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社@四川|千年乐山大佛“整装出关”-新华网

国社@四川|千年乐山大佛“整装出关”

2019-05-14 10:11

  乐山大佛全面“体检”,修缮工程庞大。(同期:修了将近200个发髻。我们当时做了两个排水孔,当时我们在架子上大概睡了四天。)

  大佛“整装出关”,文物保护展开新合作。(同期:通过这个平台,把全国从事文物保护的专家、力量都集中起来。)

  敬请关注本期节目——《千年乐山大佛“整装出关”》

  【字幕】四川·乐山

  【解说】三江汇流、凌云山麓,一座通高71米的坐佛石像已在这里矗立了1200多年。乐山大佛在1996年与峨眉山一起被列入世界自然与文化“双遗产”,“山是一尊佛,佛是一座山”就是其高大雄伟的写照。脚踏岷江,靠山而坐,双手扶膝,神情肃穆,千百年来,它注视着江水滚滚而去,每年数百万的游客来此一睹尊容,它的容颜、它的体态也随着岁月的流逝而逐渐老去。

  乐山大佛开凿于公元713年,完工于公元803年。由于常年暴露在自然环境下,加之四川气候潮湿,又临江而坐,佛身经常会受到风雨、植被等带来的风化、渗水等病害侵蚀。新中国成立以来,大佛进行过9次较大规模地检查和修缮,此前最近的一次全面“体检”已是18年前的事情。

  【解说】18年来的日晒雨淋、风吹水侵,让大佛“脸花”“鼻黑”状况愈加明显,表皮脱落,胸腹部开裂。影响观瞻的同时,更危及大佛本体及游览安全。2018年10月,经国家文物局批准,乐山大佛景区启动乐山大佛“胸腹部开裂残损区域抢救性保护前期研究及勘测设计项目”,这是时隔18年来又一次维护规模大、科技含量高的保护工程,目的在于摸清病害情况,科学制定保护计划。

  【同期】乐山大佛景区管委会石窟研究院党支部书记 彭学艺

  我们根据文物部门的长期监测,发现乐山大佛胸腹部后期修缮材料,特别是胸腹部这个地方,它起鼓、空鼓,并且出现了开裂的这个情况,有可能在特殊情况下产生这种崩塌的可能。

  【同期】中铁西北科学院文保中心副主任 孙博

  我们原来去上面检查的时候,发髻是开裂的,这样下雨的时候,雨水就顺着开裂的发髻直接进入大佛本体,渗到胸腹部,对整个大佛本体和包括表面的材料肯定会有些影响,所以我们就对整个发髻的开裂和脱落进行了整个的调查。

  【解说】大佛依山势而建,工程历时近90年,当时凿建的难度不言而喻,但大佛本体上的工程排水系统却是设计精妙。一千多年前,匠人们在凿建大佛时在其头部建造了18层发髻,其中第4层、第9层和第18层各有一条横向排水沟,胸部有水沟与后侧水沟相连。两耳背后靠山崖处,有洞穴左右相通。这些水沟和洞穴组成了科学的排水、隔湿和通风系统,减缓了雨水对大佛的侵蚀。尽管设计精妙,但由于年代久远,沟槽破损,胸部开裂,对大佛本体造成侵蚀。如今对它实施勘测维护,要让千年工程继续发挥效用,并非一件易事。

  【同期】中铁西北科学院文保中心副主任 孙博

  我们修了将近200个发髻,大佛本体有1047个发髻,现在肉眼可见的。大佛的颈部和头部后面有个排水廊道,我们对廊道进行了清理,雨水从大佛上面淋下来的时候,在头部会有个排水的槽,我们检查的时候发现这个槽很多地方破损了,我们对上面的槽进行了清理和维护。肩部到崖壁也有一个排水暗沟,我们把排水沟内进行了清理,这样就可以保证雨水从头部到耳部到肩部顺利地顺着岩壁流下去,这样对大佛本体减少很多伤害。

  【解说】随着科技水平的提高,三维激光探测技术、荧光碳点示踪法等现代化技术在修缮中得到广泛应用,大佛的每一次“体检”和修缮实际上都是对文物保护科技能力的一次“检验”。

  【同期】中铁西北科学院文保中心副主任 孙博

  我们在这次勘测中用了很多在以前石窟病害调查中没有用过的方法,第一个就是精细化的岩层的勘测,我们这次采用了多种技术,从一个表层一直到内部,不同高层、全方位立体的检测。

