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鸟经济小众爱好蕴藏千亿元产业价值

2019-12-24 14:16

  沈尤是成都观鸟会理事长,还是四川旅游学院生态旅游研究所所长。12月18日,他正忙于修改《四川省文化旅游竞争力研究报告》。这是致公党四川省委的重点调研课题之一,今年初启动调研。他在报告中提及的“文旅新经济”概念,以“观鸟”为例作了阐述:

  在美国,每年有近5000万人参与观鸟,因其集生态、运动、文化教育、审美等功能于一体,产值逾千亿美元。在四川,鸟类资源十分丰富,但以观鸟为代表的自然及野生动植物观赏旅游活动没有得到应有发展,“如能给予重视,不仅在生态建设上意义非凡,亦蕴含着逾千亿元的产业价值。”

  四川省基本形成的三条城市观鸟风景线。制图 朱濉

  近日,记者联动调查走访候鸟在川集中栖息的11座城市发现,四川省基本形成了三条城市观鸟风景线:西线从雅安青衣江到西昌邛海;中线从绵阳、德阳到成都湿地(公园)再到眉山、乐山岷江段;东线从隆昌古宇湖到自贡再到宜宾、泸州长江沿线。

  然而,观鸟目前依然只是小众爱好,如何发展成“观鸟经济”,扩大成产业链,形成文旅融合新的思路和方向?

  现状

  仅成都观鸟会,15年来就带动近百万人观鸟、爱鸟

  在雅安市雨城区水中坝青衣江水域栖息的鸳鸯。记者刘钧 摄

  四川鸟类资源有多丰富?据成都观鸟会观察和记录整理,四川有鸟类超过750种,仅次于云南,居全国第二;有41种中国特有鸟类,居全国第一。其中,成都鸟类已超过485种,是中国鸟类种类最多的省会城市之一。

  沈尤介绍,省内不少市州都成立了观鸟协会,吸引和涌现了一大批爱鸟者、观鸟者。“观鸟的本身是看自然,本质是看人类自己,看人类对待自然的方式和文明程度。”

  自贡市观鸟协会秘书长沈雨默曾是一名公务员,2016年底,她辞去公职,专心观鸟,在自贡观察到的鸟类已超过1000种。今年4月和9月,她在自贡首次发现了国家二级保护动物靴隼雕和钳嘴鹳。据《自贡市志》记载,2015年自贡市观鸟协会成立前,自贡地区的野生鸟类种数仅为70余种。如今,经协会制作和维护的《自贡野生鸟类名录》已达到263种。

  隆昌的古宇湖每年会迎来上百种、近10万只候鸟,该市爱鸟养鸟协会会长王林远是有名的“鸟爸爸”,他救治过的受伤鸟儿有数千只。在他的带动下,协会4年来吸引了100余名会员、200余位志愿者加入。

  八旬老人王昌大是绵阳爱鸟协会首任会长,坚持拍鸟30余年,2018年底他出版了《美丽的精灵——绵阳野鸟》,见证人鸟渐渐相亲、和谐共处的历程。西昌爱鸟协会会长叶昌云出版了《心羽》系列5本摄影专辑,收录了320种西昌野生鸟类。德阳市观鸟爱鸟志愿者协会会员伍丽君与伙伴们为旌湖七八十种越冬水鸟画像,制作了一本德阳“观鸟手册”。

  在乐山,该市野生动植物保护协会爱鸟摄鸟分会发起了一个志愿活动,在城市绿地悬挂鸟巢200余个,助鸟安家。眉山市青神县10余名摄影爱好者自愿组成“拍鸟队”,2017年至今,已搜集整理了140余种鸟类资料,制作了县级鸟类画册——《青衣飞羽》,成为当地的鸟类“档案”。

  成都先后编印了3个版本的《成都市区观鸟指南》,去年3月编辑《成都150种常见鸟类手册》,将爱鸟理念带进成都100多所学校,带给40余万中小学生。2017年,成都观鸟会所作“自然保护与乡村发展理念”实践获得联合国赤道奖提名奖。“成都观鸟会成立15年来,直接带动和间接影响近百万人观鸟、爱鸟,其中不少发展为观鸟爱好者。”沈尤对观鸟群体不断扩大充满信心。

  观察

  观鸟已从一种爱好升级为一种新业态,观鸟经济已有雏形

  “观鸟经济”,是一个新词,随着近年来观鸟人群逐渐扩大而出现。

  在四川大学华西校区,记者看到了一支颇为壮观的观鸟者队伍,平时少则十余人,多则近两百人。为了观鸟,他们配置了望远镜、照相机、工具书等专业工具,投入少的有几万元,多则达十余万、数十万元。为了观赏各地野生鸟类,他们还会利用闲暇时间,不远千里万里去追踪和长期观察。“这是一笔不小的投资,也是一个需要长期投入的爱好。”观鸟者罗全安拍鸟一年多,已投入30万元完善装备。

