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社@四川|硬核“蓝朋友”:在山林里绽放别样青春

2020-05-03 10:20

  新华社成都5月3日电(记者张海磊)在20岁左右的年纪一头扎进茫茫林海,从此成了“深藏”于森林的年轻人,以群山为伴,和草木为友。他们是森林消防队伍转制后,四川森林消防总队首次面向社会公开招聘的新队员。经过一年的实习考验,即将签约成为正式森林消防员的他们,正用责任与担当谱写着青春之歌。

  1日下午3时左右,凉山森林消防支队西昌大队的缪红和20多个队友离开大队前往距离西昌市20公里左右的尔舞山。林区的路蜿蜒崎岖,车子开到山脚下后,消防员们每个人身背10至20公斤的装备徒步入林巡护。

  “五一”期间,林、牧区旅游踏青人员骤增,野外火源管控难度增大,森林草原防灭火形势十分严峻。

  “他灭火经验丰富、技术娴熟,是个难得的灭火猛将,可是‘不听招呼’见到火就往前冲的‘毛病’总是让人捏把汗。”这是大家对缪红的评价。

  其实,了解他的人知道,有着部队和地方专业打火队经历,又经过一年的历练,缪红知道关键时刻如何保全自己又能有效灭火。

  2017年从武警部队退伍,2018年加入攀枝花市米易县的专业扑火队,当2019年4月底看到森林消防的招聘信息时,他第一时间报了名。

  “以前灭的多是草原火,这里不一样,森林多、树木密,很多树冠火立体燃烧。”缪红说,“现在的装备、组织比在扑火队的时候专业多了。”过去的一年,他参与了凉山会理火灾、西昌火灾、木里火灾的扑灭,经常“一不留神就冲到班长、骨干的前面”。

  和缪红一样,即将签约的还有来自阿坝森林消防支队马尔康大队的寇开攀。这个藏族小伙子收到录取通知后,他的父母逢人便说,觉得这是个“很神圣的职业”。

  3月31日增援西昌火场,随后转战木里火场,结束两场灭火任务后,又前往冕宁县驻防,阿坝森林消防支队至今还没有离开凉山州。

  如今在驻防点的寇开攀和队友们也没闲着,他们边训练边巡山防护。“背着水泵、管带等装备上山,架设水泵。整个过程接近实战,只是没有火。”“五一”假期的前一周,他刚参加了一场模拟火场训练,4月29日又进行了负重登山训练。

  此前经历了木里火场惊险一幕的寇开攀深知,真正的火场上情况更加复杂,唯有平时练就过硬本领才能关键时刻顶得上去。

  4月6日凌晨,为实施定向点烧,他所在的马尔康大队受命在木里火场西侧山脊开设隔离带。寇开攀主动拿起油锯,和其他14名队友一起爬上山脊。那是个60至80度的陡坡,狭窄处仅能容纳一人,且林木茂密。他们扶着石头,拽着树枝,背着装备,小心翼翼地前行。

  寇开攀伐到山脊线位置时,几次寻找位置、调整角度都无法站稳发力,索性一条腿跪在坚硬的山石上,另一条腿弓步后蹬,身体侧斜开锯伐木。

  3分钟后,大树伐倒,他站了两次才勉强站起来,来不及揉捏生疼的膝盖,一瘸一拐地向下一颗树木走去……4个小时后,一条5、6米宽,500米长的隔离带在起风前开设完成。

  正是因为火场上情况多变,森林消防员们深知灭火从来都不是一个人的战斗。这群“95后”“00后”们平时体能训练都铆足了劲,谁也不服谁,但一上了火场又都拧成一股绳。

  对此,凉山森林消防支队西昌大队的新队员蒋佳沛感触很深。2000年出生的他曾在原武警内蒙古森林总队服役两年,“有时候背的机器很重,队友们久抢着背;避险的时候要是少一个人大家就会四处呼喊、寻找。”他说,经常一瓶矿泉水大家分着喝,一圈下来瓶里还剩不少水,“都想给下个队友多留点。”

  改制后,这支爬山入林的灭火队伍也肩负起夏季防汛、全年防震的抢险救援任务。5月1日,四川进入汛期,更多的缪红、寇开攀、蒋佳沛们正在挥汗如雨,严阵以待。(参与采写:曾鹏)(完)

责任编辑:蒋燕
0100702000100000000000000111130711259383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