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藏线图片日记:世界屋脊上的交通变迁

2019-11-22 11:23

  ·摄影:新华社记者陈天湖 文字整理:新华网吴晓

  雪山巍峨、彩林遍野、江河奔腾……横断山区正值风光旖旎、美不胜收的时节。2019年是川藏公路建成65周年。近日,新华社记者驱车在被誉为“中国最美景观大道”的川藏公路采访,四川分社副社长陈天湖用镜头记录下世界屋脊青藏高原上的交通变迁。

  陈天湖正在拍摄二郎山隧道。(本图由陈大康拍摄)

  “天路72拐”,业拉山至嘎玛沟段的30公里道路,全部为Z型回头弯,山高路险坡陡,加之西藏高原特殊的冻土和破碎性山体结构,一年四季自然灾害不断,是全国有名的“魔鬼路段”。“天路72拐”集中体现了川藏线的奇险和灾害,这段路被有关专家称为“公路病害百科全书”,抢险保通任务繁重。

  负责此路段的武警某部交通养护中队,组建于1996年,担负共90公里路段的养护保通任务,其中近70公里养护路段在海拔4000米以上,路段海拔高差达1800米。

  汹涌的大渡河在二郎山与贡嘎山之间的崇山峻岭中奔流不息,在四川省雅安市天全县与甘孜藏族自治州泸定县之间形成绝壁大峡谷。经过近5年建设,2018年底,全长1411米,主桥为1100米单跨钢桁梁悬索桥的雅康高速泸定大渡河大桥建成通车,天堑从此变通途。大桥建成通车后,更多龙头企业将发展目光投向藏区。

  从四川省甘孜州康定市出发西行、翻越海拔约4300米的折多山垭口后,就会经过新都桥。然而,过去到达新都桥十分艰难,其所在的国道318线,路面坎坷、塌方频繁,堵车时间可以长达一周以上。2001年,随着川藏线上二郎山隧道的全面贯通和成雅高速公路的建成通车,新都桥镇逐渐吸引了来自全世界的旅游和摄影爱好者,有了“光与影的世界”“摄影家的天堂”等美名,成为川藏线上最有名气的地标之一。现在,随着雅康高速的开通,旅游业将继续助力当地经济发展“开快车”。

  二郎山,是川藏线上的第一险关。新中国成立以来,二郎山交通历经的3次变迁,使行车翻山从不可能变成可能,时间从3天变成3小时又变成15分钟,不断为藏区发展注入新动能。

  二郎山隧道内部。

  上世纪50年代,绵绵横断山脉、滚滚大江大河,依然是阻隔西藏和内地的巨大天然屏障。进藏部队喊出“让高山低头,叫河水让路”的口号,在崇山峻岭间向一个个高原天险发起冲击,打通了川藏公路。海拔6168米的雀儿山,是筑路大军面临的第一道难关。

  雀儿山的西麓,埋葬着张福林——一位当年的筑路战士。1951年冬天,为了跨越雀儿山,无数筑路战士一寸一寸地在冻土中掘进,张福林就是其中的一员。不幸的是,12月10日,他在检查岩壁时被一块落石砸中,再也没有醒来。那天,他刚刚度过25岁生日。在那个寒冷的隆冬,共有300余名战士牺牲在雀儿山上。

  川藏公路通车65年来,“路魂”刻在每个年代、每个岗位,沿途的养路大军也在提醒着路人:路魂从未消逝。唐古拉山口海拔5231米,已是“生命禁区”的高度。这里有着号称“天下第一道班”的109道班,他们担负着世界上海拔最高公路的养护任务。

  走进高原雪山草甸,一排排雪白的帐篷和3辆大卡车形成的流动藏寨映入眼帘。这是一个藏族环保志愿者队伍,他们沿雪域天路捡拾垃圾,交给沿线政府清运,为洁净天路、护卫雪域尽力。

  随着进藏旅游人数增加,沿线环保压力增大。近年来,一些环保组织主动在进藏公路上捡拾垃圾,宣传环保理念,保护雪域洁净安详。夕阳下茫茫雪地里,藏族群众与游客一道跳起欢快的锅庄。

  天路穿梭时间变短,藏区发展空间变宽,一代代道路、桥梁建设者以顽强拼搏、甘当路石的精神,在川藏线上勾画出一条又一条通向幸福的大道。

责任编辑:李婷玉
01007020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2622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