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社@四川|川西高原新生活群像

2020-07-03 18:22

  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位于四川省西北部、青藏高原东南缘,是长江、黄河上游重要的生态屏障,地处国家集中连片特困区和“三区三州”深度贫困区。截至2020年3月,该州已累计完成10.34万名贫困人口脱贫,606个贫困村退出贫困序列,13个贫困县(市)全部脱贫摘帽。

  在脱贫攻坚这场硬仗中,阿坝州推动产业发展带动群众减贫;以全域旅游为抓手,让更多群众吃上“旅游饭”;将非遗作品转化为文化商品推向市场,开启群众不离乡、不离土的就业增收模式;创新生态扶贫模式,让2.4万名有能力有意愿的贫困群众就地就近踏上生态保护岗位,促进增收。

(脱贫攻坚)(1)川西高原新生活群像

  这是一张拼版照片:左图为6月12日,马尔康市松岗镇丹波村支部书记高让头在大棚内采摘草莓;右图为6月12日,马尔康市松岗镇丹波村支部书记高让头在大棚内留影。新华社记者 刘坤 摄

  出生于1990年的马尔康市松岗镇丹波村党支部书记高让头曾经是一名贫困户,在精准帮扶和自己的努力奋斗下,他不但自己脱贫,还成为了致富带头人。目前,高让头家种植了12亩地,养殖了30头猪以及200只跑山鸡。高让头介绍,2020年5月,投资800余万元的旅游主干道已经立项开建,随后,投资6000万元的“丹波云舍”民宿项目也将正式开工建设。“伴随着乡村振兴战略的持续实施和全域旅游的发展春风,丹波村必将迎来更加美好的未来。”高让头说。

(脱贫攻坚)(2)川西高原新生活群像

  这是一张拼版照片:左图为6月11日,理县桃坪镇佳山村村民龙庭恒在采摘樱桃;右图为6月11日,理县桃坪镇佳山村村民龙庭恒在种植的糖心苹果树旁留影。新华社记者 刘坤 摄

  27岁的羌族小伙龙庭恒2017年从成都高等纺织专科学校毕业后,回到家乡理县桃坪镇佳山村,担任佳山红果蔬种植专业合作社理事长。龙庭恒说,这两年合作社发展很快,从原有的5户社员发展壮大为现在的28户社员,果树种植面积达120亩地,年产值300万元,并帮助8户贫困户社员成功脱贫。龙庭恒自家种有果树10亩,去年收入20多万元,其中近一半的销量是通过网络销售。

(脱贫攻坚)(3)川西高原新生活群像

  这是一张拼版照片:左图为在九寨沟县勿角镇甲勿村,陈海霞(前左)身着白马藏族传统服饰,为游客表演锅庄舞(6月19日摄);右图为在九寨沟县勿角镇甲勿村,陈海霞在富有白马藏族特色的农家乐前(6月19日摄)。新华社记者 刘坤 摄

  陈海霞,汉族,31岁,从九寨沟县双河乡上甘座村嫁到甲勿村已有11年。此前,家中只有丈夫秦德来一个人靠打零工、挖野生药材赚钱,2018年全家只有不足2万元收入。2019年,九寨沟县整合东西部扶贫协作项目资金,用于甲勿村农房外观风貌和村道改造,建成数百平方米的停车场,一些农家小院变身民宿、农家乐。2019年,甲勿村共接待游客1000余人次,增收10余万元。随着游客的增多,陈海霞在今年购置了白马藏族的传统服饰,为游客表演民族舞蹈、展示少数民族文化。她希望未来能把自家的几栋房子改造成具有少数民族特色的农家乐,接待更多游客,让自己的生活变得更好。

(脱贫攻坚)(4)川西高原新生活群像

  这是一张拼版照片:左图为6月23日,汶川县威州镇索桥村5岁小朋友朱时兴(左六)在幼儿园老师的带领下唱歌;右图为6月23日,汶川县威州镇索桥村5岁小朋友朱时兴在村里玩耍时留影。新华社记者 刘坤 摄

  2015年,在汶川县教育局等多方努力下,汶川县威州镇索桥村办起幼儿园,村民们的适龄子女从此可在家门口免费就读幼儿园。幼儿园现有老师两名,学生七名。据了解,每名学生每天免费配发一顿营养餐,包含一个鸡蛋、一块蛋糕和一瓶牛奶。

