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如何改变义务教育城镇挤农村弱?《瞭望》新闻周刊进行关注

2020-08-04 11:35

  ·《瞭望》新闻周刊记者 吴晓颖

  四川大学附属中学西区学校初中生在上色彩赏析课

  ◇农村学校出现学生“逆城镇化”回流,县域教育“乡弱”“村空”的状况正被一步步改变

  ◇城乡教育一体化将从城乡统筹、基本均衡的1.0时代迈入城乡融合、优质均衡的2.0时代

  成都大邑县安仁镇学校的一群小学生,多次在省市青少年足球联赛上蝉联冠军。这事在当地引起不小轰动。一所乡镇学校,为何有如此多足球小将?

  答案就是成都推进的县域义务教育基本均衡发展。据《瞭望》新闻周刊记者了解,成都市自2013年跻身全国首个实现县域义务教育基本均衡发展的副省级城市后,城乡教育一体化达成度连续7年保持在85%以上,居全国前列。

  很多曾经破旧的乡镇学校面貌一新,不仅引来并且留住了一个个优秀教师。安仁镇学校的足球成绩即得益于学校近年引进的体育老师——他们均是体育专业毕业的高材生。

  乡村小学逆袭

  崭新的教学楼、整洁的食堂、教室内多媒体教学设备一应俱全……记者在距成都大邑县城20多公里外的蔡场镇小学看到,周五下午放学后,学生们开始了丰富多彩的活动。据了解,学校有蜡染、木版画、手风琴等十多门课程可以选择,还组建了合唱团、足球队、文学社等,深受学生喜爱。

  回想7年前孩子们还在斑驳破旧的教室上课,该校语文老师徐锦丽告诉记者,现在学校每年都有市区骨干教师来交流挂职、顶岗任职,带动了乡村教师成长,学生的学业测评成绩已在全县排名中位居前列。“很多地方农村生源不断流失,而我们学校的学生人数不降反升。”徐锦丽说。

  蔡场镇小学的“逆袭”,是成都推进县域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结出的硕果。

  记者了解到,这项探索始于2003年。当时成都还是典型的“大城市带大农村”,中心城区、近郊和远郊的经济社会发展水平差距明显,资源倒挂现象严重。在教育领域,义务教育阶段薄弱学校有七成在农村,硬件设施普遍投入不足。

  针对这一问题,成都市把教育投入机制从过去的以县为主变为城乡统一保障,要求教育建设项目和资金优先保障学位严重不足的地区和薄弱学校。目前,成都市已先后投入200多亿元,实施了城乡中小学(幼儿园)标准化建设等6大提升工程,弥补了历史欠账,缩小了城乡教育硬件水平差距。同时通过城乡教师大培训、“大比武”、“大练兵”等,促进教师在城乡之间自由流动,有效缓解了校际间师资不均衡问题。

  2013年,成都在全国省会城市、副省级城市和西部地区率先整体实现义务教育基本均衡发展,比国家要求提早了8年。

  大邑县教育局局长杨文学说,大邑县去年近一半农村学校出现学生“逆城镇化”回流,辖区学生在本学区就学比例提升3~6个百分点。县域教育“乡弱”“村空”的状况正一步步改变。

  优质教育扩容

  看到连续两年升入重点高中的学生人数大幅增长,四川大学附属中学西区学校(下称西区学校)校长胡平终于松了口气。

  胡平所在的学校是刚成立5年的新学校,最初家长认可度不高,首届招生时,电脑派位400余个名额,只来了不到300名学生。为了让学校实现快速飞跃,该校在成都市率先试水教师自聘、管理自主、经费包干“两自一包”改革。

  “招什么人,工资怎么发,学校怎么办,都是学校说了算。”胡平说,薪酬分配根据教师的工作量、教学质量等决定,激发了学校办学活力,提高教师的积极性和工作效率。目前,该校150余名教师中,在编教师仅有7名,其余教师全是自主招聘,平均年龄31岁。

  改革后,报名西区学校的学生人数远超派位摇号数。该校一跃成为市民口中的新优质学校。

  西区学校的做法,是成都破解城市学位紧张、优质教育资源不足的有益探索。

  记者了解到,成都义务教育阶段学生规模在全国副省级城市中位列第一。随着成都中心城区范围扩大、城镇化进程加快,以及市民对教育期待值的提升,优质资源不足、教育资源供给结构性矛盾日益突出。

  围绕这一新问题,成都市从三方面开展破冰实践。

  首先,科学布局、新建及扩建公办中小学校,增加学位。据统计,成都近三年新投用学校已达512所,新增学位31万个。与此同时,通过“两自一包”“县管校聘”等改革,有效增加教师增量,盘活教师存量,缓解教师编制不足、结构性缺编问题。在成都市,已有76所学校推行“两自一包”。

  其次,启动实施“义务教育新优质学校培育计划”“公办初中强校工程”“高中优质特色发展计划”“与高校共建优质附属学校”等行动。目前,成都已增加新优质学校260所,确定66所高中为“领航高中”“特色高中”“综合高中”,一批家门口的好学校应运而生。

  最后,实施集团化办学,通过名校办分校、名校托管弱校等形式,以强带弱、以城带乡、以老带新,弥补区域间资源不均,缩小校际间教学差距。据统计,成都共建成义务教育各学段名校集团78个,其中龙头学校78个,成员学校135所,初步构建形成优质教育资源全域辐射、多元拓展的有效途径。

  随着集团化办学的推进,集团校规模越来越大,龙头学校、成员学校呈现协同发展态势,优质教育资源覆盖面不断扩大。成都市盐道街小学教育集团有一校三区及五所分校,集团总校长罗晓航说,精良的教师队伍是办好分校的核心因素,为此集团建立骨干教师蓄水池。通过统一的师资培训、骨干示范、师徒结对等方式,提升了教师的专业素养,也促进了骨干教师资源在校际间流动,在共享中形成增量。

  成都市教育局副局长马海军说,这些组合拳的实施,不仅扩大了城镇教育的规模,还稳步提升了城镇教育的质量,有效缓解了义务教育长期以来令人头疼的“城市挤”“择校热”问题。

  迈向优质均衡

  城乡教育一体化是一个动态发展过程,如何确保城乡教育均衡长效是个新课题。

  成都市在创新建立教育机会公平均等、资源配置动态均衡、质量水平全域共进、管理方式创新融合的“市域统筹”四大机制基础上,建立了一套覆盖全域的义务教育均衡监测全方位指标体系。

  该监测指标体系包括校际均衡发展监测、城乡教育一体化发展监测、教育现代化水平监测、学生体质健康监测、学业质量标准与监测等内容。《成都市中小学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指标(试行)》包括5个一级评价指标、20个二级评价指标和31个三级评价指标。其中,部分指标高于国家评估办法中的标准,实现了对人财物保障的高配。

  在教育界人士看来,通过这些指标设计,各区县不仅能及时发现自身存在的问题,还能发现与其他区县的差距,从而形成相互“比拼”的格局和螺旋式上升的推动力。

  不止于此,有受访专家指出,随着城乡教育一体化发展,未来的教育均衡还要从城乡统筹、基本均衡的1.0时代迈入新时代城乡融合、优质均衡的2.0时代。

  这个变化已经在巴蜀大地上开始酝酿。据悉,成都目前正在进一步打破城乡区域壁垒、管理壁垒、权属壁垒,向全域教育高质量发展目标迈进。

责任编辑:蒋燕
0100702000100000000000000111130711263230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