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半月谈》关注心脏支架滥用问题:救命神器岂能成创收利器?-新华网

新华社《半月谈》关注心脏支架滥用问题:救命神器岂能成创收利器?

2019-07-29 15:50

  ·半月谈记者:刘智强 董小红 陈席元

  某医院心血管主任医师被其博士生实名举报乱装支架,装一个回扣1万元,一时引发社会关注。

  长期以来,乱装心脏支架的新闻屡见不鲜,支架滥用问题也一度成为医疗行业议论的焦点。半月谈记者调研发现,受利益驱使,有的不良医生会鼓动患者多装几个支架,一些医院把心脏支架当作了创收利器,导致支架滥用事件频发。

 

  被过度使用的救命神器

  50多岁的成都市民黄先生常犯胸痛,他一直以为自己是胃疼,直到有一次在家痛得实在扛不住了,才打了急救电话。在医院,他接受冠脉造影检查后收到提示,3个重要的血管都有严重的病变,需要安装多个血管支架。

  黄先生告诉半月谈记者,他之前已经在老家的县医院安装了2个支架,花了四五万元。这次又需要装支架,对本就不富裕的他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之前就一次性装了两个,现在又要装好几个,费用高是一方面,也怕身体吃不消。”黄先生说。

  与黄先生情况类似,来自四川绵阳的夏女士去年某天感觉有点胸闷,便去家旁边的医院拍了个片子,当时医生让她装支架,需要一两万元,她犹豫了一下便回家了。夏女士在家休息几天后感觉并无大碍,但为了放心还是去了另外一家医院复查,这次医院给出的诊断却是“没什么问题”,也没提装支架的事。

  “现在大医院还相对规范一些,一些小医院或者民营医院,为了吃回扣,有的不良医生会鼓动患者多装几个支架。”成都一位业内人士透露,具体回扣多少,要看医药代表怎么操作,一般几千到上万是有的,“现在一些医药代表还通过会议津贴等形式发回扣,这样可以避免被查出来”。

 

  心脏支架成了创收增长点

  成都市第三人民医院心内科主治医师王春彬告诉半月谈记者,心脏支架植入技术是治疗冠心病的常用方法,也是治疗冠心病不可或缺的手段。“对急性心肌梗死患者,时间就是生命,开通血管越早,治疗效果越好,植入支架作为最有效的方法之一,目前还没有可以替代它的方法。”王春彬介绍,中国2018年支架植入为75万例左右。

  对不少患者来说,心脏支架确是救命神器,但支架滥用现象也一直存在。为何救命神器会被过度使用?有专家表示,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一些医院把心脏支架当作了创收增长点,医生也非常重视支架带来的利益。一枚小小的支架,直径2~4毫米,重量不足万分之一克,国产的就需1~2万元,进口的价格更要翻倍。普通心脏支架手术3~5万元,每增加一个支架,还会增加1~2万元。

  此外,医生过度迷恋技术也是原因之一。专家表示,医学离人文和服务对象渐行渐远,学科越分越细,医学生很快就进入一个具体的操作领域,忽视了对患者病情的全面分析。“也有患者认为吃药、打针太麻烦,放支架可以一劳永逸,并且能去根。其实,很多人术后继续抽烟、不按时吃药,导致病情很快复发,或者出现新的病变。”

 

  在“必要”和“过度”之间建立规范

  受访专家认为,为规范心脏支架合理使用,医生要加强自律。同时,还要严格按照临床路径进行规范,避免不必要的支架使用。专家表示,严格根据指征选择手术方式,可以避免大部分的支架滥用。

  同时,应通过医保控费等措施,建立起合理的拒付和惩罚机制。比如给不该装支架的病人装了,该搭桥的装了支架,该用便宜裸支架的用了贵的载药支架,这些都应该考虑拒付,甚至予以惩罚。

  一名不愿具名的药械代理商说,现在心脏支架在流通中还是存在水分,层层盘剥,挤占了正常的价格空间,因此,需要加强医药器械流通环节的“净化”。

  王春彬认为,目前,进口支架和国产支架价格之间相差很大,需要加强对国产支架的普及宣传,患者也不要迷信进口支架。“一般大医院植入支架要求很高,全部都要存档,也需要网报,相对比较规范。同时支架手术需要更加合理的标准,需要更加严格的监管手段,不能一棍子打死。”

责任编辑:蒋燕
0100702000100000000000000111131211248119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