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防火仍需警钟长鸣 如何才能防患于未“燃”?

2019-04-08 16:50

  森林火灾中的人为因素不容忽视。从长期统计数据来看,绝大多数森林草原火灾是人为引发的

  森林防火告知书贴到了村民家门口,但压实森林防火责任、加强防火宣传和动员仍是一个长效工程

  宣传到位是第一步,关键还要加大巡查、执法力度,加强警示教育

  原标题:森林防火仍需警钟长鸣

  文/《瞭望》新闻周刊记者 杨迪 梁晓飞 张海磊 许雄

  3月30日,山西省沁源县官滩乡,森林消防队员在控制火情詹彦摄/《瞭望》新闻周刊

  4月4日上午10时30分,社会各界在四川省凉山州首府西昌市送别“3·30”四川木里森林火灾中不幸牺牲的27名森林消防指战员和3名地方干部群众。西昌市和木里县降半旗,为英雄志哀。

  沉痛代价的背后,是当前严峻的森林防火形势。3月29日至4月1日,短短四天内,山西沁源、北京密云、四川木里、陕西商洛等地先后发生4起森林火灾,对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森林资源安全和生态安全造成严重威胁。

  森林防火,重点在“防”。与改革开放前相比,我国森林覆盖率提高了近10个百分点,森林面积增加了80%,但极端天气也更为频繁。近年来,尽管相关部门的工作力度不断加强,但一些地区日常防火意识仍显薄弱,防火基础设施尚有欠缺。森林防火仍需警钟长鸣。

  形势严峻:自然因素与人为因素叠加

  “以木里所在的凉山州为代表的四川攀西地区,今春遭遇了50年一遇的极端干旱气候,温度比去年同期上升了2~6℃,降水量减少了六到九成。”四川省森林和草原防火监测中心副主任张云贵告诉《瞭望》新闻周刊记者,今年凉山州火灾频发的态势比较明显,火灾次数在全国和全省同期都位居前列。

  记者从四川省林业和草原局了解到,今年前三个月,四川省共发生森林草原火灾55起,已知过火面积达932.66公顷。从火灾次数看,比去年同期减少了约一半,但防范形势不容乐观。

  4月1日,应急管理部等三部委联合发布今年首个高森林火险红色预警,4月2日至8日,北京北部、天津北部、河北北部、山西、四川南部等地森林火险等级将维持在极度危险级别。

  山西省气象局近日也发布消息称,去年冬季到今年春季,山西降水大部偏少,加之2月份气温大部偏高,出现不同程度干旱。即时气象灾害警报与预警信号显示,目前山西仍有11条大风蓝色预警在预警中。

  3月29日13时30分许,山西省长治市沁源县王陶乡发生一起森林火灾,因风速大(风力最大达8级左右),火势迅速蔓延。到当日18时,卫星遥感热点监测火场面积已达28.6平方公里。

  经过1.5万余名扑救人员六天六夜持续作战,山西沁源火灾扑救在4月4日取得关键性进展,外线明火已全部扑灭,90%火场已清理完毕,转入看守火场阶段。此次火灾未造成人员伤亡,但对于林业资源并不丰富的山西省而言,损失巨大。

  除干旱、大风等气候因素外,近二十年来,随着天保工程和退耕还林工程持续开展,一些地区的林下可燃物载量超出国际公认的易发生森林大火的临界值。

  森林火灾中的人为因素也不容忽视。此次木里森林火灾初步判断是由雷击引起的,但张云贵说,从长期统计数据来看,绝大多数森林草原火灾都是人为引发的。春季上坟祭祀、春耕生产、生活取暖、游客入山等多个用火场景叠加,基层群众焚烧秸秆、吸烟、烤土豆,小孩玩火等行为都会加大火灾风险。

  山西省公安机关一份通报显示,2月以来山西发生的8起山林火灾中,1起为上坟祭祖引起,4起为野外吸烟引起,其余也均为野外用火不慎引起。

  基层防火:工作抓得紧短板仍然有

  随着春季到来,全国陆续进入森林草原防灭火工作关键期。记者3月中旬到凉山州采访时注意到:县、乡镇、村各级干部都已把主要精力投入到森林防火上;沿途的重要出入路口,都能见到戴着红袖章的巡护人员在工作。记者到冕宁县冶勒乡采访时,还遇见了到此检查防火工作的凉山州委书记。

  四川省林草局提供的一份数据显示:截至4月2日,该局今年已开展各类防火检查4次、召开会议10次,工作力度较去年明显加大。记者从基层干部口中也了解到,今春防火工作抓得很紧,精力和时间都投入很多。

  尽管如此,部分地区还是存在防火意识薄弱、防火基础设施短缺等问题。今年2月,国家森林草原防灭火指挥部相关工作组在前往凉山州西昌市川兴镇“2·11”森林火灾现场途中,就发现了农民烤火的火堆和随意丢弃的烟头。

  记者在沁源火灾火线周边多个村庄也看到,尽管道路沿线关于森林防火的标语非常密集,但一些村子周边仍存在大量可燃物。不少村民门前堆放着成堆的油松树枝,用来烧柴做饭。村里露天堆放着大量秸秆,用来饲养牛羊牲畜。

  部分地区的基础设施跟不上防火形势的要求。一些森林消防队员表示,发生较大规模森林火灾的地区,森林内往往缺少防火隔离带和防火通道,一旦发生火情,火借风势就容易快速蔓延,增加扑灭难度。

  同时,基层还普遍存在管护力量不足、手段较少等问题。记者走访发现,基层防火教育主要靠说教。由于巡山护林员、村组干部没有执法权,说教效果有限。

  四川省林业和草原局副局长包建华说,在类似木里这样的山区县、民族县,平均每公顷防火道路偏少、移动信号和网络不畅、投入预防物资经费缺口较大、管护力量不足等问题依然存在。

  “最后一公里”:压实责任补齐短板

  记者在山区采访时,经常都能见到诸如“护林防火责任重于泰山”这样的防火标语。在凉山州多地,《凉山州森林防火告知书》已贴到了村民家门口,上面还有户主的签名和手印。但压实森林防火责任、加强防火宣传和动员仍是一个长效工程。

  “宣传到位是第一步,关键还是要加大巡查、执法力度,加强警示教育。”四川省应急管理厅火灾防治管理处处长朱福华说,落实森林防火的“最后一公里”,需要加强日常防火人员配备和管理,巡山员、生态护林员、管护人员、公益岗位人员以及村组干部等各岗位都要履职到位,形成合力与闭环。在加大巡查、执法力度,加强警示教育的同时,要下沉力量到一线。

  要科学规划和建设森林防火基础设施,防患于未“燃”。应急管理部森林消防局沁源火场前指三级指挥长陈维奇建议,在森林覆盖率较高的地区,以及在推进人工造林的过程中,要加强部门协调,科学制定森林防火隔离带、森林防火通道、应急通信设施等建设标准。

  进一步加强森林灭火能力建设。南方航空护林总站成都站副站长杨兆西说,特殊的地理条件使得在高原高山森林火灾中飞机灭火更有优势,我国应加快引进适合高山高原林区作业的大中型直升机,加强航空护林基础设施建设,加快推进航空护林直升机机场、野外起降场和野外水源点等建设。

责任编辑:蒋燕
0100702000100000000000000111130711243400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