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社@四川|“不求所有,但求所用”-新华网

国社@四川|“不求所有,但求所用”

2019-06-14 18:56

  ·新华每日电讯记者谢佼

  中华传统文化讲究盈缺有道、上善若水,都江堰千年流传的六字治水真言“深淘滩、低作堰”,核心是为了保持水的流动性。因为如果出口不畅,势必梗阻,轻则不安于位,重则翻坝溃堤。流水如此,聚才留人也是如此。

  近年来,不少西部英才东进北上,让培养他们多年的西部高校和科研单位扼腕叹息。此次有关方面明确提出不得从中西部地区、东北地区“片面通过高薪酬高待遇竞价抢挖人才”,就受到很多地方政府欢迎。但实际操作上堵不如疏,如果留得住人留不住心,恐怕政策初衷和现实之间会产生落差。

  曾经有位教授从四川某学院辞职,想另谋高就,学校为了卡住这位教授,“霸”住老师档案不放。眼见好说歹说都不行,该教授一怒之下选择了不要档案、扬长而去。最后,他将学校告上法庭,让学校输了官司,申请强制执行拿回了自己的人事档案。“赔了教授又折兵”,这在西部绝非个案。

  限制“竞价挖人”并非限制人才正常流动。西部聚才留人,必须立足现实,充分尊重智力作为资源的集聚规律。西部聚才留人的现实是什么?智力集聚的规律是什么?这些问题,都值得我们深思。

  事实上,西部有西部的独特优势。四川乐山市近年来陆续引进了一批名校博士,集中在乐山职业技术学院。他们为什么会选择来到西部小市的职业学院就业?几位博士坦言,他们需要实验室。如果在名家云集的东部名校就业,实验室、课题等科研资源很难向刚毕业、没有名气的博士倾斜。而西部的硬件条件并不差,而且西部房价低、生活费用低,作为事业的起点是比较惬意的。

  在乡村振兴过程中,这批博士也找准了自己的定位,其中7位党员博士在乐山市组织系统的牵针引线下,与乐山市沙湾区共建佛手柑产业,把智慧、科研与乡村振兴紧密结合,找准了课题和个人努力方向。他们下一步将与佛手柑产业共成长,努力实现产业、科研双丰收。

  这个例子反映出,要聚才留人,必须要抓住人才的需要来供给资源,做好人才建设的供给侧改革。要以“不求所有,但求所用”的胸怀,来建设西部的智力结构。

  人才有成才的规律,特别在产业链条全球化分工的当下,人才链条也面临着不同阶段、不同平台的跃迁。从国家层面来讲,将人才实事求是、与时俱进地配置在最适合他们当下能力的位置上,并创造让他们成长成才的环境,才是智力资源的最优选择。

  而且实事求是地说,西部地区目前对人才吸引的力度正在加强。西部经济板块的快速隆起、西部对外开放的活跃、西部生活方式的多元化、西部与东部发达地区的房价价差等,都对青年人才形成了强有力的吸引。以成都为例,对急需紧缺人才,成都将提供人才公寓租赁服务,租住满一定年限可按其贡献、以不高于入住时市场价格购买该公寓。这相当于向青年人才抛出了一份风险承诺:你若为我付出智慧,我将为你保价5年。据四川省统计局统计,2018年四川新增的39万常住人口当中,成都常住人口比上年增加28.53万,占全省七成以上,其中新入户者相当一部分是大学毕业生。

  就如同风险投资一样,既要放手为智力引入创造机制条件,又要解决好智力资源的“退出机制”:要么达到协议盈利退出,要么转为“智力股权”继续共赢,要么达不到要求准许淘汰出局。不管哪种方式,都要优先将智力的跃迁、将人才的利益和出路作为制度设计的基本导向。

  西部不能只注意到地方人才管理者的情绪,因为这样的情绪很多来自“只点人数”的“人才政绩观”,来自“养了多年的鸟飞了”的“情感观”。西部要立足现实,创新条件,在产业链条全球化的视野里来谋划人才链条,来挖掘人才的洼地,解决人才培养的起步问题。

  要聚才留人,没必要做到面面俱到,没必要推进人才所属终身化,关键是要认识到人才链条流动是大势所趋,要尽早积极融入、参与到人才链条全球化的分段、分工中。围绕房价的起步、财富的起步、机遇的起步、事业的起步、信仰的初心等定位,合理配置行政资源,进行个体人生的“孵化”,理解、认可、并积极主导人才的阶段性退出。

责任编辑:郑玮
0100702000100000000000000111131211246253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