(脱贫攻坚)(5)川西高原新生活群像

  这是一张拼版照片:左图为6月15日,阿坝县神座村村民扎各泽在村中打扫卫生;右图为6月15日,阿坝县神座村村民扎各泽在新房中留影。新华社记者 刘坤 摄

  近年来,神座村以风景秀丽的神座景区为依托,全村村民同工同劳提升村貌,曾经的贫困户扎各泽与大多数村民一样,也吃上了“旅游饭”,牵马、卖酸奶就为他每年创收近三万元。同时,村里还为他提供了公益性岗位,让他每月有固定的800元收入。2015年,国家补助扎各泽6万余元建起了新房。2017年,扎各泽顺利脱贫。

(脱贫攻坚)(6)川西高原新生活群像

  这是一张拼版照片:左图为6月13日,墨吉在壤塘县棒托石刻公园内制作石刻作品;右图为6月13日,墨吉在展示自己的石刻作品 新华社记者 沈伯韩 摄

  墨吉是壤塘县茸木达乡洞窝村人,家里只有他和三个孩子,以前没有收入来源,仅有的4亩土地只能种点青稞,真的是“穷得叮当响”。2016年,县里以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与脱贫攻坚相结合的方式,成立了石刻传习所。墨吉与附近村里的一些贫困户一起,成了学员。从选石、勾画、雕刻、上色等工序学起,墨吉很快就熟悉了石刻作品的制作。现在,他已经从学员变成了正式员工,一年收入有2万多元,他不仅脱贫,还通过石刻技艺走在“致富响叮当”的路上。

(脱贫攻坚)(7)川西高原新生活群像

  这是一张拼版照片:左图为在马尔康市松岗镇丹波村,村民熊德军在照料他养的阿坝中蜂(6月12日摄);右图为熊德军与他养的阿坝中蜂(6月12日摄)。新华社记者 沈伯韩 摄

  熊德军,藏族,52岁,与妻子吉先玉相伴生活。之前并无固定职业,曾经在村里的蔬菜大棚打过工,也曾在周边的建设工地做过临时工。2018年开始,在丹波村第一书记等帮助下,他开始养阿坝中蜂,从一开始的2箱发展到如今的21箱,已成为村里养蜂最多的人。2019年,熊德军通过养蜂增收5000元左右,2020年预计将通过养蜂增收达2万元以上。平日里,熊德军会把自己学到的养蜂技术传授给其他村民,帮助他们一起养蜂。熊德军有一个小小的梦想:成立一家专门的养蜂合作社,带着其他乡亲一起打造出自己的品牌,养蜂致富。

(脱贫攻坚)(8)川西高原新生活群像

  这是一张拼版照片:左图为6月13日,壤塘县上壤塘乡仁棚村村民更波在制作藏香;右图为6月13日,壤塘县上壤塘乡仁棚村村民更波展示他制作的藏香。新华社记者 沈伯韩 摄

  更波是壤塘县上壤塘乡仁棚村人,因为房子离公路很远,交通不便,家中也没有种养产业,4口之家有两个年幼的孩子需要抚养,更波家一度生活十分困难。三年前,更波来到壤塘县壤巴拉非遗传习创业园内免费学习藏香制作,如今他已学有所成,每月能领到3000元的工资,家庭生活条件有了很大的改善。壤巴拉非遗传习创业园内进驻有唐卡、梵乐、藏医药、藏香等传习单位,当地及附近村民在这里可以免费学习非遗项目的制作技艺,学成后留在这里创作作品,每个月可获得数千元固定收入以及作品销售提成。

(脱贫攻坚)(9)川西高原新生活群像

  这是一张拼版照片:左图为6月22日,在茂县非物质文化遗产传习中心内,胡春莲在制作羌绣;右图为6月22日,在茂县非物质文化遗产传习中心内,胡春莲在展示自己制作的羌绣抱枕。新华社记者 沈伯韩 摄

  羌族姑娘胡春莲因病致贫,曾一直在家休养身体,没有收入。2019年,在帮扶干部的介绍下,胡春莲与羌绣“结缘”,她来到茂县非物质文化遗产传习中心,在传承人的指导下学习羌绣并从事相关工作,这让她每月有了2000元的固定收入。

