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社@四川|雅砻江边全阁村:桥通了、车来了!

2021-02-08 10:43

  新华社成都2月7日电 题:雅砻江边全阁村:桥通了、车来了!

  新华社记者吴光于

  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冕宁县里庄镇全阁村村民走在横跨雅砻江的铁索桥上(1月13日摄,无人机照片)。这条用了40多年的铁索桥很少有人再走了,但村里一直向县里申请保留它。“这是脱贫攻坚最好的见证和纪念。”全阁村党支部书记胡晓华说。

  这个春节,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冕宁县里庄镇全阁村村民彭光胜终于不用再划船过江走亲戚了。2020年10月,一座全长226米、宽约5米的跨江大桥结束了村庄不通车的历史。

  全阁村位于大凉山腹地,“镶嵌”在海拔1500米到2000米之间的悬崖绝壁上,雅砻江从下面呼啸而过。

  这是1月13日拍摄的坐落于雅砻江畔悬崖绝壁上的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冕宁县里庄镇全阁村和长226米、宽约5米的跨雅砻江大桥。

  雅砻江峡谷气候温和,盛产地瓜、青椒、枇杷和魔芋,夏季山林里还有鲜美的野生菌,人们祖祖辈辈养蚕,可是过去,满山的宝贝都被江水挡住了销路。

  村民出村,要沿着将近70度的羊肠小道走到江畔,再划船渡江。江水凶猛,稍不留神,辛苦种的粮食、喂的猪就打了水漂。

  1976年,一条铁索桥飞跨峡谷两岸。但每逢夏季,洪水上涨,铁索桥被淹没,没有人敢去划船,村子便成了“孤岛”。

  2017年11月5日,在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冕宁县里庄镇全阁村硬化路面施工现场,人们先在雅砻江上架起一条溜索,把工程车大卸数块,一块块通过溜索运到江对岸。这是工程车被拆卸后运过雅砻江的过程(拼版照片)。

  “过去建房用的空心砖,江对岸一块卖2元钱,用船运过来,再用人背马驮,运到最偏远的四组,要11块钱。”回忆起过去的苦,彭光胜直摇头。

  2012年,冕宁县从并不宽裕的财政中挤出200万元资金,为全阁村修路。消息传来,村里炸开了锅:“这么陡的山,路要咋个修出来啊?”好奇的村民三天两头地站在山坡上看。

  这是1月13日拍摄的坐落于雅砻江畔悬崖绝壁上的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冕宁县里庄镇全阁村和通村路(无人机照片)。

  绝壁上的岩石无比坚硬,工人们只能先在石头上打孔,再装上炸药,一点一点炸出路基。每个工人身上都系着一根安全绳,休息时只能蹲在原地。起初岩壁上只能容下双脚站立,一米一米地炸,一寸一寸地凿,最终拓出了3米宽的路基……就这样,从山脚到半山腰,总共10.5公里的路,整整修了两年。

  虽然有了路,却坑坑洼洼,仍是颠簸难行。2017年,村里盼来了硬化路面的资金。

  这是1月13日拍摄的坐落于雅砻江畔悬崖绝壁上的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冕宁县里庄镇全阁村的通村路(无人机照片)。

  施工方先用小船把水泥等材料运到江对岸,但几吨重的施工工程车如何运过江?最后想出了个绝妙的主意——先在雅砻江上架起溜索,把工程车大卸三块,一块一块用溜索运到江对岸……时至今日,村民忘不了工程车重新组装好后,在村里轰响启动的那一瞬,这可是机动车“开天辟地”第一次进村。

  一年后,一条平整的硬化路出现在悬崖峭壁间。竣工那天,村里杀了一头猪,兴高采烈的村民载歌载舞。

  “什么时候能有座真正的桥,能让汽车顺顺利利开进村里来呢?”村民的新期盼很快“落地”——2019年,跨江大桥动工了。2020年10月,一座226米长、约5米宽的跨江大桥正式通车。如今,村民们在田间地头,就能把地瓜、青椒、花椒卖给开车跨江而来的商贩了。

  这是1月13日拍摄的坐落于雅砻江畔悬崖绝壁上的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冕宁县里庄镇全阁村的通村路(无人机照片)。

  那条用了40多年的晃晃悠悠的铁索桥很少有人再走了,但村里一直向县里申请保留它。“这是脱贫攻坚最好的见证和纪念。”全阁村党支部书记胡晓华说。

  通村路、通组路、入户路……今天的大凉山,变化天翻地覆。精准扶贫让凉山州51万人告别绝对贫困,越来越多的老乡告别了溜索、吊桥,告别了祖辈被贫困紧紧绑缚的命运,踏上坦途走向新生。(完)

责任编辑:蒋燕
010070200010000000000000011113071127079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