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奋战在武汉一线的四川省援助湖北医疗队

2020-03-06 10:08

一线抗疫群英谱

托起生命方舟,我们必须做得更多!

——对话奋战在武汉一线的四川省援助湖北医疗队

  第九批 第十批医疗队 川大华西医院的医生出发现场。2月21日下午,四川省第九批第十批援助湖北医疗队在成都完成集结,一同启程出征。四川日报记者何海洋摄

  第九批

  领队王东

  以最小的资源消耗 换取最大的胜利果实

  武昌医院是我们在武汉的新家,刘智明院长为“家”献出了生命,我们也应做得更多

  名片

  四川省第九批援助湖北医疗队

  2月21日赴武汉,共计181人,来自中国医学科学院输血研究所、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省第二中医医院以及成都、简阳、绵阳、自贡、资阳、广元等地医疗机构。

  工作地点在武汉市武昌医院,主要开展重症及危重症新冠肺炎患者救治。

  武汉市武昌医院院长刘智明因抗击疫情而倒下的事迹感动了太多的人。2月24日,四川省第九批援助湖北医疗队正式入驻武昌医院。“医院就是我们四川队在武汉的新家,刘院长为‘家’献出了生命,我们也应做得更多。”四川省第九批援助湖北医疗队领队、绵阳市中心医院党委书记王东说。

  审视疫情,来自汶川地震重灾区绵阳市的王东认为,从灾难医学的角度来看,进入武汉疫区的每一件物资都是极为宝贵的资源,每一份盒饭、每一个苹果的分配都值得精打细算,统筹考量。

  医务人员抡起了铁榔头

  记者:进驻武昌医院时,医院是怎样的情况?

  王东:武昌医院1月20日成为新冠肺炎定点诊治医院。在四川医疗队到达前,已有西京医院的医疗团队短时间入驻,并形成临时工作机制,但在院感防控、病人管理、诊疗流程方面仍存在一些问题。

  我们和该院团队协商,成立了专家组,将全院的重症病人进行集中收治。在梳理医院内部感染防控流程时,我们发现进出两条通道仍有一小段存在交叉,要实现完全隔离,只能在3楼通道的墙上新开一道门。非常时期,医院设法找来了一名工人。我们的队员也抡起铁榔头和工人一起破墙施工,建新通道。

  注重中西医结合

  记者:开展临床救治,特别是重症病人的救治有哪些尝试?

  王东:我们进驻武昌医院时,医院共有在院病人385人,四川医疗队重点负责其中的113名患者,绝大多数是危重症患者和重症患者。

  在临床救治中,我们注重中西医结合的运用,采取“三支一降一抗一防一治”的治疗方案。“三支”即呼吸支持、营养支持、心理支持;“一降”即降低机体应激反应;“一抗”即抗病毒、抗感染治疗;“一防”即防止并发症、防止机体内环境紊乱、防止医务人员职业暴露等;“一治”即针对病人原发病的治疗。

  精打细算配置资源

  记者:您曾多次参加国内突发灾害事件的应急处置,有什么感受?

  王东:我平时的工作地在绵阳,经历过汶川特大地震灾害,我们对灾难医学救援也在进行积极的思考。灾难医学救援思考的不仅仅是急救医学,还需系统思考如何针对病患需求实现最有效的资源配置,用最合理的资源消耗实现最好的救援效果。

  记者:落脚到四川医疗队,有哪些具体实践?

  王东:我们也在思考如何实现资源和需求的有效配置。比如,我们刚进驻医院时,当地按照队员总人数181人配置饭菜,盒饭准点送达。但由于临床工作的特殊性,经常遇到队员正在值班而吃不了,造成浪费。我们对送餐方式进行了改进,按照队员的需求、排班定量送餐。节约使用医疗物资和生活物资,争取以最小的资源消耗换取最大的胜利果实。(记者 袁敏)

  

  第十批

  领队李进

  助患者减轻焦虑 帮医务人员减压放松

  除了语言交流,通过表情、肢体动作也能洞察患者内心,心理咨询师通过轻松的方式慢慢走近不愿倾诉的患者

  名片

  四川省第十批援助湖北医疗队(心理医疗队)

  2月21日出征,共50人,分别从四川省12家医疗机构选派。医疗队中有精神科医生、护士、心理咨询师和心理治疗师,年龄最大的58岁,最小27岁。主要工作职责包括:精神科临床医疗服务(精神科联络会诊)、心理治疗和心理咨询、护理心理指导、心理卫生相关知识技能培训等。

  抗击新冠肺炎,心理护航也很重要。心理医疗队抵达武汉后,通过“谈心”的方式为患者减轻压力,并为长时间奋战在一线的医务工作者提供心理援助。近日,记者采访了四川省第十批援助湖北医疗队(心理医疗队)领队、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心理卫生中心教授李进。

  有线上和现场两种干预途径

  记者:心理咨询能起什么作用?李进:心理医疗队的服务对象是抗疫工作中的医务人员、新冠肺炎患者。疫情日渐缓解,但患者和身处抗疫一线的医务工作者身心疲惫,心慌、恐惧、担心、愤怒、疲乏、失眠等问题普遍存在,甚至有部分人可能会发展为心身疾病(焦虑症、抑郁症、应激障碍等),心理医疗队到武汉就是帮助他们防止心身疾病发生。

  记者:您和团队如何为患者提供心理咨询?

  李进:我们有线上和现场两种干预途径。线上利用“华贝健康新冠心理干预整合平台”,这个平台是国家卫健委推荐,由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组织搭建的新冠肺炎疫情专业平台,包含心理评估、心理科普、线上视频等项目,我们还在平台上专门开通了对接武汉10家医院(6个定点医院和4个方舱医院)的专门通道,医务工作者和患者可通过扫描二维码,在线进行一对一心理咨询。

  帮助患者倾诉出内心想法

  记者:有的患者内心非常焦虑、痛苦,但不愿意向外人倾诉,这种情况如何解决?

