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鸟”羽翼丰 飞向新起点——成都天府国际机场航站区建设记

2021-03-31 09:54

  历经3年零10个月,上百万人次昼夜奋战,2021年3月30日,成都天府国际机场航站区正式竣工。31日零时,放置在成都天府国际机场T2航站楼22号门前的倒计时牌停止跳动,静止在“距离天府机场航站区竣工验收0天0时0分0秒”页面。

  随着计时指针归零,一个新的时刻到来:作为机场核心的航站区“羽翼”已丰,中国西部最大的机场朝着“展翅”发起冲刺。项目投运后,成都将成为中国大陆第三个拥有两座国际枢纽机场的城市,加速构建四川融入新发展格局的快速通道,为建设中国经济“第四极”提供重要支撑。

  全国首创“手拉手”构型航站楼、全程可刷脸出行的智能乘机体验、全球首个时速350公里高铁下穿航站楼大厅……穿行在航站区,诸多即将呈现的场景令人期待。

  俯瞰成都东部新区,这片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的核心区域,“驮日神鸟”全新亮相,即将振翅翱翔。

  航站楼“手拉手”

  设计考量舒适高效

  一对“神鸟”牵着手,将一轮红日围在中央……天府国际机场的航站楼造型,已为公众熟知。不过,与规划图上一身洁白羽毛不同,实景呈现的航站楼身披铁甲,阳光下折射出金属光芒,科技感十足。

  缘何采用“手拉手”构型?每谈及此,成都天府国际机场设计总负责人、中国建筑西南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总建筑师邱小勇总是津津乐道。“机场规划设计中,航站楼构型设计是重要环节。”邱小勇介绍,进行了几十种方案构型的比选后,设计师们最终选择“手拉手”构型,探索两个规模适中的单元式航站楼靠近后,如何解决因吞吐量大而带来的旅客在航站楼内步行远的问题。

  如今,构想已变为现实。无论在T1或T2航站楼大厅,距最远登机口直线距离为700米。这意味着,过了安检,乘客到达任一登机口,步行时间不会超过5分钟。这样的特殊构型,也让靠近廊桥的近机位数达97个,在国内同体量机场中居前列。

  “航站区是乘客感受最直观的区域。”机场建设指挥部航站区工程部副总经理于幼菡说,天府国际机场本期建设满足年旅客吞吐量6000万人次需求,如何提高乘机舒适感、提高值乘机效率,是航站区规划建设之初的首位考量。

  航站区内部流程、系统设置,处处体现舒适、高效。乘坐高铁、地铁等公共交通到机场,到达站厅即可自助办理值机、行李托运,“甩手”进航站楼;到达航站楼后,从值机到登机,可全程自助办理……

  行走航站区,两座航站楼外部造型大同小异,但内部设施、设备的配备有很多不同。比如,T1航站楼有24个自助值机柜台,T2航站楼有40个自助值机柜台。这是因为,T2航线主要飞国内,相较T1国际国内混流,更方便自助办理。

  如何有效合理布设这些设施设备?依据来自于智能系统测算。在招标设计外,机场建设指挥部引入第三方咨询服务公司,对照国际航空运输协会服务标准,采用专业分析软件,对设计方案进行复核,并优化完善。

  机场建设指挥部规划设计部工程师王冠懿记得,仅道面系统的运行流程,咨询服务公司就拿出100多个方案,推演了10多种情况下的不同应对,以便让运行更高效,资源分配更合理。

  巨人脚下踩鸡蛋

  建设创新又好又快

  2017年,T2航站楼打下第一根桩基。中国华西成都天府国际机场T2航站楼项目部副经理张文宇没想到,建机场,居然要先建高铁。参与过成都双流国际机场、重庆江北国际机场建设的张文宇,第一次遇到这种“棘手”事。

  这是条时速350公里的高铁,运行时将不减速斜穿过T2航站楼。这种“高铁追飞机”的设计,在全球是首例,没有现成的解决办法和案例。其“棘手”处在于,T2航站楼自重达14万吨,高铁从下面呼啸而过引起的环境震动,势必对航站楼产生一定影响,犹如“巨人脚下踩鸡蛋”。如何让“鸡蛋”支撑住“巨人”且不震动?

