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社@四川|“80后”夫妻的“探蛙”人生

2021-01-21 22:28

  “时不我待,只争朝夕!”这是我国著名动物学家费梁、叶昌媛夫妇对自我的要求。

  今年84岁的费梁与82岁的叶昌媛,同是中国科学院成都生物研究所两栖爬行动物研究室研究员,从事两栖动物研究整整60年。

  因为工作性质的要求,夫妇二人经常需要到野外工作,一走大半年是常态。几十年来,他们踏遍了祖国的大江南北。中科院成都生物研究所标本馆内的11.7万号标本中,费梁参与采集和整理的标本有近一半 。

  20世纪90年代,费梁、叶昌媛夫妇二人先后退休。但担负着重要科研任务的二人退休后依然坚持工作。在一间不足20平方米的办公室内,夫妇二人一干又是20多年,一部又一部重要学术著作在这里诞生。

  60年来,费梁、叶昌媛夫妇累计发表论文近200篇,出版专著28部,专著、论文总字数多达1366万字,附图1.5万余幅。发现新物种72个,建立新属24个、新族15个、新亚科6个、新科1个……由费梁、叶昌媛夫妇牵头的“中国两栖动物系统学研究”项目团队首次完成了国家级两栖动物物种编目。

  2016年,费梁、叶昌媛夫妇编写的长达1040页、约两百万字的英文专著《Amphibians of China(中国两栖动物)》(上卷)正式出版。今年,该书中卷已完成初稿,将向出版社交稿。夫妇二人计划再用三四年完成该书下卷的写作。“中国的两栖动物学研究必须与国际接轨,我们积累了一辈子,现在正是出成果的时候,必须争分夺秒地工作。”费梁说。

  1月14日,费梁在展示老资料。新华社记者 刘坤 摄

  1月15日,叶昌媛在办公室内工作。新华社记者 刘坤 摄

  1月14日,费梁、叶昌媛(右)夫妇在工作中。新华社记者 刘坤 摄

  1月15日,叶昌媛在办公室工作。新华社记者 刘坤 摄

  1月14日,费梁(左)、叶昌媛夫妇在办公室观察标本。新华社记者 刘坤 摄

  1月14日晚,叶昌媛(右)在办公室吃自带的晚饭,费梁在一旁继续工作。新华社记者 刘坤 摄

  1月15日,费梁在办公室内观察蛙类骨骼标本。新华社记者 刘坤 摄

  1月14日,费梁在办公室内对显微镜下的标本图片进行处理。新华社记者 胥冰洁 摄

  1月15日,费梁在中科院成都生物研究所两栖爬行动物标本馆内查看标本。新华社记者 刘坤 摄

  1月15日,费梁(右)在中科院成都生物研究所标本观察室与学生交流。新华社记者 刘坤 摄

  这是费梁、叶昌媛展示的峨眉林蛙手绘形态图(1月20日摄)。该物种是1992年他们在四川发现的。新华社记者 刘坤 摄

  1981年,费梁在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越西县考察(资料照片)。新华社发

  1994年,费梁(右)、叶昌媛夫妇在四川省峨眉山考察(资料照片)。新华社发

  1980年,费梁(右)、叶昌媛夫妇在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考察(资料照片)。新华社发

  1月15日,费梁在办公室内进行蛙类解剖。新华社记者 刘坤 摄

  1月14日,费梁在电脑上查看、校对书稿。新华社记者 刘坤 摄

  1月15日,叶昌媛在办公室工作。新华社记者 刘坤 摄

  1月14日,费梁在办公室观察标本。新华社记者 胥冰洁 摄

  1月14日,费梁在办公室内进行蛙类骨骼研究。新华社记者 刘坤 摄

  20世纪60年代费梁(左)、叶昌媛夫妇合影(资料照片)。新华社发

  2015年1月9日,费梁(左)、叶昌媛夫妇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参加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资料照片)。新华社发

  1月14日,费梁(左)、叶昌媛夫妇走出中科院成都生物研究所科研楼。新华社记者 刘坤 摄

  1月14日,费梁(左)将晚饭递给叶昌媛。费梁、叶昌媛夫妇几乎每天晚饭都在办公室吃,以此节约时间,延长工作时间。新华社记者 刘坤 摄

  1月14日,费梁在办公室内准备观察标本。新华社记者 胥冰洁 摄

  1月15日,费梁(左)、叶昌媛夫妇走进中科院成都生物研究所科研楼。新华社记者 刘坤 摄

  1月14日,费梁在办公室内翻阅资料。新华社记者 胥冰洁摄

责任编辑:徐梦帆
01007020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70106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