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小微企业当成唐僧肉,这些黑中介太可恶

2020-12-25 09:57

  自称为商业银行第三方贷款服务平台,3个月成交客户约600人。但在收取大量服务费、担保金、定金、资料包装费等费用后,却直接跑路了

  “如果公安机关没有接触过类似情况,可能接到案子就觉得不是诈骗,只是合同纠纷。”

  ·《瞭望》新闻周刊记者 胡旭 王井怀

  “贷不到款怎么办?找中介啊。”对于不少小微企业主和个体工商户来说,这是他们时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

  融资中介不是新生事物。一方面,商业银行对小微企业的服务触角有限,需要第三方市场渠道的助力;另一方面,对于那些不熟悉银行贷款流程,或无法制定科学合理融资方案的小微企业贷款人而言,可靠的助贷服务可以帮助他们便捷高效地获得适合自己的资金。

  因此,不管是对银行还是对于贷款人而言,融资中介都有其独特作用。然而,《瞭望》新闻周刊记者不久前走访成都、北京、深圳等地了解到,一些游走于灰色地带的黑心融资中介,利用企业对资金的渴求心理,打着能帮助融资的旗号行欺骗之实,让不少小微企业上当。

巧立名目乱收费 程硕图/本刊

  手段一:“助贷帮手”竟是“骗子公司”

  近段时间,不少小微企业主到位于成都市中心的西御河派出所报案,他们都曾是成都优联易迅金融外包服务公司的客户。该公司自称为商业银行第三方贷款服务平台,但在收取大量服务费、担保金、定金、资料包装费等费用后,却直接跑路了。

  一位受害企业主介绍,该公司在营业期间打着“战疫贷”的名号,以月息低至2.8厘先息后本的5年期无抵押物贷款为诱饵,收取贷款金额3%~5%不等的费用,承诺10个工作日放款,否则退费。

  然而,不少小微企业主在交费之后迟迟拿不到贷款,公司以各种借口一拖再拖。更令人没想到的是,这家7月初开门营业的公司,竟然在9月底失联了。

  据受害企业主描述,该公司在3个月内成交客户约600人,目前有180多人报案,涉案金额400多万元。该公司还曾找人蹲守原营业场所,以帮助客户退款为由骗取客户合同,诱导受害者签下谅解书,降低客户报案率。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除了这家公司,还有四川启汇泰鑫、四川嘉裕捷程、成都智涵溪和等数家融资中介公司,因为类似原因被投诉。

  手段二:借“共享办公”造“黑贷窝点”

  作为商业银行和小贷公司等的获客渠道,融资中介的组织模式主要是聘用贷款经理。但今年以来,一种新的“贷款独立经纪人”模式快速涌现。

  所谓“贷款独立经纪人”模式,就是平台公司以共享办公的形式为从事贷款中介的业务员提供工位,业务员只需每月缴纳1000元左右的工位费,就可以使用平台资源招揽客户,并获得比聘用模式更高的提成。平台与业务员之间没有劳务合同,只有租赁合同。

  一位接触过该类经纪人的小微企业主告诉记者,“贷款独立经纪人”是以平台的名义接触客户,但单子谈成之后的后续服务是由另外的公司提供。

  有业内人士分析,这种“贷款独立经纪人”表面上是平台模式创新、业务员抱团取暖,实际上是陷入困境的融资中介公司压缩管理成本、剥离经营风险的举措,游走在灰色地带,其中潜藏多重风险。

  具体来说,这种模式以共享办公的方式给没有经营资质的业务员个人披上了正规合法的外衣,但如果借贷人与“贷款独立经纪人”发生纠纷,后者一旦“跑路”,监管部门又难以对平台公司追责,致使借贷人利益受损。

  “某种程度上,这就是‘贷款串串’的窝点。”上述人士说,“贷款串串”是四川人对融资中介领域一类特殊人群的说法,他们或为缺乏担保手段的客户提供地下高息贷款,或利用不法手段帮助客户从银行骗取贷款,其行为往往会扰乱金融市场。