  李进:除了语言交流,非言语信息如表情、肢体动作等也能帮我们洞察患者的内心活动。患者不愿倾诉,心理咨询师就通过一些轻松的方式慢慢走近患者,获得对方信任,引导患者放心地沟通。对有抵触情绪的患者,我们从音乐、书籍等兴趣爱好聊起,让患者觉得如同日常聊天,而不是把他们当作有问题的人。我们也很留意患者的生活需要、对治疗的困惑等,给对方提供科学、准确的信息,减轻其对病情和治疗的焦虑,同时帮助他们更好地与医生、护士沟通病情、配合治疗。

  记者:一些患者觉得自己生病拖累家人,从而产生自卑情绪。如何安抚?

  李进:我们根据不同情况进行有针对性的干预。总体上,就是帮助患者倾诉出内心想法,同时设身处地站在患者的角度,体验对方的感受。

  如果有患者自责无法照顾家人,我们就利用这个愿望,鼓励患者先照顾好自己,康复了才能更好地照顾家人。如果患者后期还需心理咨询,我们就约好时间,持续定期地进行服务。

  记者:对出现焦虑症状的医务人员,心理医疗队有什么办法?

  李进:我们主要是帮助身心疲惫的医务人员减压和放松,让其更好地调节身心状态。同时也会根据医务人员的心理需求,有针对性地开展心理培训,帮助他们学会自我调节,更好地与患者沟通。(记者 李寰)

 

  第三批疾控队

  领队关旭静

  在紧张状态中工作笑一笑也是战斗力

  “完全融入工作,做江汉疾控的一分子。”这是我们提出的角色定位

  名片

  四川省第三批援助湖北疾控队

  14名队员2月23日奔赴武汉。由四川省疾控中心和成都、绵阳、内江、南充、宜宾、雅安市疾控中心和绵阳市游仙区疾控中心业务骨干组成,涵盖流行病学调查、检验检测、消杀、网络直报等领域。工作地点在武汉市江汉区疾控中心。

  第三批疾控队 四川省第三批援助湖北疾控队出发时合影。 受访者供图

  “笑一笑,大家都轻松点,团队才会有持久的战斗力。”在接受采访的近1个小时里,关旭静爽朗的笑声基本没有停过。一些看似平淡的生活点滴,从四川省第三批援助湖北疾控队领队、四川省疾控中心主任医师关旭静口中说出时,总是笑点不断。

  “来到武汉,我们就是武汉人。”身处疫情形势严峻的武汉市江汉区,四川疾控的14人团队完全融入当地疾控中心的一线工作中。

  想为武汉多做一些事

  记者:出征武汉,您带来了怎样一支队伍?

  关旭静:从接到通知,到完成组队只用了半天时间。14人团队中,有“90后”的小弟弟,也有“60后”的老大哥。大家都是怀着一颗热忱的心聚到了一起,想法也很简单,就想着自己能为武汉多做一些事情。

  记者:队员们说,您的笑声也是疗效显著的安慰剂。

  关旭静:笑一笑也是战斗力。我一直是个乐观派,这次带队出征武汉,我的一个任务就是为队员们服好务,让大家在紧张的状态中也尽量能开心工作,感受到温暖和正向激励。

  做江汉疾控的一分子

  记者:团队主要承担哪些工作?

  关旭静:江汉区疾控中心有50余名员工,疫情暴发后,全员超负荷地连续工作。

  我们团队到达后,分成了流行病学调查、实验室检测、环境消杀、信息报送等4个工作小组,分别融入了江汉区疾控中心既有工作团队,分担责任和压力。“完全融入工作,做江汉疾控的一分子。”这是我们提出的角色定位。

  记者:病原核酸检测是疾控中心工作的重点,这项工作如何开展?

  关旭静:江汉区疾控中心实验室条件有限,无法就地开展病原核酸检测工作,但辖区范围内病原核酸样本的采样、取样、分装、送样等工作还是需要疾控中心全程负责。

  实验室检测团队的伙伴很辛苦,需要在江汉区30余个隔离点和定点医院、养老院等机构奔波,现场收集咽拭子标本,并按照生物安全防护要求对标本进行独立包装,当天再及时送往第三方检测机构进行病原核酸检测。

  近距离采集咽拭子

  记者:工作中遇到哪些困难?

  关旭静:在隔离点等地进行的咽拭子现场采集,是最容易发生职业暴露的高危操作之一。进行标本采集时,我们的实验室采样人员需要凑近密切接触者或疑似病例的面部,看清其双咽侧扁桃体及咽后壁,再拿棉签采样。这一操作过程中,被采集者会对着采样人员出气,有时还会因为棉签擦拭咽喉不适而引起干呕、咳嗽,飞沫四溅。

  江汉区隔离点多,送检样本量大,实验室人员包裹在防护服里工作到深夜也是常事。

  记者:流行病学调查也是疫情防控的重点,团队如何参与其中?

  关旭静:消存量,是团队前一阶段工作的主要指向。前期我们主要是开展电话流调,隔离点和居家隔离人员及大量的密切接触者,我们都会逐一打电话询问现状,并及时更新平台数据。虽是远程电话交流,但很多隔离人员都特别想跟我们多说说,倾诉意愿特别强烈。每当这时,我们也会摆摆龙门阵,让一通电话尽量在笑声中收尾。(记者 袁敏)

责任编辑:李婷玉
01007020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670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