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基层一线 如何防控难点薄弱点

2020-02-07 10:28

  2月6日,南江县长赤镇志愿服务队几名队员再次来到禹王宫社区对开门的商店人行道、小区巷道和停放的机动车辆等进行消毒杀菌。 肖定怀摄

  2月6日,内江站高速路口,返城车辆在工作人员的引导下有序通过消毒通道。 黄正华摄

  2月6日,宜宾市翠屏区大观楼街道的光复街,无人机空中宣传防疫知识。 兰锋 摄

  探访地点 多地城乡结合部

  把住进出 关口“撒网”摸排人员

  “请问您前往肖家村哪个地方?最近去过湖北等地吗?”2月5日,自贡市自流井区舒坪街道肖家村村道旁的车辆宣传检查点,驻村工作组组长陈万瑛和村干部正对过往车辆和人员进行登记。这里是自贡市区城乡结合部,人员流动性大。连日来,这里的疫情宣传检查点对外地返村、外地到村的车辆逐一进行登记。

  不止自贡,四川省一些城乡结合部人员结构复杂、人口流动频繁,摸底排查量大面宽,是疫情防控的重点和难点。如何加强城乡结合部的防控工作?记者进行探访。

  发挥主动性

  严把进出关口

  2月5日,在乐山市市中区绿心街道嘉州新城小区门口,一个黑色大音箱循环播放防疫宣传语。

  绿心街道毗邻高速出口,流动人口近10万人。绿心街道工作人员田秋芳说,他们一共借来34个可移动音响,其中一半摆放在人口较多的小区门口固定播放,另一半由社区工作人员“车载”,穿梭在社区间,宣传疫情防护知识。

  为把住进出关口,雅安市荥经县花滩镇青杠村要求村民必须持有加盖本村公章的出入证才能放行。出入证上有村民姓名、身份证号码、所属村组及出入理由等。

  而巴中经开区兴文街道则要求,所有小区采取“1+4”管理模式,即1栋楼由1名乡村干部牵头,1名楼栋长排查登记,1名网格员正面引导,1名物业管理人员做环境卫生消毒和清扫保洁,1名志愿者负责弱势群体物资代购。

  借助高科技

  无人机成“巡查员”

  2月5日9时30分,一架无人机出现在泸州市龙马潭区安宁街道福林社区上空。

  安宁街道属城乡结合部,面积46平方公里,而执法队成员只有23人,管理起来很困难。当地利用无人机进行防疫巡查,“视线开阔,还能及时存留证据。”龙马潭区综合行政执法局安宁街道执法队工作人员杨科介绍,目前,他们已发现并成功劝离群众聚集情况30余起。

  面对小区分布杂、人口多的特点,宜宾市翠屏区象鼻街道“撒网”“补缺”“拾遗”。即先通过微信业主群发布小程序软件全面“撒网”,邀请居民申报外地返宜人员情况;针对“三无”小区,街道工作人员通过电话跟进“补缺”;对未接听电话或不能自主填写程序的居民,再上门摸排“拾遗”。目前该街道已全部摸排55个居民小组的外地返宜人员。

  德阳市旌阳区天元街道人口多、企业密集、人员流动性大。该街道701名网格员入网入格入户,包片、包组、包户开展疫情防控工作。据悉,为督促落实防疫责任,天元街道借助“钉钉”办公软件,锁定网格员的位置和区域。(张啸 胡雪 杨尚威 龙欣雨 记者 史晓露 秦勇 王博尔 魏冯 郑志浩 颜婧 余如波 文莎 采写)

  探访地点 “三无院落”、散居楼栋

  配齐门卫楼栋长

  组建专业防控队

  “没想到,我们这个‘三无院落’,现在门卫和楼栋长齐全。每天出门有人管、在家有人问,心里踏实多了。”2月6日,泸州市龙马潭区天立社区天泉小区,居民罗世军连声感慨。

  天泉小区多年没有门卫、物业,更没有管理组织。在疫情防控的紧要关头,为了让小区内58户住户更安心,来自区政府、街道办、社区和居民小组的党员志愿者,承担起门卫、楼栋长等管理职责。