  成都观鸟会成立以来,连续举办了十多届爱鸟、观鸟赛、观鸟节等活动。放眼全国,观鸟经济已从爱好升级为一种新业态。

  12月18日至22日,云南省保山市举办了2019年第四届高黎贡山国际观鸟节。江西省本月举办了首届“鄱阳湖国际观鸟节”,推进国际候鸟小镇建设,发展“观鸟经济”。

  广西龙州县逐卜乡弄岗村近年来出现了新职业——“鸟导”。依靠村里的30余位“鸟导”,当地发展起了民宿、种养业,农民户均年收入五六万元,且将“观鸟经济”扩大到相邻的10多个村,各方投入700余万元建立了观鸟基地。观鸟、观蝶、观虫等生态旅游已成当地新的经济增长点。

  全国各地的观鸟爱好者在德阳旌湖边拍摄候鸟。李涛 摄

  2011年,德阳旌湖越冬候鸟数量超过3万只,吸引了十多个国家的观鸟爱好者前来。“希望将更多候鸟引回旌湖,重建‘在重工业城市中观鸟’的动人场景。”德阳市观鸟爱鸟志愿者协会会长李小刚表示。

  “雅安(周坪)灾后永续社区示范项目”2015年启动。项目组希望通过系统性营造,建立乡土与文化、传统与现代、生态与经济、人与自然和谐共存社区模型。2016年3月,“首届雅安龙苍沟周坪观鸟赛”举行,来自7个省市的15支专业观鸟队和3支业余观摩队参加了比赛,共记录鸟类98种,持续近一年的周坪鸟类观察记录上升到200种。

  “把观鸟作为乡村生态旅游发展的一个新业态,导入周坪,效果很好。”沈尤介绍,现在每年都有很多外省和国际观鸟者到周坪一带观鸟,“既保护了生态,又促进了当地发展。”

  构想

  建设“观鸟第一城”,打造5个大区30个点

  如何引导观鸟行为向“观鸟经济”推进?近年来,沈尤一直在思考和调研,也曾形成书面报告,通过省两会等渠道提交建议。

  “世界旅游组织很早就预测,世界旅游收入增量中的86%与生态旅游有关。据估算,生态旅游的年均增长率超过20%,是旅游产业中增长最快的部分。”沈尤分析,“来川旅游的境外游客每年超过100万人次,60%以上以生态旅游为主。由于我们缺乏足够的生态旅游产品和相应的专业服务,入境游客中生态旅游者的比例在下降。”

  观鸟者常会说起云南的经典案例——滇池红嘴鸥。在1983年之前,昆明滇池每年仅有少量前来越冬的红嘴鸥。看到红嘴鸥羽色漂亮、体态优美、与人亲近,当时云南大学教授王紫江萌生了将它们留在春城的想法——通过带领学生坚持人工招引、科学投放食物等做法,才形成了滇池今日的壮丽候鸟风景线。

  四川也有行动。雅安地处全球八大候鸟迁徙通道之一的东亚—澳大利西亚和中亚(南北)迁徙通道拟似重叠处。目前,雅安正计划将城市湿地观鸟体验区规划纳入城市总体规划。

  成都浣花溪公园里,鷿鷈(pì tī)给幼鸟喂食。记者刘钧 摄

  12月4日,乐山师范学院鸟类学课题组提交了一份调研报告,根据长期监测:乐山市中区“三江”湿地有50余种水鸟,大多数为越冬候鸟,总数两万余只。乐山市“三江”湿地核心区段就在城区,这些候鸟每年11月来,第二年3月离开,可以拉动旅游淡季的客源。“乐山的红嘴鸥和野鸭,极有可能成为继峨眉山、乐山大佛之后的第三张城市名片。”课题组负责人付义强殷切期望。

  沈尤提出了一个完整的构想:根据四川地理和动物区系勾勒观鸟产业布局体系,打造“1个中心、5个大区、30个产品地”。

  1个中心,即把成都打造为中国观鸟(产业)中心,建设中国“观鸟第一城”。5个大区,分别是阿坝高山及湿地鸟类大区、甘孜高山及峡谷鸟类大区、凉山攀枝花攀西鸟类大区、雅安华西雨屏带鸟类大区、宜宾泸州川东南鸟类大区。根据鸟类资源、基础条件和观鸟成熟度,全省可设立30个产品地,包括成都市河湖公园绿地、德阳旌湖—广汉鸭子河、若尔盖高原湿地、九寨沟—黄龙、龙苍沟、王朗、唐家河、隆昌古宇湖、西昌邛海等。

  “目前,四川生态旅游存在较为明显的产品、市场、服务缺陷,观鸟产业的设计和实施,要从整个生态旅游业发展、国内外两个市场的需求来把握。”沈尤急切盼望。(记者 张红霞 王博尔 魏冯 秦勇 何勤华 余如波 邵明亮 祖明远 文莎 樊邦平 李立洲)

责任编辑:徐梦帆
01007020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3822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