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深山有远亲”:留守儿童和税务干部的“结亲”故事

2020-06-13 09:03

  新华网成都6月13日电(吴晓)曾经,800多人的小山村,35岁以下的青壮年有多少,一只手数得过来;34个孩子仅有爷爷奶奶陪伴,甚至几年都见不到父母一次面……农村的空心化容易造成儿童情感缺失,如何让孩子们得到更多温暖和关爱?一群留守儿童和税务干部之间的“结亲”故事,以四川成都邛崃市孔家山村为起点铺展开来。

  徐玲和她的结对家庭。新华网发

  深山里的结对认亲

  弥补留守儿童情感缺失

  2013年,成都市邛崃税务干部阎刚作为成都税务部门驻村干部到邛崃大同乡孔家山村驻村任职。当时的孔家山村有800多人,因为贫穷,留在村子里的35岁以下的青壮年只有4个,34个孩子常年和年迈的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

  孔家山村留守儿童的现状深深刺痛了阎刚的心。“扶贫不应只关注经济层面,对村民、对留守儿童精神层面的关心,也是扶贫帮扶的重要内容。”阎刚说。他的村情调查笔记本上写着“留守儿童想念父母、渴望亲情”。

  徐晴陪小卉过“六一”儿童节。

  2015年,成都市邛崃税务发起的“我在深山有远亲”公益活动正式启动。“我多了两个妈妈和两个妹妹,我很爱他们。”17岁的孔家山村少年小全(化名)有些腼腆,他口中的两个妈妈是来自国家税务总局邛崃市税务局的徐玲和邓文珍。五年前,徐玲和邓文珍分别与小全、小夏(化名)两兄妹结对认亲。她们经常带着自己的孩子到孔家山村看望小全、小夏,给他们买书籍、学习用品、玩具和零食,带他们到邛崃城里和成都市区增长见识。

  目前,小全在崇州某职业学院上学,小夏就读于当地学校七年级。“两个孩子都亲热地叫我妈妈,我的心暖暖的。”五年相伴,孩子们从儿童到少年。谈起相处的种种,徐玲热泪盈眶。

  阎刚和孔家山村的小朋友。

  同样通过活动在山里结识了“亲人”的还有国家税务总局邛崃市税务局第一税务分局副局长徐晴。今年6月1日,徐晴来到孔家山村陪“女儿”小卉(化名)过儿童节。自从2016年结亲以来,小卉从一个文静、不爱说话的孩子,逐渐变得活泼起来,成绩在年级名列前茅。得知小卉以后的愿望是出国留学,徐晴特意送她一个地球仪作为礼物,告诉她通过学习、努力,可以实现自己的梦想。

  “我希望跟她一起成长,我们共同收获她的幸福,也收获我内心的满足。”徐晴说。小卉则用“温柔与善良”来形容徐晴。

  5年以来,受“我在深山有远亲”活动的感召,更多社会爱心人士参与其中,结对的留守儿童从孔家山村逐步拓展到了邛崃多个乡镇,累计结对300多个家庭,150多名留守儿童得到帮助。国家税务总局邛崃市税务局就有30多名干部与16名山里孩子结对认亲。

  产业发展吸引村民回流

  “空心村”变身“实心村”

  贫困让孔家山村的青壮年劳动力从农村涌入城市,但与获得更高收入相伴的是空心村与留守儿童的出现。“我在深山有远亲”活动一定程度上填补了当地孩子情感上的缺失,但要从根本上解决留守儿童的问题,还得发展产业,吸引“漂”在城市的农民工返回家乡。

  曾经的孔家山村没有产业,虽然当地有种植老川茶的传统,但因为茶种、交通等条件制约一直不成气候。2013年开始,在成都邛崃税务部门的帮助下,孔家山村修建了3条公路,建成优质茶园740亩。

  “现在,我们光(茶产业)这一项,就能把全村生活解决了。”孔家山村村民黄国华称,现在有条新路正在修,路的两边就是老川茶基地。说起茶来,种了多年茶树的黄国华眼神流露出期待:“那些几十岁的人,(以前)从家里提茶出去卖不方便,现在路边上就能卖了!”

  黄国华口中的新路已于5月27日开工修建。受“我在深山有远亲”系列活动的号召,成都4家企业了解到孔家山村山顶路道路硬化缺少资金后,通过当地红十字会向孔家山村爱心捐赠20万元,帮助将824米长的山顶路从碎石路变成水泥路,打通老川茶产业园交通的最后一公里。

  孔家山村产业发展不断壮大,基础设施不断完善。特色产业的“回春”也吸引了不少人返乡。“之前我们村上基本上都是老年人、小孩和妇女。现在都已经回来了200多人,很多人都愿意回来。”孔家山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张远琴称,现在村里基本上每家都从事茶产业,跟以前相比每家每年平均能增收8000多元。

  “只有植根大地树木才能长得旺盛。”国家税务总局邛崃市税务局党委书记、局长季勇说,通过开展“我在深山有远亲”活动,税务干部虽然在精力上有所付出,但在情感上收到了老百姓丰厚的回报,“这给我们增添了巨大的前进动力”。

责任编辑:蒋燕
01007020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1089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