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府旅游名县的使命:细化县域颗粒度 文旅蓝图才清晰-新华网

天府旅游名县的使命:细化县域颗粒度 文旅蓝图才清晰

2019-04-29 18:09

  四川省文化和旅游发展大会现场。新华网王钒摄

  新华网成都4月29日电(张晋龙)2019年2月,四川正式开展天府旅游名县建设,《关于开展天府旅游名县建设的实施意见》提出将经过5年努力,建成50个在国内外具有较高知名度和美誉度的天府旅游名县。4月,首批10个天府旅游名县命名县公示,分别是:成都市青羊区、都江堰市;广元市剑阁县;乐山市峨眉山市;南充市阆中市;宜宾市长宁县;广安市广安区;阿坝州汶川县;甘孜州稻城县以及凉山州西昌市。

  伴随着名单一起出炉的还有四川文旅的新口号,“天府三九大 安逸走四川”。“三九大”分别是四川旅游最具代表性的三星堆、九寨沟和大熊猫。同首批天府旅游名县命名县对比可以发现,“三九大”所在的县并没有出现在名单中。这样的“矛盾”是四川旅游发展到一定阶段决定的,四川旅游离不开“三九大”,但四川旅游也远远不止“三九大”。“三九大”是招牌,深植于天府旅游名县之中。

  旅游资源开发的顶层设计

  以“三九大”为代表的四川旅游在全国甚至全世界都是响当当的品牌,再加上美食加持,文旅产业在四川蓬勃发展。据统计,从2007年全省旅游总收入首次达到千亿元,到2018年突破万亿元大关,10年间四川旅游总收入增长10倍。

  但在享受这些顶级景区以及成都、乐山等旅游城市带来大量红利的同时,四川其他优质的文旅资源却没有充分地发挥优势。在“三九大”日益饱和的旅游开发之后,川蜀旅游还能拿出什么资源来吸引游客?四川找到了答案,那就是文旅融合,特色旅游。

  四川省委书记彭清华在年初走访新组建的省文旅厅时强调从各地文化旅游资源实际出发,加快推动文化旅游产业融合发展。而在此之前的四川省两会期间,他提出要培育打造一批全域旅游名县。

  打造旅游名县是基于四川优秀的县域旅游资源。以三星堆为代表的文化旅游资源,在四川还有佛道教、红色旅游、茶马古道、少数民族文化等;以九寨沟为代表的自然旅游资源更是绚丽多姿,黄龙、若尔盖、雪山、竹海、大河、森林;以大熊猫为代表的生物多样性和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范本更是不少。每一种资源都是一个细化的旅游市场,需要基于当地的实际,因地制宜地开发利用和保护,这是打造以县为单位的旅游单元的自然基础。

  伴随着《关于开展天府旅游名县建设的实施意见》《天府旅游名县评选办法》《天府旅游名县考核评分细则(试行)》等一系列文件的出台,以天府旅游名县建设为抓手的四川旅游资源开发顶层设计也逐步成形,这是根据四川旅游资源特点和文旅产业发展阶段做出的最新规划。

  四川不仅仅有“三九大”,旅游不仅仅在成都。细化四川旅游颗粒度,让每一处景色拥有自己的像素,川蜀旅游这张大图才会更清晰。

  县域经济发展的文旅蓝图

  根据实施意见,一旦被命名为天府旅游名县,四川省财政将一次性给予3000万元奖励,还将享受优先保障旅游公共服务建设用地需求等多项支持与激励政策。这对一个县来说是一个不小的礼包,也正因此,自从年初提出评选天府旅游名县以来,各区县卖力地为自己的旅游实力摇旗呐喊。

  从四川全省范围来看,旅游业作为支柱产业的地位越发稳固。2018年,四川全年实现旅游总收入10112.75亿元,同比增长13.3%,这是四川省旅游产业首次突破“万亿大关”,成为全国5个旅游万亿产业省份之一。那么旅游业在县域这个级别上是否也可以作为县域经济发展的发动机?答案是肯定的。

  2018年5月,“2018中国最美县域榜单”发布。四川省14个县入选最美县域,排名全国第一。优质的文旅资源已经越来越成为四川很多区县发展经济的富矿。甘孜州将立足川西北生态经济区的定位,加快发展全域旅游;老工业城市自贡将文旅融合作为转型发展的方向之一,擦亮“国家文化出口基地”的名片;阿坝州要推进以九寨沟为核心的“九环线”旅游恢复振兴,培育旅游新线路、新产品……

  曾几何时,珠三角和长三角发达的县域经济发展模式是全国效仿的样本。“一县一业”的工业产业布局更是为当地带来滚滚财源,至今东部沿海省市的县域经济仍然领跑全国。这次天府旅游名县的评选,连带一系列的政策支持是四川发展县域经济的一剂强心剂,开创了县域经济发展的新车道,是四川经济高质量发展在县域的一个缩影。

  做好县域经济和文化旅游发展两篇“大文章”,对统筹区域协同发展、统筹经济发展和文化繁荣至关重要,是提升“硬实力”和“软实力”的有力抓手。把县域经济和全域旅游盘活了,就能夯实经济发展的基层和基础。

  4月29日,四川省文化和旅游发展大会召开,四川旅游画卷迎来再一次迭代更新,由标清到高清,“三九大”依旧靓丽,天府旅游名县更加璀璨。

责任编辑:蒋燕
0100702000100000000000000111130711244295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