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社@四川|成都医药健康产业缘何再次崛起?

2019-12-06 18:06

  新华社成都12月6日电 题:成都医药健康产业缘何再次崛起?

  新华社记者李力可

  “这个手机App投入运行后,投资者、高校、研究院等药品上市许可持有人可以跟踪药品在制药厂进行到了哪个阶段、售后需要什么服务、产生的不良反应情况等。”已经在成都通德药业工作8年的刘冬丹,这两年有了新的职务,她成了通德药业和海通药业两家制药企业联合营销总部的产品总监。

  而在刘冬丹职务变化的背后,是这两家成都制药企业的变革。7月,这两家企业共同成立平台开始探索CMO(合同加工外包)业务。“现在已经有许多MAH(药品上市许可持有人)和一流药企主动来寻求合作。”成都通德药业有限公司总经理李晓琳说。

  这一发生在位于成都温江区的成都医学城中的变化,在从业20余年的成都海通药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史凌洋看来,正是成都本土医药健康产业再次崛起的缩影。

  医药健康产业是目前世界各国争夺最激烈、最重要的战略制高点产业之一。2018年,成都医药健康产业规模超过了3000亿元。史凌洋介绍,成都医药产业经历了两轮快速发展,第一轮是依靠西部中药材资源而兴的中医药企业快速发展;第二轮则是科伦、康弘等药企转型,其中科伦药业成为传统药的龙头企业。“而现在创新药的发展带来了第三次历史机遇。”

  李晓琳介绍,她的企业由国企改制而来,落户温江已有20余年,各类传统药一直是企业的主力产品。“我们常年生产10多种国家基本用药目录药品,但企业进一步发展不仅需要高质量的产品,还需要突破和创新。”

  同样想走出“舒适区”的,还有史凌洋。“海通2018年营收1.57亿元,可预见的3到5年间,20%的年复合增长率没有问题。我们生产的肝素钠注射液、缩宫素注射液都是国家基本用药目录的药品。”

  “注射剂的企业生产风险较高,我们能查到全国有生产资质的企业约1000家。”随着MAH制度的实施,CMO行业也将迎来快速增长,史凌洋与李晓琳一拍即合,双方决定整合互补资源打造药物CMO综合服务平台。

  “CMO平台刺激了我们对人才和创新的需求,目前平台专业技术人员占比超过了60%,有2个院士创新工作站,5条生产线可满足小容量注射剂、冻干粉剂、片剂等多种剂型和化学合成原料药、中药提取的生产委托。”李晓琳说。

  “中西部地区成本优势明显,成都还有众多医学院,仿制药、创新药研发生产有产业基础。”史凌洋表示。

  记者了解到,在规划总面积35.57平方公里的成都医学城,已有医学、医药、医疗类企业199家,聚集了药明康德、科伦、海思科、百裕等生物制药龙头企业。2018年,成都医学城完成规上工业总产值409亿元,同比增长12.7%,规上生物医药主营业务收入增长36.9%。

  “百利药业在美国西雅图成立了研发中心,现有一种肿瘤治疗双特异性抗体已在国内成功申报临床试验。而从项目立项开始我们就获得了温江区的各种支持,项目专有联络员跟进整个项目进展,向企业提供相关的政策支持和指导,我们感觉在整个项目上的营商环境已与沿海水平相当。”百利药业的质量负责人于海兵介绍,该企业新投资了1.8亿元建设符合FDA要求的生物抗体临床及商业生产基地,用于生物抗体药物的临床样品生产及未来商业化生产。

  “我们要求干部学产业、懂产业、精产业,能与科学家对话,能了解企业需求。”成都医学城管委会副主任张荔介绍,温江区细化了政商交往中的“正面清单”“负面清单”和“惩戒清单”,并出台了营商环境建设任务清单和促进民营经济发展工作计划,为企业快速发展营造良好营商环境。

  “现在,我们在全国各地洽谈的CMO业务不断,我们希望用好质量和成本优势,加速药品的研发创新过程,让企业得到快速的转型发展。”史凌洋说。(完)

责任编辑:蒋燕
0100702000100000000000000111130711253175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