(脱贫攻坚)(10)川西高原新生活群像

  这是一张拼版照片:左图为6月13日,壤塘县尕多乡瑟谷村村民血四姐(左一)在从当地一家农牧产业公司工作人员处领取务工工资;右图为6月13日,壤塘县尕多乡瑟谷村村民血四姐在展示自己领到的工资。新华社记者 沈伯韩 摄

  血四姐是壤塘县尕多乡瑟谷村人,丈夫因病于2009年不幸离世,之后家中重担都落在她一人身上。2020年6月,血四姐有了一份新的工作,成为当地一家农牧产业公司的员工。该公司在瑟谷村通过土地流转,建起了一个高原蔬菜基地。经过培训,原本对种植一窍不通的血四姐现在熟练掌握种植技术,她每月能领到2000元左右的工资。

(脱贫攻坚)(11)川西高原新生活群像

  这是一张拼版照片:左上图为在若尔盖县的诺尔央牦牛绒编制传习所,当地村民扎西降初将牦牛绒纺成的线缠绕在小线轴上,供编织牦牛绒围巾等制品的机器使用(6月17日摄);左下图为在若尔盖县的诺尔央牦牛绒编制传习所,扎西降初的妻子麦州(右)带着5个月大的女儿用传统技法手工制作牦牛绒制品(6月17日摄);右图为在若尔盖县的诺尔央牦牛绒编制传习所,扎西降初和妻子麦州手捧牦牛绒制品(6月17日摄)。 新华社记者 沈伯韩 摄

  扎西降初和妻子麦州都是达扎寺镇红光村村民,曾为村里的贫困户,家里靠养牦牛为生,一年能有1到2万元不固定的收入。2019年到诺尔央牦牛绒编制传习所上班后,两人每个月可以赚5000多元,还能照料自家的30多头牦牛。

(脱贫攻坚)(13)川西高原新生活群像

  这是一张拼版照片:左图为在阿坝县麦昆乡沃朗村的高原中低温食用菌基地,桑俄吉在采蘑菇(6月14日摄);右图为桑俄吉拎着自己采摘的蘑菇(6月14日摄)。新华社记者 沈伯韩 摄

  桑俄吉,藏族,58岁,家住距离高原中低温食用菌基地几公里远的齐卡洛村,此前一直靠和儿子去很远的地方挖虫草为生,2019年开始在食用菌基地工作,算上加班费,每月收入3000元左右。高原中低温食用菌基地主要采用“公司+基地+集体经济+农户(贫困户)”的生产模式,实行收益保底、按股分红。

(脱贫攻坚)(14)川西高原新生活群像

  这是一张拼版照片:左图为在壤塘县尕多乡瑟谷村热不卡小组,村民尚壤扶着微耕机在蔬菜基地里耕地(6月13日摄);右图为尚壤站在微耕机旁(6月13日摄)。新华社记者 沈伯韩 摄

  尚壤,藏族,26岁。多年前他靠挖药材为生,经常去很远的地方采药。2020年,尚壤有了一份新的工作,成为当地一家农牧产业公司的员工。该公司在瑟谷村通过土地流转建起了一个高原蔬菜基地。经过培训,原本对种植一窍二不通的尚壤现在对播种、耕地相当熟练。现在尚壤每个月能有2700元的收入,工作离家近,收入也相对稳定。

(脱贫攻坚)(15)川西高原新生活群像

  这是一张拼版照片:左图为在汶川县索桥村,陈向前在家中制作银饰(6月23日摄);右图为陈向前展示自己最喜欢的银饰作品(6月23日摄)。新华社记者 沈伯韩 摄

  30岁的羌族小伙陈向前从小跟随父亲学习银饰制作技艺。2014年,母亲大病,此时父亲也已去世多年,家里因病致贫,他靠开小店卖银饰为母亲筹钱治病。2017年,陈向前获评汶川县县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羌族金银器制作技艺传承人。2019年,陈向前全家3口人收入9万元左右。2020年,他关了县里的小店,回到村里和母亲、姐姐一同生活。他说:“家乡越来越好了,该回来了,毕竟我的根在这里。”如今,他一年光靠制作银饰就能赚五六万元。

责任编辑:李婷玉
01007020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1937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