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多数县区在走“靠山吃山”的路子 旅游资源待深挖-新华网

四川多数县区在走“靠山吃山”的路子 旅游资源待深挖

2019-04-16 10:01

  近期,四川日报向省内相关县(市、区)负责人、文旅部门负责人、文旅项目负责人发出《四川县区文旅产业发展调查问卷》。通过四川日报全媒体集群MORE大数据工作室分析有效问卷,记者实地调查走访发现,文旅融合不是简单的“文化+旅游”,其发展中呈现出的一些共性现象,有的还有待厘清思路,有的还需要政府、景区、文旅企业共同探索。

  峨眉山金顶。田捷砚 摄(资料图片)

  思路

  资源挖掘仍停留在表面

  细数“家底”,以三星堆、九寨沟、大熊猫为代表的四川独有文化旅游资源,早已蜚声海内外。

  课题组调查结果显示:目前,全省超过64%的县(市、区)都在依靠自然景点景区或历史人文景点景区发展文旅产业,包括分布在12个县(市、区)的12家国家5A级旅游景区和遍布各市州的263家国家4A级旅游景区。

  “大多数地方在走‘靠山吃山’的资源禀赋型路子,资源挖掘停留在表面。”不少县(市、区)负责人表示,如何深挖资源,值得思考。

  “依托现代文旅项目,盘活一些名气不大的资源,带动全区全域旅游崛起是一条路子。”成都市双流区副区长张瑞琴表示,当地通过打造华侨城农创园等一批重大项目,展现古蜀农耕文化,发展现代文创产业,较好促进了文旅融合发展。

  米易县委书记王飚则认为,该县因地制宜,探索阳光康养度假的特色模式,也是县域文旅产业发展的一个方向。

  规模

  文旅产业占比较小

  当提到县域文旅产业对当地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程度时,1/5的县(市、区)把文旅产业作为了当地的支柱产业,其中既有成都、广元等市的传统旅游资源大县,又有攀西经济区、川西北生态经济区的县域。

  “长得快,但块头小。”近五成县(市、区)负责人表示,当地文旅产业虽有一定规模,但占比较小。而在这些县(市、区)里,又有不到三成的地方文旅产业增速超过地方GDP增速。

  “文旅产业要起到支撑作用,就不能停留在‘门票经济’上。”在九寨沟县相关负责人看来,“支柱产业特色有余,支柱的能力却有限”是许多地方面临的难题。他举例,广东只比四川多一家5A级旅游景区,其去年接待入境游客3700余万人次、旅游外汇收入超200亿美元,均超四川10倍,“为什么?主要还是广东对文化产业的‘精耕细作’。”

  吸引力

  与“流量”息息相关

  3月25日,结束意大利那不勒斯的展览后不到半个月,“三星堆:人与神的世界——四川古蜀文明特展”又亮相罗马。在三星堆博物馆有关负责人看来,每走出去一次,都为三星堆带来一批“流量”。

  在移动互联网和文旅融合叠加下,一个地方或景区的吸引力已和“流量”息息相关。这一点也在调查结果中得以体现:66.11%的受访者认为,县(市、区)文旅资源的知晓度是影响当地文旅产业发展的外部因素之一。

  还有三成受访者认为,上级对县(市、区)经济发展的考核导向也是制约文旅产业发展的原因之一。“现在,GDP仍是评价县域经济发展水平的一个重要指标,所以,县级决策层在一二三产发展的资源配置上,自然会有不同的考量。”攀枝花市一县区负责人说。

  凉山州一些县市的干部也表示,当前脱贫攻坚任务繁重,文旅产业发展在中心工作中的摆位也自然不“那么重要”。

制约游客进入的原因

  制约游客进入的三大主要因素:产品单一、缺乏知名度、基础设施滞后

  营销

  仅三成偶尔会“走出去”

  知道了“流量”的重要性,超过90%的县(市、区)都在营销上下功夫。但通过对比分析发现,各地营销主要集中在省内,仅三成受访者表示偶尔会“走出去”。另一方面,当询问营销推广的主要目的时,近四成受访者表示是为了推广城市形象和品牌,三成的人希望通过节庆促销吸引外地游客,两成的人认为是推广景区景点特色。地方政府、行业部门和景区等不同角色对营销的目的还未形成共识。

  “一定要明确产品个性来获取更契合、更忠诚的旅游者,再借助他们去扩大市场。网红产品和服务可以让游客有获得感和粘连性。”在三星堆负责人看来,西安永兴坊的“摔碗酒”、重庆的“穿楼轻轨”“洪崖洞”都是抖音爆款,“大熊猫算得上‘顶级流量’吧,但我们以大熊猫文化为核心的网红爆款似乎还没有。”

文旅产业重要程度

问卷所覆盖区县中,以文旅产业为支柱或文旅产业占比较大的地区占47%以上

  人才

  “不专业”“留不住”

  制约县域文旅产业发展的内在因素是什么?超过75%的受访者认为是专业运营人才。

  “人手本来就不多,负责宣传营销的一两个人,还身兼数职。”攀枝花市基层文旅部门一位工作人员向记者“吐苦水”。记者调查发现,县级层面文旅部门普遍缺乏旅游、文化或营销等领域的专业人才。

  不止政府部门。因返乡业主带动,几年内,安岳县燕桥村被打造成宝森生态旅游度假区·中国柠檬小镇。“懂旅游的不懂农业,懂农业的不懂旅游。”负责人周胜军请过多位职业经理人,但都因“不专业”而离开。

  峨眉山旅游股份有限公司营销总监何群举例,峨眉山景区1998年组建了专门的营销部门,“我们都缺人才,更别说偏远地方了,人才如何‘招得来、留得住’值得管理者思考。”

  此外,1/4的受访者表示所在县(市、区)有文旅产业平台公司并真正发挥作用。

  政策

  力度有限 认识不一

  4月10日,首批天府旅游名县开始进行公示。作为我省推动县域文化旅游融合发展的项目之一,天府旅游名县建设释放了巨大的政策红利:命名县将获3000万元奖励,包括候选县在内的县(市、区)还能享受用地指标、项目支持、人才培养等政策,击中了县域文旅发展的短板。

  从调查结果看,有五成的受访者表示当地有激励文旅产业发展的政策,但支持力度非常有限。

  值得关注的是,对于“地方政策、资金对文旅产业投入支持力度大小”,近七成县(市、区)的县级负责人和文旅部门负责人认识不一。多数县级负责人认为“够了”,但业务部门却认为“不够”。

  “目前政府对旅游的投入,大部分用于基础设施建设。而用于打造旅游产品、营销推广等直接投入反而在减少。”安岳县文化广播电视和旅游局局长刘毅说。(记者 王怀 刘若辰 吴晓彤 郭静雯 吴亚飞 制图 四川日报全媒体集群MORE大数据工作室)

责任编辑:郑玮
0100702000100000000000000111131211243727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