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社@四川|追熊猫的人

2021-04-09 10:51

  ·《新华每日电讯》记者 余里

 

  “以前我以为这份工作就是天天看大熊猫,没事儿上山转一转,结果根本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几乎每个月都要扎在深山老林里追寻大熊猫的足迹,研究粪便。”今年39岁的石旭,是大熊猫国家公园栗子坪片区的大熊猫监测巡护队队长。

  ↑1月12日,在栗子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公益海保护站,石旭(右)与队友调试无线电监测信号接收机。照片均为新华社记者 胥冰洁 摄

  在来到栗子坪之前,石旭是一名辅警。“2007年,大熊猫‘泸欣’在栗子坪放归,我负责安保和执勤。在这之前,我从来不知道石棉县还有自然保护区和大熊猫。”石旭说。

  栗子坪片区位于大熊猫国家公园雅安市石棉县境内,是以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大熊猫及其栖息环境为主要保护对象的保护片区。区内自然环境条件复杂多样,珍稀濒危野生动物、植物种类繁多,被国内外专家誉为“珍稀濒危物种基因库”。

  ↑1月12日,在栗子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石旭(前)与队友一同巡护。

  作为全国首个最大的大熊猫野化放归基地,栗子坪片区先后完成了“泸欣”“淘淘”“张想”等9只大熊猫的放归和监测任务。调研数据显示,除了成功放归的9只大熊猫外,生活在栗子坪片区的野生大熊猫共有24只。

  2012年,石旭加入栗子坪片区的大熊猫监测巡护队。刚工作时,石旭发现这份工作“和想象中不太一样”,“背着锅碗瓢盆进山,到了夜里搭上帐篷,吃住都在山里,没有手机信号,感觉自己与世隔绝。”作为一名野外巡护员,石旭常常和家里“失联”,十天半个月杳无音信。

  ↑1月12日,在栗子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石旭在巡护途中。

  “有时候,一个人在山里沉默地连续走上十多天,除了自己的脚步声和四下的虫鸣鸟叫,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随着监测巡护队伍日益壮大起来,新来的也都是年轻人,他才开始慢慢习惯,也开始体会到这份工作带来的不一样乐趣。

  “我运气很好,刚来栗子坪工作就赶上了大熊猫‘淘淘’的放归。”对石旭而言,感情最特殊的大熊猫就是“淘淘”。“它才两岁就要自己独自面对野外的生活。”2012年10月,两岁的雄性大熊猫“淘淘”被放归在雅安石棉县栗子坪片区的麻麻地,石旭目送着它的背影渐渐消失在山林中,心里五味杂陈,既有不舍也有担忧。

  2013年4月的一天,大熊猫“淘淘”的项圈突然发出报警信号,让所有人都捏了一把汗。然而,经过多次尝试,“淘淘”GPS项圈的数据却一直无法下载。没等到天亮,石旭就带领队员们从公益海保护站出发,爬到2600米海拔左右的麻麻地,确定了“淘淘”的大概区域。

  ↑1月12日,在栗子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石旭在出发前调试GPS定位仪。

  队员们从栗子坪片区海拔2600米,一直地毯式搜索到3300米的山顶。当所有人都筋疲力尽时,在一处缓坡上,“淘淘”的项圈信号突然增强。石旭的精神也为之一振,继续走了一个多小时,终于在一棵直径达1.5米的大树附近,监测到了最强信号。

  “这棵树顶部有个直径半米的洞,大家都担心‘淘淘’会不会掉进了树洞里。”石旭说,后来把树砍了,结果发现里面什么都没有。直到第二天,石旭和队员们才找到“淘淘”自动脱落的项圈。

  在四周进行大熊猫活动痕迹的搜索后,石旭和队员们发现了“淘淘”的采食场。“这些活动痕迹说明‘淘淘’没有发生意外,虽然我没看到它,但只要它平安,我们就放心了。”

  ↑1月12日,在栗子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石旭与队友在巡护途中研究发现的动物足迹。

  2017年的一次日常监测中,石旭在栗子坪片区海拔3000多米的一处山脊上,终于再次偶遇了让他牵挂的“淘淘”,并完成了回捕任务。

  “当时,大熊猫躲到树上去了,我们等兽医来了,凭借它皮下的ID身份芯片,确认了这只大熊猫就是放归5年的‘淘淘’。”在完成对大熊猫“淘淘”的体检、重新安装项圈后,石旭等人完成了回捕任务,目送“淘淘”再一次走进山林。

  “下一次相遇,又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了。”石旭有些感慨,工作9年的他,已经从野生动物保护的门外汉,成了四川林业队伍中坚力量中的一员。

  石棉县的野生大熊猫属于小相岭种群,主要分布在大熊猫国家公园栗子坪片区内。由于种群基数小,加之栖息地高度破碎化,该种群面临着极大的区域性灭绝风险。

  “我们最大的愿望,是能监测到放归的大熊猫在栗子坪片区繁衍后代。”石旭说,这代表着放归大熊猫彻底适应了栗子坪的野生环境,也意味着小相岭山系的野生大熊猫种群不会面临灭绝的风险。

  ↑1月12日,在栗子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石旭(前)与队友一同巡护。

  栗子坪片区拥有良好的生态环境,除了大熊猫,还有大量野生动物生活在这里,“我们在野外布设的红外相机,不止一次拍到过金猫、毛冠鹿、黑熊、小熊猫等国家级野生保护动物。”石旭的语气里充满了成就感。

  除了监测野化放归大熊猫,石旭和队友们还肩负着片区内大熊猫伴生动物和植被的保护、救助工作,经常不得不面对原始森林里的各种危险。遭遇黑熊、野猪等凶猛的野生动物,对峙盗猎分子,严防森林火灾,都是他们工作的日常。

  石旭对工作任劳任怨,对家人却多有愧疚。“分给孩子的陪伴时间太少,不能经常在他身边。但儿子以我的工作为荣,每当他向同学们提起,自己的爸爸在做大熊猫保护工作,都特别自豪。”石旭笑了起来,“他的同学们都羡慕得很。”

责任编辑:蒋燕
0100702000100000000000000111130711273108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