  【解说】除高科技手段的应用外,用人工实测的方式记录数据、把握实情也是常规方式之一。为了收集更可靠的数据,脚手架就成为工程人员临时的住所,来自中铁西北科学院的几位工作人员为了修复好大佛胸腹部的排水工程,在脚手架上一住就是好几天。

  【同期】中铁西北科学院文保中心副主任 孙博

  我们当时做了两个排水孔,当时排水孔的渗水量很大,左右两侧排水孔每日的排水量都在3000多毫升,我就感觉这么大量的水的存在,对后面修复材料的稳定性,包括没有加固以前留下的这些,空鼓这么大,有没有影响,当时我们在架子上大概睡了四天。

  【解说】维修过程中,工程人员尽力去除附着植物,让历经千年的排水工程继续发挥效用,同时考虑得更多的还是如何能“修旧如旧”,保持修复后风貌与原貌相符合。

  就在大佛正式“出关”前夕,当修复后的大佛首次“露脸”后,有网友和游客表示这次维修让大佛看得更清晰了。

  【同期】游客

  当时它的头上就是很多青苔,就是杂物这些,现在经过维修之后,现在看起来就是很宏伟,看起来比较大气。

  【同期】游客

  更清晰了,更清晰。原来更古朴一点,现在更清晰一点。

  【解说】最终,团队通过近200天的付出,一尊“遵从原貌、修旧如旧”的大佛整装出关。

  【同期】中铁西北科学院文保中心副主任 孙博

  因为这种长期的日照、雨水的淋滤,很难通过短期的做旧和风貌处理来把它协调过来。(现在)比(维修)以前要古朴,要庄重,给我的感觉,我觉得有一种千年古佛的韵味。

  【同期】故宫博物院原副院长、上海大学党委副书记 段勇

  的确文物保护有个很重要的原则,就是尽量不改变文物的原貌,包括它的状况,我们过去俗称的“修旧如旧”。这次来看乐山大佛维修以后出关的状况,船一过来,我一看到,一下子就感觉非常踏实,还是保住了乐山大佛作为一个世界遗产,作为一个国宝,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那种古朴、庄严这么一个面貌,保护下来。

  【解说】今年“五一节”前夕,随着《乐山大佛勘测维护项目阶段性成果白皮书》的发布,大佛新貌即展,游客争相一睹真容,他们中有的更是不远万里来到中国,就是来感受大佛的魅力。

  【同期】荷兰游客 弗兰克·范德·本特

  实际上我们并不是刻意选择这一天来参观,但我们听说中国在保护大佛上做得很好,因此我们想来看一下。

  【同期】西班牙游客 蒙特塞·普拉娜

  这尊美妙的大佛是雕塑的精品。我感觉周围有种力量,是一种积极的力量。

  【解说】大佛“出关”,意味着又一个文物维修保护项目的成功实施,但这只是阶段性成果,人类共同的文化资源的合作保护并没有终点。“出关”之际,上海大学与乐山大佛景区达成战略合作协议,双方今后在文物的科学保护上开展进一步合作。

  【同期】上海大学文化遗产保护基础科学研究院院长 黄继忠

  如果没有水的存在,或者说水湿度没有这么大,乐山大佛的病害不会有这么多,所以下一步我们希望跟乐山大佛的管理部门共同开展影响乐山大佛的水源的探测方面的研究。

  【同期】故宫博物院原副院长、上海大学党委副书记 段勇

  我们还可以通过这个平台,把全国从事文物保护的专家、力量都集中起来,共同参与这个项目。

  【解说】岷江、青衣江和大渡河三江滚滚流淌,大佛一千多年来巍然屹立。保护大佛,让全人类共享世界遗产是我们每一个人的责任。

  主编:李杰 姜海莹 时建国

  统筹:王梁

  责任编辑:王超

  编辑:王超

  电子编辑:王超

  记者:刘海 杨华 张超群

  配音:危颖

  音响:田里 郝晓江

  视频技术:董硕

  字幕灯光:邹建波

  摄像:邰剑秋

  音频技术:田里

  系统技术:郝晓江

  技术监制:王宏达

  终审:谢充城

  监制:樊华

  出品人:孙志平

  新华社音视频部出品(完)

责任编辑:蒋燕
0100702000100000000000000111130711244908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