  手段三:借口“挂牌融资”挖“帮扶陷阱”

  去年,普力海达科技有限公司负责人刘仁普接到一家名为中联双创(北京)企业咨询服务有限公司的电话。

  “对方称有资质为小微企业提供双创板挂牌服务。”刘仁普说,双创板全称为中国青年创新创业板,由共青团中央与中国证券业协会联合发起。

  普力海达科技有限公司是几位退休工程师创办的企业,有核心技术。刘仁普前去参会,对方承诺挂牌成功后企业可以得到各级政府的补贴和中联双创的资金支持,共计约五六十万元。对方称,普力海达科技有限公司完全符合双创板挂牌条件,愿意协助企业完成双创板挂牌,并保证如果挂牌不成可以退钱,刘仁普便交了1万多元的定金。

  但不久之后,刘仁普了解到,双创板挂牌对企业负责人有年龄小于40岁的限制,自己已经70多岁,全体员工没有人小于65岁,显然不符合要求。

  但当刘仁普索要定金时,对方以“你怎么知道我办不成”为由拒绝退款。经查,该公司根本没有组织挂牌的资质,出示的授权书连同授权书上的公章都是伪造的。直到现在,刘仁普的企业既没有挂牌成功,也没有要回退款。

  手段四:“孵化基地”暗藏“挖坑设局”

  2019年4月下旬,正在重庆出差的深圳光绘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梁鹏远接到一个陌生电话,对方自称是深圳“大唐孵化基地”的工作人员,正在遴选优质项目进行投资,请他携带商业计划书参加5月初的路演。

  成立不久的深圳市光绘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工业软件与智能制造企业,当时,企业正面临两三百万元的资金缺口。梁鹏远听到这个消息后,匆忙于路演前一日晚上飞回深圳。

  次日在会议现场,会议组宣称央企大唐电信有40亿元中小企业扶持基金要投资给小微企业,条件是必须入驻孵化基地,需要交5.8万元经办费用,如果审核不通过就全额退款。梁鹏远向考评官展示商业计划书,只简单介绍了三五分钟情况后,对方就说:“通过了。”

  去年6月至8月,梁鹏远又参加了几次微信群里的线上路演(对项目语音介绍几分钟)。但到9月时,梁鹏远发现微信上的基地工作人员都已离职。

  梁鹏远与几个参会企业沟通后,发现了更多疑点。比如大唐孵化基地的工商注册地找不到人,活动地点并非注册地。此后,报案企业越来越多,基地的员工也在告基地欠薪。去年11月,该“大唐孵化基地”已人去楼空。到2020年2月,收款公司华创(深圳)企业咨询服务有限公司也注销了。

  记者了解到,在“大唐孵化基地”受骗的企业至少有100家,每家受骗约四五万元。截至目前,这起案件已经立案,但后续侦查进展缓慢。

  灰色地带监管难度大

  四川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贺立龙说,当前监管机构对融资中介行业的规范比较少。从实践来看,该行业发生纠纷和风险的概率不低,但公安机关进行查处的成本较高、难度较大,小微企业维权困难。

  对于“挂牌融资”和“孵化基地”等骗局,律师张冬光认为,这些中介机构的行为具备一些诈骗的特征,但是隐藏得比较深。

  “其中一些套路利用了政策和执法方面的漏洞。如果公安机关没有接触过类似情况,可能接到案子就觉得不是诈骗,只是合同纠纷。”张冬光说,资本市场纷繁复杂,即使金融人士也不敢一上来就说这是个骗局。

  专家指出,一方面,对融资中介行业需要投入更多监管资源、制定相应行业规范;另一方面,各类金融机构也要进一步加强对小微企业的产品开发和宣传引导,用便捷精细的融资产品和服务让黑心融资中介没有生存空间。

责任编辑:蒋燕
0100702000100000000000000111130711269036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