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进脱贫攻坚迈向乡村振兴 四川省明晰路线图

2021-02-03 12:59

  1月21日,泸州古蔺县马蹄镇纳盘村15组村民把甜橙装车,准备运输出村。牟科摄(视觉四川)

  1月22日,广元市朝天区曾家镇毛坝村,寒风凛冽,但也抵挡不住村民分红的喜悦。

  2019年,该村成立专业合作社,引进企业投资,发展中药材产业和养殖业。当天,村里为108户村民发放资金20余万元。“期待以后越来越多!”数着到手的3000元分红,村民刘兴广开始憧憬未来。

  “十四五”时期,接续推进脱贫攻坚迈向乡村振兴的路线图明确:优先发展农业农村,全面推进乡村振兴,加快农业农村现代化。聚焦我省农业农村现代化建设新征程,记者走基层听民声、访厅局找答案。

  产业怎么抓

  聚焦“川字号”优势特色产业,以现代农业园区建设为载体

  “推进乡村振兴,产业振兴是基础。”展望“十四五”,省委农办相关负责人说,没有产业兴旺,乡村振兴就是“空中楼阁”。

  保障粮食安全是首位。各农业大县勾勒的“十四五”蓝图,均把提高重要农产品供给保障水平放在重要位置。

  作为我省重要粮油生产基地,成都崇州市已经定下“小目标”:今后五年粮食种植面积和产量只增不减。市农业农村局局长罗加勇介绍,将从三方面谋划:从高标准农田建设入手,提高单位面积产量;压实乡镇的耕地保护和粮食生产责任,确保“良田粮用”;积极推广良种良法,提高种粮的科技含量。

  建好田、用好种,还要有人种。在彭州市农业农村局局长李世彬看来,要通过综合施策,让“种粮的人能挣钱”。当地将优化“菜-稻-菜”模式,继续落实各项惠农补贴,提高种粮积极性。

  除了川粮(油),川猪(家禽)、川茶、川药、川竹等“川字号”优势特色产业,也被作为乡村产业振兴的着力点。加快建设现代农业“10+3”产业体系,要以现代农业园区建设为载体。

  过去三年,南充市南部县通过现代农业园区建成25万亩晚熟柑橘产业园,带动园区人均农业增收千元以上。“下一步将聚焦建基地、育产业、创品牌、拓市场,推动晚熟柑橘等当地特色产业再上新台阶。”南部县县长尹成平表示。

  建好现代农业园区,还要促进要素融合。地处川南丘区的内江隆昌市,近年来通过农旅融合,在现代农业园区内按照“田里稻渔、土里柑橘、坡体生态绿化”的立体空间布局,将园区变景区、田园变公园,提高农业附加值。“稻渔综合种养确实提高了土地效益,亩均产值可达15000元,亩均增收3800元。”当地隆龙稻虾专合社负责人刘小龙说。

  隆昌市农业农村局局长钟辉表示,将强化与成渝现代高效特色农业带、现代农业高新技术产业示范区对接力度,“搭上国家战略的快车,进一步推进‘鱼米之乡’和内江黑猪产业园区建设。”

  1月30日,蒲江县西来镇铁牛村,村民在画卷般的新村中漫步。祝纯健摄(视觉四川)

  乡村怎么建

  推进宜居乡村建设,人居环境和乡风文明同步提升

  冬日的达州市通川区安云乡南鹰村,黄墙灰瓦的川东民居掩映在大巴山深处,房前屋后是果树菜园,一片静谧景象。

  “95后”姑娘、南鹰村人尹俊苏是村党支部书记,大学毕业后选择返乡工作,带领村民改善生活空间,打造微田园,发展水果、蔬菜种植基地。“乡村不仅要美,还要更文明。”尹俊苏说,今后要把提升乡风文明作为重点。

  把“规划图”变成“施工图”,各地思路逐步清晰。

  “要继续出重拳。”李世彬说,彭州将守护好“川西林盘”这一川西农村独有的村落形态,同时推动农村人居环境整治,做好“厕所革命”、农村生活污水治理和垃圾处理,让宜居乡村名副其实。

  还要出长拳。在农村生态环境建设领域,隆昌市将完善监督执法机制,把“十年禁渔令”落到实处,让母亲河“活起来”。

  作为畜牧大县和柑橘大县,眉山市青神县把目光锁定在畜禽粪污和废旧农膜的资源化利用上。“不仅能变废为宝,还能保护农村的生态环境。”青神县农业农村局局长饶舜表示,当地将同步配套农村生活污水处理和垃圾处理设施,建立农村厕所的长效管护机制,确保人居环境整治成效“稳得住,不反弹”。

  1月28日,南充市蓬安县睦坝镇武胜村村民在地里育玉米苗。刘永红摄(视觉四川)

  改革怎么推

  激活“人、地、钱”三要素,让农民的钱袋子鼓起来

  1月21日,南部县八尔湖镇纯阳山村集体经济组织获得了“身份证”——集体经济组织证书。有了这张“身份证”,意味着纯阳山村集体经济组织获得了市场主体资格,进一步打开了盘活集体资产、促农增收的新途径。

  激活“人、地、钱”三要素,是农业农村改革的关键命题。“十四五”期间,这个命题如何谋篇布局?

  “首先要深化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创新发展新型农村集体经济。”省农业农村厅相关负责人透露,目前我省已基本完成集体资产清产核资工作,全省将于2021年基本完成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试点任务,下一步将通过经营性资产股份合作制改革等,推动资源变资产、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东。

  如何实现资源变资产?随着我省推进乡镇行政区划和村级建制调整改革,一方面乡镇和行政村数量完成“瘦身”,另一方面村集体资产也随之增加。“明晰产权后,要把发展村级集体经济与农村承包地、宅基地和集体资产资源‘三权分置’改革等结合起来,不断激活沉睡的资产。”省农业农村厅相关负责人表示。

  绵阳游仙区是“瘦身”最明显的县(市、区)之一,改革后,该区行政村数量由222个减少至112个,各村集体资产“块头”明显增加。“盘活村集体资产是做好改革‘后半篇’文章的应有之义。”游仙区农业农村局局长吴先强说,接下来要让合并后的村集体资产变出更多“花样”。

  也有区(县)瞄准了更广的领域。对于曾经的贫困县来说,脱贫攻坚为当地带来了大量的扶贫资产,如扶贫车间、养殖基地等。“这些扶贫资产是实现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同乡村振兴有效衔接的源头活水。”南部县农业农村局相关负责人介绍,当地将依靠这些扶贫资产,因地制宜发展特色产业、服务经济等多种新型集体经济发展模式。

  “改革的目的是让村民的钱袋子鼓起来。”省委农办相关负责人表示,还要吸引各类人才投身乡村建设,提高土地出让收益用于“三农”发展比例,引导金融资源、社会资本更多流向农业农村。(记者 史晓露)

责任编辑:蒋燕
0100702000100000000000000111130711270587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