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社@四川|风雪卧龙话熊猫

2020-05-19 20:03

  新华社成都5月19日电题:风雪卧龙话熊猫

  新华社记者肖林、张超群

  在四川卧龙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天台山区域,一只参与野化训练的大熊猫幼崽在树梢上(4月11日摄)。新华社记者 张超群 摄

  人间四月芳菲尽,卧龙山间雪犹急。记者最近在风雪、冰雹中翻陡坡、越危桥、穿密林,攀爬了一上午,才抵达海拔2800多米的大熊猫野化地——四川卧龙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天台山片区。

  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核桃坪基地位于天台山的科研工作站是一栋有三个房间的小木屋,其中一间是工作人员的休息室。室内4套高低床缘墙而置,中间仅容得下一张桌子。

  这是4月11日无人机拍摄的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核桃坪基地(视频截图)。新华社记者 杨进 摄

  这是山里“最好走的一段路”,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核桃坪基地大熊猫野化专家何胜山告诉记者,野外科研,还有猛兽袭击、蚂蟥叮咬、断水断粮、失足坠崖等风险,既是脑力活、更是体力活。

  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始建于1983年,肩负着提升中国大熊猫保护与科研水平的重任。该中心已攻克大熊猫人工繁殖中“配种”“受孕”“幼仔存活”三大难关,目前圈养大熊猫数量突破300只,占全球圈养大熊猫总数的一半以上。

  在四川卧龙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天台山区域,科研人员和记者走在一座桥上(4月11日手机拍摄)。新华社记者 张超群 摄

  雪后初霁,何胜山带上设备,记者跟随他继续往天台山里走。穿行在原始森林中,到处是茂林修竹、断木溪涧。何胜山说,科研人员个个练就了一双“铁脚板”,真正的考验是在野外追踪野化放归和野外引种的大熊猫。因为大熊猫在野外非常灵活,人一旦追踪到大熊猫的信号,必须尽可能不绕山路,沿直线方向跟上去。翻山越涧,非常危险。

  “都别动!”边走边聊中,不知是谁低声提醒。只见数百米外一棵大树的树丫上,坐着一只未成年的大熊猫。尽管大家都尽量不发出声响,但这只大熊猫幼崽在几十秒后还是发现了我们,慢慢爬下树,一溜小跑消失在草丛中。

  “这是一只野化培训的大熊猫幼崽,和圈养大熊猫幼崽最大的不同是它警惕性很高,大多数时间都会爬到树上躲避危险。”核桃坪基地负责人吴代福说,一部分大熊猫幼崽出生后就在半野生环境中,尽量避免与人接触。由“母兽带仔”的方式在天台山野化训练场熟悉野生环境,如“考核优秀”就有机会回归野外的家园,壮大野生大熊猫种群。

  4月11日,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核桃坪基地大熊猫野化专家何胜山在四川卧龙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天台山区域内工作(视频截图)。新华社记者 杨进 摄

  核桃坪基地还承担大熊猫野外引种的科研项目——将雌性大熊猫短期放归野外与野生雄性大熊猫自然交配,受孕后回捕产仔,以丰富圈养大熊猫的遗传基因。目前,有5只大熊猫参与到野外引种中,成功繁殖4胎7崽,其中6只大熊猫幼崽成功存活。

  科研人员了解到许多大熊猫的“小秘密”。它们和人一样,也有不同的性格——这只性格温顺,那只比较暴躁,还有的喜欢“玩阴的”,一不小心会偷袭挠你一下……

  大熊猫还有自己的“语言”,受到惊吓或身体不适时会哼叫,发情期会发出类似羊叫声和鸟叫声,幼崽受到惊扰会发出类似狗叫声……

  吴代福介绍,最新的研究显示,大熊猫在野外有发布信息的“告示栏”——大熊猫会找一棵固定的“消息树”,蹭上体液留下气味,用来宣示领地范围,或发情时在“消息树”上发布“求偶信息”,供其他野生大熊猫寻迹而来。

  这些野外科研取得重大成果,但也有风险。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的科研人员韦华2016年12月在天台山对大熊猫进行野化培训时,意外被护崽的雌性大熊猫袭击,咬成重伤,落下终身残疾。

  据专家介绍,圈养大熊猫因“近亲繁殖”等因素,容易造成基因退化、生存活力下降。我国33个大熊猫野外区域种群中,有22个种群很小,栖息地破碎,种群自然延续有困难。因此,野外引种和野化放归已成为大熊猫保护重要而迫切的工作。

  令人振奋的消息是,我国已经在川、陕、甘三省约2.7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开启了大熊猫国家公园体制试点。我们有理由相信,熊猫王国的繁盛,将出现于动物园外的广袤大地。

责任编辑:李婷玉
01007020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0064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