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建川藏铁路雅安至林芝段获批

2020-10-01 09:01

  9月30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在其官网发布消息,经党中央、国务院批准,同意新建川藏铁路雅安至林芝段。

  新建线路起自既有成都至雅安铁路雅安站,经甘孜、昌都、林芝,接入在建拉萨至林芝铁路林芝站。新建正线1011公里,全线共设26座车站。配套建设临时施工道路885公里、电力线路2000公里,以及成都、林芝运营保障基地等。

  铁路等级为Ⅰ级,正线数目为双线,设计时速120至200公里。牵引种类为电力,闭塞类型为自动闭塞。

  项目估算总投资约3198亿元,其中征地拆迁费用67亿元。项目由国家出资,未来根据实际情况建立动态调价机制。项目由中国国家铁路集团有限公司负责组织实施,设立川藏铁路工程建设指挥部具体组织工程建设,成立川藏铁路有限公司作为项目法人负责项目管理。(记者 宁宁)

  揭秘

  酝酿近70年

  “最难段”获批背后

  川藏铁路“最难段”获批,代表着川藏铁路即将全线开建,几代人的梦想即将成为现实。

  自1951年开始,按原铁道部安排,位于四川的中铁二院就开始进行勘察活动,着手川藏铁路前期准备;上世纪90年代,川藏铁路开始选线;21世纪初,川藏铁路勘测设计加快;2014年,随着成雅段、拉林段相继开工,川藏铁路全面开建。

  关于进藏铁路,专家提出多条通道。从距离来看,成都到西藏最近,但川藏铁路准备多年,迟迟未动,青藏铁路却在2006年建成。究其原因,川藏铁路建设实在太难了——从成都向西行到达拉萨,沿途经过世界上地形最复杂的五大地形区,穿越了我国最长、最宽、最典型的以三江并流为代表的横断山区。线路所经路段,有的地方地温高达80多摄氏度,有的地方埋深近2000米、需用多种手段对山体深处进行探测,有的地方含氧量只有平原50%,且常年严寒飘雪……

  尽管难,但对关键技术的研究从未停息。雅康高速公司董事长黄兵记得,在建设雅康高速期间,中国工程院院士郑皆连等曾多次到现场考察,力求通过公路建设为铁路建设总结经验和教训。

  建设川藏铁路,线路走向极为重要。中铁二院几十年来持续勘察研究,基本探明建设廊道的地质构造和地形、地貌特征,以及重大地质灾害分布情况,以“减灾选线”为理念,同步开展多次研究,以确定线路走向。其间,线路走向多次调整,正线长度从1800公里左右调整到1500余公里,概算投资从2000多亿元增至超过3000亿元。

  线路选择还有个小插曲。出于难度考虑,很长一段时间,川藏铁路都是按单线、最高时速160公里规划设计,和青藏铁路一样。近年来,中国高铁发展迅猛。2016年版本的川藏铁路雅安至林芝段设计方案中,设计已更改为铁路双线、最高时速200公里。从国家发展改革委对雅林段可研报告的批复来看,“铁路双线、最高时速200公里”也被保留了下来。

  记者了解到,从线路勘测、铁路建设、后期运营等,我国已形成整链条的研发、生产和装备力量,直径超10米的隧道掘进机正在研制中,将用于川藏铁路长隧建设,适宜运营的动车也在研发中。(记者 王眉灵)

  解读

  川藏铁路将给四川带来什么?

  川藏铁路的“头”——成都到雅安段、“尾”——林芝到拉萨段已经建成和在建,雅安至林芝段位于中间部分,这一段获批让川藏铁路“头尾相连”。

  省内专家纷纷表示,这对沿线经济具有“发展杠杆”“重要引擎”“关键变量”的巨大作用。它意味着交通的便利、经济的驱动、科技的促进、文化的交融和机遇的汇聚,“对四川来讲,这是千载难逢的发展机遇。”(记者 徐莉莎 王眉灵 宁宁)

  一次填补空白之举

  提升四川在全国铁路网中的地位,进一步畅通我国与南亚地区的陆路经贸通道

  在省社科院研究员盛毅看来,这条1000余公里长的铁路,将让四川在全国铁路网中的枢纽作用更为突出。

  摊开地图可以看到,四川向西,是广袤的山区和川西北高原地区,也是全国铁路网罕有的“空白区”。而川藏铁路的建设,让全国铁路网得以向西延伸和覆盖;全国其他地区与西藏经此通道往返,四川是必经之地,枢纽地位凸显。

  “它让四川铁路网由‘K’字形变为‘米’字形,铁路网格局发生改变。”四川省区域经济研究会会长、西南交通大学区域经济与城市管理研究中心主任戴宾说。

  省经济发展研究院区域研究所副所长曾洪萍认为,以前西向铁路是四川的弱项。出川入川的通道,总的来说,还是东南北三个方向居多。向西,实际上是经过川北,也就是北向完成的。

  川藏铁路的建设弥补了这一短板,将提升四川在全国铁路网中的地位,让四川承担更重要职能、发挥更大作用,有利于发挥四川对西部经济发展的辐射带动作用。

  曾洪萍注意到,有了川藏铁路这个更为“正宗”的西向出川通道,将极大地促进西藏、四川乃至成渝地区的西向开放,有利于推动四川形成新的开放格局。

  未来,川藏铁路可通过拉萨连接西藏亚东和聂拉木两大通往南亚印度、尼泊尔的陆路口岸,进一步畅通我国与南亚地区的陆路经贸通道。

  一次强大的“正向冲击”

  带动形成万亿级川藏铁路产业带

  “过去一段时间,大家都在思考: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甘孜、阿坝如何融入?”曾洪萍说,川藏铁路或许就是答案之一。在她眼中,川藏铁路的开建,对于川西北地区特别是甘孜的经济社会发展有着不可估量的意义。

  川藏铁路结束了甘孜没有铁路的历史。“火车一响,黄金万两”。“货畅其流”将带来川西北农特产品销售半径的变化、游客涌入的变化,能够快速拉动经济增长和农牧民增收致富。

  放眼更大的区域格局,西南财经大学教授、西财智库首席执行官、省决咨委委员汤继强认为,川藏铁路建设有利于川藏之间深度融合发展,也将促进东、中、西部产业协同发展。

  站在产业带动的角度,汤继强认为,川藏铁路在规划、建设、运营的每个阶段都能够带动一大批产业,提供远超工程本身的空间。他预计,川藏铁路的建设运营将带动形成万亿级的川藏铁路产业带。“对于川藏乃至整个西南地区而言就是一次强大的‘正向冲击’。”

  除了经济效益外,盛毅认为,川藏铁路还具有良好的社会、科技效益。一方面,川藏铁路的建设能够取得增加就业、提升沿线地区医疗教育水平等良好社会效益。另一方面,攻克川藏铁路技术难题的过程,往往也是重大科研创新的过程,而多学科领域的交叉融合往往能带来意想不到的重大发现和发明。(记者 徐莉莎 王眉灵 宁宁)

责任编辑:徐梦帆
01007020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5658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