  华西集团技术团队联合重庆大学、中铁二院等,进行一系列技术攻关,创新研发现浇叠合拱形厚重顶板支模体系施工技术,通过设置694个减振基础,将航站楼大厅10多万吨的结构荷载传至高铁隧道弧形顶板上,达到隔振和减振效果。

  建设,不仅技术创新,还要手段创新。从2017年5月开建,到2021年3月竣工验收,建成拥有71万平方米航站楼、56万平方米综合换乘中心的天府国际机场航站区,用时仅3年零10个月。这样大的体量、这样快的速度,国内外绝无仅有。其间,还经历了特大暴雨、新冠肺炎疫情等突发事件影响。

  对于天府国际机场这样一项世纪工程来说,建品质工程才是目标。在于幼菡看来,全程采用BIM技术是实现又快又好的关键之一。

  天府国际机场航站区建设,是一个系统性工程,涉及的专业多,除了土建,还有安装、装饰等。如果采用传统的二维图纸做设计、施工,效率将非常低下。原本多用于展示的BIM技术,在天府国际机场的设计阶段就得到了应用,并延续贯穿到施工和运维全过程。

  “每个项目通过BIM建模,然后合模,在电脑上可直观看到管线、结构是否有碰撞、层高是否合理等,施工前就解决了很多碰撞点。”于幼菡说,由于把痛点“消化”在设计图纸阶段,极大地提高了施工效率,也减少了拆改量。

  采用BIM技术,部分结构件可以“定尺加工”。走进T1航站楼内部,以米白色和卡其色为主的装饰装修风格让人眼前一亮,而羽毛形状的吊顶更是引人注目。由于吊顶形态为异形的双曲面,T1航站楼近3万平方米的羽毛吊顶,每一块的尺寸都不同,而早在安装程序进行前,每一块吊顶的具体尺寸,已通过BIM技术测算并固定,交由生产厂家进行定制,缩短了后续时间。

  “传统的天花吊顶施工方法,需要搭设满堂脚手架施工平台,施工周期长,占地面积大,对地面施工影响较大。”中建八局T1航站楼项目总工程师石鹏介绍,采用BIM技术,项目改变了传统施工方法,通过高空逆作施工平台搭设,单元模块化的组拼等,在安装吊顶的同时,同步进行地面石材、墙面竹木纹铝板等施工,航站楼内部装饰装修进度整体向前推进。

  开航投运倒计时

  航空产业蓄势待发

  3月29日,通行在天府国际机场建设指挥部、航站楼,不时可看到“百日攻坚”的倒计时牌。机场各保障单位紧盯竣工验收、综合演练、使用许可审查等重要节点,系统推进工程建设和运营筹备各项工作,确保天府国际机场在今年6月30日前开航投运。

  以天府国际机场为中心,周边22平方公里已焕然一新:一座座高楼大厦鳞次栉比,园区、路边花径正在绿化施工,宽阔的道路四通八达,车辆来来往往;川航、国航、东航、祥鹏等基地航空公司的基地项目正紧锣密鼓地进行收尾建设,准备与天府国际机场同步投用;紧邻国际货站中心,京东、天猫、顺丰等已展开布局。

  天府国际机场开建之时,同步规划建设的成都天府国际空港新城已初具模样。成都天府国际空港新城管委会相关负责人介绍,立足“全球新枢纽经济领航者”的产业定位,空港新城大力发展航空制造产业、临空现代服务业、临空新经济产业三大主导产业,自规划建设以来,已签约及注册项目总投资上千亿元,其中不乏中国电信西部大数据中心、万国数据大数据中心、中国民用航空飞行学院天府校区等投资超百亿元的重大项目。

  位于空港新城内,规划面积138.9平方公里的成都高新航空经济区,以天府国际机场为核心,定位为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国家级国际航空经济示范区,包括航空智能智造园、航空科创产业园、航空枢纽经济园三个组成板块,将以枢纽驱动、产城融合、创新引领,实现航空产业高端要素聚集。目前,普洛斯、中远海空运、安博、顺丰等项目已落户,标准厂房开工进场,中国民航飞行学院天府校区开工建设,航空产业生态圈逐渐成型。

  空港新城地处成渝发展主轴核心位置,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中占据天然区位优势。

  围绕天府国际机场,成都天府国际机场高速、成宜高速、成资渝高速等高速大通道已建成通车,快速连接成都都市圈、成都平原经济区与川南经济区;从机场穿过的成自高铁,与自宜、成达万、渝昆等时速350公里高铁同步,正加快建设步伐。它们将互相衔接,形成四通八达的高铁网,与天府国际机场同频共振,共同构建起畅达的综合交通,高效连接四川、连通“双圈”,为快速发展提供强劲支撑。

  “神鸟”展翅,新航迹令人期盼!(记者 王眉灵 张明海)

责任编辑:李婷玉
01007020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72765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