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社@四川|再见,万丈天险二郎山

2019-10-19 17:55

  新华社成都10月19日电 题:再见,万丈天险二郎山

  新华社记者陈天湖、胡旭

  “二呀么二郎山,高呀么高万丈……”许多人都是从这首红遍大江南北的《歌唱二郎山》知道了二郎山,知道了这个川藏线上的第一险关。

  记者日前重走川藏线,了解到新中国成立以来二郎山交通历经的3次变迁,使行车翻山从不可能变成可能,时间从3天变成3小时又变成15分钟,不断为藏区发展注入新动能。

  甘当路石通险关

  二郎山位于四川省雅安市天全县和甘孜藏族自治州泸定县之间,是从四川盆地向青藏高原攀升的第一座天险。

  新中国成立初期,进藏的解放军第十八军在没有任何机械设备的情况下,向二郎山发起“进攻”。战士们身上绑着绳子吊在半山腰,一个人扶着錾子,一个人挥舞铁锤,以每公里牺牲7人的巨大代价,硬生生在峭壁上凿出一条天路,使通车成为可能。

  “一不怕苦,二不怕死!”提起当年那段历史,现已99岁高龄的十八军老战士魏克依然激情满怀。他和战友们以饱满的革命热情和战斗意志,攀越悬崖绝壁,征服万里河山。

  当年二郎山的筑路大军大多默默无闻,但他们创造的奇迹永不磨灭。道路两旁一排排杨树高高耸立,仿佛当年筑路战士的身影。

  但由于山势陡峭、气候恶劣,这段老路非常艰险,有谚语说:翻越二郎山,如闯鬼门关;侥幸不翻车,也要堵三天。人们很清楚:必须打通二郎山隧道!

  1995年,二郎山隧道工程列入国家“九五”计划;

  1996年,工程开工;

  2001年,隧道正式建成通车。

  “老百姓都说这是甘孜藏区的第二次解放。”起初就参与二郎山隧道建设的罗卫东告诉记者,该隧道在开工当时是我国最长、埋藏最深、海拔最高、地应力最大,地质条件极为复杂的特长山岭公路隧道,代表了当时的最高水平。

  一晃23年,罗卫东现在是二郎山隧道管理站的负责人,他和工友们最重要的任务是隧道保通保畅,不管春夏秋冬、酷暑严寒,都要确保站上有人、养护不断。

  川藏天堑变坦途

  2018年底,与国道318线并行的雅康高速公路全线建成通车。其中全长达到13.4公里的二郎山特长隧道是其重大控制性工程,于2017年提前贯通。

  “新隧道海拔比旧隧道降低700米,完全位于雪线之下,从此不会再受冬季大雪封山的困扰。”四川省交通运输厅公路设计院高级工程师、二郎山隧道设计负责人郑建国说,通行时间大幅缩减至15分钟。

  2011年,年仅32岁的郑建国接到这个项目时激动得三天三夜睡不着。“这座隧道技术难度大,社会关注度高,不能砸在自己手里!”

  “像打了鸡血,有使不完的力气。”郑建国说,那段时间白天汇报、晚上修改,很少12点钟之前回家,“有次周末本来想休息一天,结果散步也在想这些事情,走着走着就又到了办公室,不加班反而不习惯了。”

  新二郎山隧道位于Ⅷ度地震烈度区,穿越13条区域性断裂带。为了搞清楚地下的状况,郑建国和同事们背着设备、干粮和帐篷上山,徒步勘测面积达30平方公里。

  二郎山隧道还采用了主洞“从里向外”向上反打斜井通风口的施工方法。“二郎山属于大熊猫栖息地保护区,传统‘由外向里’的办法要在山体表面修建施工便道,破坏植被。”郑建国说,新办法虽然增加了成本但减少了对生态的影响。

  建设者运用新技术、新方法克服了新二郎山隧道建设中的重重困难,书写了天堑变通途的新时代奇迹。人们终于可以说一声:再见,二郎山天险!

  穿云高速助发展

  没有了二郎山天险的阻隔,甘孜藏区的发展也驶入了快车道。

  金秋十月,康定市的新都桥镇,碧空如洗、彩林多姿、风光秀丽,是国道318线上的一道亮丽风景,也成为游客和摄影爱好者的“天堂”。

  “以前来一趟新都桥,都要先找地方住一晚,现在高速公路通车之后,一早从成都出发,中午就可以到,非常便捷。”来自成都的摄影爱好者李晓平说,交通的大发展让更多藏区美景走出“深闺”,出现在更多人的镜头中。

  “为了吸引游客,以前我们搞了很多文化活动,像跳舞啊、耍龙灯啊、唱山歌啊,但是来的人还是少。”康定市雅拉乡头道桥村党支部书记郑建英告诉记者,自从雅康高速通车之后,大量游客蜂拥而至,很多老百姓都做起了生意,吃上了“旅游饭”。

  她说,几年前,头道桥村几乎都是石木结构的房子,大多数人都过着紧巴巴的日子,有些家庭还停留在温饱线上。而现在的头道桥村,家家户户都修起了小楼房,不少人还买起了轿车,把虫草、松茸等土特产卖到了外地。

  观赏日照金山、触摸万年冰川、穿越原始森林、探秘红石奇景、邂逅雪域温泉……今年十一黄金周期间,234.92万游客涌入甘孜,为当地带来旅游综合收入25.84亿元,同比分别增长18%和30%。

  奇迹的创造还在川藏线上延续,全长8.4公里的折多山隧道正在建设,康定至新都桥、新都桥至巴塘等高速公路正在筹划……一张纵横交错的藏区立体交通网正加速形成,将不断助推藏区的脱贫攻坚和现代化。

  四川省交通运输厅厅长汪洋说,近十年来,四川在藏区累计新改建公路里程约4.7万公里,是新中国成立后前60年的10倍。四川公路人将继续传承和弘扬“两路”精神,全力发展藏区交通,让天路不再漫长。(参与记者:刘洪明、张海磊)

责任编辑:郑玮
010070200010000000000000011113121125126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