  社区,是泸州重点攻克疫情防控薄弱环节的重点。

  2月初,泸州市出台一项新的防控举措:针对“三无院落”、散居楼栋等疫情防控薄弱地带,建立疫情防控执勤队伍——由社区确定“三无院落”楼栋长、党员志愿者,加上懂防控的专业执勤人员,共同组成防控执勤队伍,在“三无院落”门口设立临时卡点,24小时防控疫情。

  天立社区主任李住常举例,社区共有12个“三无院落”、6个散居楼栋,约占整个社区的1/4。

  目前,来自区政府、街道办、社区的40多人到天立社区担任楼栋长;30多名党员志愿者在每个“三无院落”门口当起临时卡点门卫,登记进出人员信息、测量体温等;数十名专业志愿者则负责社区防控。

  泸州其他社区也在努力。在泸州市江阳区南城街道,凤凰社区组建两支党员志愿服务队,每天背上小喇叭走街串巷,开展科普知识宣传,引导居民尽量不串门、不聚餐,逐一对居民住宅大门、楼道等公共区域消毒。

  在龙马潭区红星街道龙南社区,19个“三无院落”和60栋散居楼栋请来数十名楼栋长、60名党员志愿者、数名城管、民警组成专业防控队伍参与防控。

  龙马潭区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已有数千名党员志愿者参与“三无院落”一线防控,基本做到无死角;针对散居楼栋,当前正探索成片封闭相对集中楼栋,并准备设置帐篷作为“岗亭”,便于党员志愿者24小时防控。(孔芒 记者 魏冯)

  探访地点 广元朝天区川陕边界

  “飞地防疫队”联手服务两地

  “对面亲人对不起,过年不能恭候你;等到疫情消灭尽,摆起席桌款待你……”2月4日,高音喇叭中播放着“土味科普”,一支特殊的志愿服务队在广元市朝天区中子镇蒿地村进行疫情防控宣传。

  志愿服务队为什么特殊?因为15名队员全是党员,并且来自四川和陕西两省。

  原来,蒿地村与陕西宁强县西沟村毗邻,全村10个组有3个组与西沟村接壤。其中蒿地村3组四面被西沟村围绕,只有一条名为“转蒿路”的路通往这里,成为朝天区留在陕西的一块“飞地”。

  蒿地村村支书李继成说,两村虽然分属两省,但长期以来交往十分紧密。疫情发生后,他经常与西沟村村支书冯安军电话交流防疫情况。

  正月初三,蒿地村和西沟村决定成立联合志愿服务队,在两省交界的转蒿路设一个卡口,由蒿地村10位党员、西沟村5位党员轮流值班,共同防疫。他们为过往的村民检测体温,宣传疫情防控知识,劝返过年期间走亲戚的乡亲。截至目前,联合志愿服务队共劝阻12场农村宴席,其中蒿地村7场,西沟村5场。

  在朝天区与宁强县接壤的省际边界毗邻地区,还有这样的联合志愿服务队。

  朝天区中子镇黎明村与宁强县汉源街道七盘关村以潜溪河为界,京昆高速和108国道穿过两村。疫情发生后,两村迅速成立一支10人的联合志愿服务队,每天在两村巡逻,共同为隔离在家的村民开展上门服务。

  朝天区与宁强县作为省际边界地区,多个乡镇互相交叉。“疫情发生后,为了避免边界地区出现防疫真空,朝天区和宁强县党委政府开展党建携手,利用此前共建的4个联合党支部,成立5支联合志愿服务队,建立起省际边界防控联动机制,阻断疫情传播的省际通道。”朝天区委组织部副部长廖平说。

  此外,两地还在京昆高速中子出口等4个卡点联合设立临时党支部,组建边际地区毗邻村组的300余名党员、调解员、网格员参与到大联防中。据统计,两地已劝阻35场农村宴席,累计劝返边际流动人员1万余人次。(记者 燕巧)

责任编辑:徐梦帆
01007020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5411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