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社@四川|秘境康巴的“云端”足球-新华网

国社@四川|秘境康巴的“云端”足球

2019-05-27 19:56

  新华社成都5月27日电 题:秘境康巴的“云端”足球

  新华社记者周相吉、康锦谦

  你看过“云端”上的足球赛吗?

  初夏时节,在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理塘县,康巴汉子们在海拔近4000米的球场上奋力奔跑、挥洒汗水,踢出的足球时常“穿过”蓝天白云,引来阵阵喝彩。

  足球如生活

  5月20日,四川甘孜州成人男子业余足球赛在理塘县举行。9支球队展开一周的角逐。

  “足球和生活差不多,能教给你很多东西。”参赛的雅江县队员普措说。

  普措是生意人,他说自己以前没耐心,总幻想天上掉馅饼,做事激进,不考虑市场,结果赔了不少钱。

  “低谷时,我常去踢球,悟出许多道理。”普措说,踢球讲究组织、传导、配合、坚持。生活和做生意都要循序渐进,一步一脚印才踏实。现在,普措做起了松茸生意,从筛选松茸到做包装,他都细致入微,同时充分调研市场,生意也有了起色。

  “90后”丁则巴登是普措的队友,他从小就对足球情有独钟。

  小学时,丁则巴登有次和小伙伴们在水泥地上踢球,不小心受伤,但又继续踢了半小时。结果他左手越来越肿,医院给他的诊断是严重骨折。伤好后,丁则巴登照踢不误。

  小学毕业时,由于丁则巴登对足球痴迷,老师建议他去康定中学体育班上学。抱着试一试的态度,丁则巴登顺利通过了各项测试,被招进康定中学体育班。丁则巴登父母知道后十分惊讶,态度逐渐转变。

  “足球改变了我的人生,我也悟出很多道理,要拼搏。”丁则巴登大学毕业后,先后尝试了多份职业。今年,他创业成立了一家建筑公司,“我会一直努力向前,就像在绿茵场上一样拼搏”。

  足球梦“生根”

  多年前,川西高原上的孩子们尽管喜欢足球,但没场地、没足球、没老师。甘孜州体育中心工作人员郝宗山至今还记得当年踢球的情形:木棍立门框,篮球当足球,沙地作球场。如今,这一切已发生改变。

  “康定市藏文中学的一些学生,特别热爱足球,后来考到西南民族大学、中央民族大学等高校。他们通过体育运动,接触到更多人,激起了对外面世界的渴望。”郝宗山说。

  近年来,中国不断加强体育基础设施建设。在四川藏区,5人制、7人制等足球场在各中小学“落地生根”。越来越多的农牧民小孩踢起了足球,这让曾经有职业球员梦却未能实现的四郎泽仁十分欣慰。“我们常年在高原上生活,耐力和体力都好,我相信我们这里未来会出现足球明星。”四郎泽仁说。

  14岁的泽仁落日是理塘足球界的“苗子选手”。小学六年级时,他踢球伤了脚,家里便禁止他再参与足球运动,但他还是偷偷加入学校足球队,帮助球队拿到2017年全州中小学足球联赛南路赛区冠军。终于,泽仁落日的父母也开始支持他踢球。

  理塘县教育体育局局长雷红生告诉记者,经过多方努力,今年8月前理塘县将新建8个足球场,年底前足球场将覆盖当地所有中小学校,达到20个左右。四川师范大学等多个援建单位也派来专业足球老师,对理塘的孩子进行专业培训。

  足球带来快乐和友谊

  甘孜县队是去年甘孜州成人男子业余足球赛的冠军队。队员们相信,足球的真谛在于友谊和快乐。

  “我们就像电影《少林足球》里演的那样,大家一起找回球队所有的伙伴。”甘孜县队11号队员呷入伍加笑着说。

  今年联赛开赛前,正是采挖虫草的季节,许多牧区年轻人都上了山。甘孜县队的两名主力队员,前锋呷玛泽虾和守门员泽姆加泽也在其中。

  呷玛泽虾接到队友电话时,正在山上采虫草。他既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又感到十分为难。“虫草是家里重要收入来源,我不知怎么给父亲说。”最后,他请求队友们去找他父亲求情。

  球队队长拉上其他队员,一起到了呷玛泽虾家,给他父亲献上哈达,真诚地请求他让呷玛泽虾参赛。最后在保证呷玛泽虾安全情况下,球队终于把他接下了山。

  泽姆加泽接到队友电话时也在挖虫草。知道消息后,他的心一下飞向绿茵场。“父母清楚我对足球的热爱,也支持我。”泽姆加泽答应家人,参加完比赛后马上回家,会更加努力地挖虫草。随后,他匆匆拿上手套、护膝和球袜,与队友们会合。

  呷入伍加说,球员们通过比赛可成为好朋友。“因为热爱所以快乐,因为友谊所以默契。”呷入伍加认为,这就是他们队去年获胜的“秘诀”。

  从江西到四川藏区做生意的卢小明因喜欢足球,常常赞助当地足球队矿泉水、饮料等。“有时我们也踢球,互相交流,他们体力更好。”卢小明说,足球讲团队精神,通过踢球大家加强了团结协作精神,也拉近了心灵的距离。(完)

责任编辑:张维
01007020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45484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