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自贸试验区的制度创新:国家“试验田”里看收成-新华网

四川自贸试验区的制度创新:国家“试验田”里看收成

2019-05-22 08:35

  一块土壤

  四川自贸试验区给了制度探索一个必要的、非常好的土壤,在风险可控的区域内,为国家先行先试

  一种活力

  要素的自由流动,推动更优化的资源配置和更高的经济效率,为泸州等地更深入参与产业分工提供了条件

  一片生机

  自贸试验区是“种苗圃”,不是“栽盆景”,要加快形成更多可复制可推广的制度创新成果

  成都青白江铁路港片区繁忙而有序,让人感到发展的冲劲。记者郝飞摄

  5月7日下午,临近预约采访时间,四川自贸试验区川南临港片区管委会副主任刘宇还在帮助一家世界500强企业与相关部门协调,逐一敲定落地自贸试验区的细节。他只好请“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一线行·探访国家级试验区”报道组记者略作等待。

  这倒引起了记者的兴趣。作为国家“试验田”,制度创新是自贸试验区的核心任务。刘宇的工作,显然透露出这片“田”里关于政府职能转变的诸多信息,这背后又有着怎样的制度创新之力?

  带着这样的疑惑,5月7日至10日,记者行走在四川自贸试验区,从一线视角来审视和感受这片国家“试验田”的收成。

  400多个制度创新案例的背后制度创新不是简单的程序优化,它们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推动着政府职能转变

  趁着等待时间,记者参观了川南临港片区规划展示厅。

  在“主要成效”这张展板上,排第一位的是“推进试验任务139项,形成制度创新成果215项”。

  这并不让记者感到惊讶。早在行前,中山大学自贸区综合研究院院长助理史欣向就分享了他和团队的研究成果:两年间,四川自贸试验区累计形成400多个制度创新实践案例。根据第三方评估,四川自贸试验区制度创新情况排名全国前列,其中成都区域在第三批15个片区中位列第一。

  参观完,记者见到刘宇和团队同事。在他们的介绍中,上述事实呈现出了更丰富的内涵和意义——

  “试验区给了制度探索一个必要的、非常好的土壤。”在会议室里,川南临港片区管委会行政审批局副局长冯健介绍了他和同事正在进行的前沿探索——把国内传统的“行政许可”变为国际发达地区通行的“行政确认”。他举了个例子:企业要增加经营范围,过去是“先审批后干”,必须先到工商窗口办手续,获得许可后才行;以后在自贸区可以“不审批就干”,只需要企业自己公示后就可以先经营,方便时再到工商窗口进行确认。

  这固然会极大节省企业的时间成本,但背后是否有风险?冯健并不讳言,“改革当然会对政府部门的事中事后监管提出空前高的要求。没准备好贸然推广,确实存在风险。这也是自贸试验区存在的原因——在风险可控的区域内,为国家先行先试”。

  这也是前沿探索的本意。不止一位受访者提到,四川自贸试验区的制度创新更注重首创性、深层次的探索试验,而不是简单的程序优化。

  这些探索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推动着政府职能转变。国家税务总局泸州市龙马潭区税务局副局长余地坦言政府行事思维的转变,“过去想得更多的,是我(政府部门)怎么更稳当一些,怎么能规避责任;现在的工作思路,是企业怎么能更方便一些,我们多干事无所谓。”

  5.3万家新设立企业的背后通过打破各种阻碍,推动要素、商品与服务更自由地流动,提高开放型经济水平

  行走中,记者见到了刚刚落地的那家世界500强企业——厦门建发原材料贸易有限公司的负责人唐少武。他表示,已在川南临港片区成立了子公司,将建设进出口大宗商品西南分拨中心。

  知名企业落地自贸试验区,算不上新闻。省自贸办透露,截至去年底,四川自贸试验区新设立企业5.3万家,引进外商投资企业628家——后者占到了同期全省外商投资企业总数的近1/2。

  为什么选这里?唐少武提了两点:第一,作为码头和通道,这里有竞争力:处理货物和审批,非常有效率;当地探索“启运港退税”等,让企业提早拿到退税,缓解了资金周转压力。第二,当地营商环境很好。“以前担心地方保护主义,办事困难什么的,观察了几年,发现没必要担心。”

  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盛毅认为,这两点背后其实是一件事:自贸试验区通过打破各种阻碍,推动要素、商品与服务更自由地流动,从而实现更优化的资源配置和更高的经济效率,提高开放型经济水平。

  青白江铁路港片区是最鲜活的见证。5月9日,记者站在管委会办公楼窗边,恰好看到一列中欧班列(成都)缓缓驶出车站,即将去往欧洲。公开报道显示,中欧班列(成都)开行数量已连续三年领跑全国。“列车重载率提升也很快,尤其是回程,几年前还为没货发愁,到今年4月,回程重载率已接近80%了。”成都国际铁路港投资(集团)发展有限公司运营总监郑双莉说,自贸试验区推动国际贸易便利性提升是实现上述增长的重要原因。

  要素的自由流动,正重新塑造着地方经济发展的新格局。“过去泸州这个通道,也就是个‘过路财神’——资源来去匆匆,留下来的只有‘尾气’。”刘宇认为,过去由于营商环境、人才储备等原因,泸州港的比较优势难以充分发挥。而自贸试验区提供的环境,为当地更深入参与产业分工提供了条件。“我们不仅要做通道,还要做分拨、加工,吸引产业链更多环节落地。”

  29项制度创新成果推广的背后四川自贸试验区已实现了“种苗圃”,下一步关键是如何让“苗圃成林”

  5月10日,在成都天府新区片区双流区块的空港自贸企业服务中心,负责人李梁告诉记者,最初中心定位只服务双流区块的34平方公里,但如今这个数字翻了不止10倍,扩大到整个双流区,“一方面让高效率的服务覆盖更多企业,另一方面对区内其他服务中心,也是一种触动。”

  制度创新成果的复制推广,是几乎所有受访专家关注的话题。他们共同提到,自贸试验区是“种苗圃”,不是“栽盆景”,要加快形成更多可复制可推广的制度创新成果。“尽快实现改革成果的效益最大化。”西南财经大学中国(四川)自由贸易试验区综合研究院院长助理邓富华表示。

  走出四川自贸试验区这199平方公里,记者发现相关成果已在更广阔的范围迅速扎根、生长——从公证“最多跑一次”到生产型出口企业出口退税服务前置,从知识产权案件快审机制到“首证通”行政审批改革模式……截至今年2月,29项制度创新成果已向全省复制推广。不久前,国务院在全国复制推广自贸试验区第五批18条改革试点经验,四川占了六分之一。

  邓富华认为,四川自贸试验区已实现了“种苗圃”,下一步关键是让“苗圃成林”。5月21日,位于成都的省自贸办办公室里,相关工作人员介绍了让“苗圃成林”的新计划:明年内,将力争培育打造15个自贸试验区协同改革先行区,享受和自贸试验区同样的省级权限下放,从而更好地推广复制自贸试验区经验。(记者 熊筱伟 袁婧 魏冯 罗向明 伍力)

  

责任编辑:张维
0100702000100000000000000111130711245256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