保护。”

  《西堂全集》。

  珍本:《西堂全集》看点:经过禁毁保存至今实属不易

  在图书馆馆藏中,还有一部明末清初名士尤侗编纂的《西堂全集》。据资料记载,尤侗才华横溢,诗词歌赋无一不精,其一生著述极丰,数量之多在清初名士中位居前列。县图书馆工作人员介绍,尤其以《西堂全集》最具代表性,收录了尤侗平生所著之诗、词、赋和文章等。

  尤侗书斋名为“西堂”,《西堂全集》由此得名。顺治皇帝在看到尤侗的作品后,极力称赞尤侗文采过人,称其“不风流处也风流”,评价很高,但到了康熙后期,《西堂全集》却被认为“有乖体例,语多悖逆”,遭遇了禁毁,因此流传至今的版本也较为稀少。

  记者看到,《西堂全集》中收录了尤侗所作的不少颇有特色的诗作,足以看出尤侗的文采。包括模仿禽鸟叫声之韵而成诗的《禽言》:“泥滑滑,泥滑滑,桔槔轧轧牛咄咄。”还有一组论语诗,是尤侗以《论语》中一些名言为题所作的诗歌,例如《有朋自远方来》《思无邪》等。

  “想双文之目成,情以转而通焉。盖秋波非能转,情转之也。然则双文虽去,其犹有未去者存哉。”这篇《怎当她临去秋波那一转》,也是尤侗以《西厢记》为背景所撰写的,被后世誉为游戏八股文代表作之一。

  据县图书馆工作人员介绍,馆藏《西堂全集》为清代康熙刻本,也是现存的最早的版本之一。(记者 吴梦琳/文 吴传明/图)

  

责任编辑:张维
01007020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41978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