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层治理成为代表委员热议的焦点

2020-05-12 11:05

  基础不牢,地动山摇。围绕深入推进社会治理能力建设,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从提升城乡基层治理水平、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深化平安四川建设等方面着墨,引起不少代表委员的关注。连日来,会场上“基层治理”“共建共治共享”等成为省两会的“高频词”。

  如何汇集力量参与基层治理?矛盾纠纷如何提前化解?代表委员们建言献策,为走好基层善治之路出谋划策。

  激活基层末梢 实现多元共治

  “啄木鸟”医疗健康、“小红帽”社区公益、“一起创”就业帮扶……在绵阳市游仙区涪江街道办韩家脊社区,社区党组织统筹协调小区业委会、老旧小区管委会、物管等,结合居民需求,提供了一批志愿服务项目,受到社区居民广泛认可。

  这给省政协委员、绵阳市政协副主席、绵阳市中医医院副院长沈其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认为,通过理顺各类组织关系,让党建引领基层治理共享项目建设,能够克服单纯依靠行政手段“拉郎配”的弊端,激励社会组织、民间力量参与其中。

  充分发挥社会组织、社区居民的能动性,让社会各方面都参与到社会治理中,真正激活基层末梢。这是共识,但也面临诸多问题。

  有代表委员坦言,基层财力有限,多方参与后难以承担各类项目支出,容易出现“撒花椒面”的情况。对此,省政协委员、四川博绅律师事务所主任李凊认为,社区发展治理不能长期依靠政府投入,要进一步激活本地造血功能,“建议设立社区发展治理专项基金,用于支持党建创新、社区营造、社区治理创新等类别的项目,孵化培育社会组织和社会企业,营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社区生态环境。”

  基层治理要落到实处、取得成效,离不开一支高素质的人才队伍。要让越来越多大学生村官、返乡创业者、退伍军人等扎根其中,扛起乡村治理的大梁。省人大代表、眉山市彭山区观音街道果园村党总支书记李永伟退伍回乡后,带着村民发展40余个高端葡萄品种,种植葡萄5000余亩。“基层治理是今年我们村的主要工作。村党委建起一支服务队,从打扫卫生、调解纠纷等小事做起,从德治、法治、自治方面进行党建引领,增强居民向心力、凝聚力。”李永伟说。

  强化源头管理 将矛盾及时化解在基层

  基层事务纷繁复杂。加之疫情防控任务重,如何实现“找得到、管得住、服务好”,是摆在基层工作人员面前的一道难题。

  对此,省人大代表、成都市锦江区三圣街道红砂社区党委书记朱大顺深有体会。

  红砂社区面积约3平方公里,有2个小区和1个景区,人员构成复杂。“我们建立完善了网格化服务管理体系,让社区工作人员、网格员等全部深入到院坝楼栋,挨家挨户上门掌握信息,实现入户见面率97%。”朱大顺说。

  省人大代表,安岳县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大队大队长、天林派出所教导员毛丽华注意到,复工复产期间,由于房屋出租合同违约产生的纠纷凸显。“许多租客希望减免租金,但房东出于自身利益考虑,没有轻易答应,双方就产生了纠纷。还有企业、工厂延期复工带来各类合同纠纷,已经引起基层民警的高度关注。”毛丽华坦言,这类纠纷往往涉及法律、政策层面。但基层人力有限,需要创新治理手段来助推问题的解决。

  这一想法和法律工作者不谋而合。省人大代表、四川竹海律师事务所主任张静建议,要加强“一村(社区) 一法律顾问”工作基础,建设参与化解矛盾和促进社会治理的律师队伍。“政府要加大政策、资金扶持力度,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等方式,依托法律顾问律师队伍建立常设的基层法律服务平台,让案件发现在源头,及时化解在基层。”

  我省广大乡村的基层治理在诸多方面也存在短板。省政协委员,省公安厅党委副书记、常务副厅长张颖认为,我省乡村地区群防群治存在组织弱化、力量缺乏、结构单一、保障不力等问题。他建议,进一步完善加强群防群治力量建设的指导意见和工作规范,将其纳入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工作规划和考核范畴,层层压实领导责任、工作责任。同时,明确群防群治组织在矛盾化解、治安防控、信息采集等方面的职能职责,明确综治中心、基层派出所、司法所等的管理、指导、培训、使用和考核权限,让群防群治队伍深度融入基层社会治理。(记者 伍力 任鸿 吴忧)

责任编辑:蒋燕
0100702000100000000000000111130711259736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