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四川 > 正文
2021 08/30 10:32:54来源: 《瞭望》新闻周刊

瞭望丨不让判决文书成“法律白条”

2021-08-30 10:32    来源: 《瞭望》新闻周刊
字体:
分享到:

  《瞭望》新闻周刊记者 吴光于

  8月18日,成都市武侯区人民法院,代功在整理案件卷宗 张可凡摄

  ◇法官办的不仅是案件,更是一个个人生

  ◇“我一直告诉自己,只要有一线希望,就百分之两百去努力。”

  你眼里的法官是什么样的?

  也许是一身正气的铁面包公,也许是学贯中西的谦谦君子……但有这样一群法官,他们不穿法袍、不握法槌,常与风雨相伴,他们不开庭审案,但公平正义的实现却与他们的工作休戚相关。

  执行,事关司法公信力。不让裁判文书落为“法律白条”,这些执行法官重任在肩。

  近日,《瞭望》新闻周刊记者走近四川省成都市武侯区人民法院(下称“武侯法院”)一位从事执行工作27年、曾获四川省政法系统先进个人等荣誉称号的老法官,听他细数法院执行工作背后鲜为人知的事。

  飞速运转的执行“枢纽”

  早上9点,武侯法院一楼的执行大厅已是人声鼎沸。推开执行局副局长代功办公室的门,只见办公桌上高高垒起的卷宗后一头泛白的头发。

  他跨过地上的大摞文件走过来和记者握手,步子有些不稳。患痛风20多年,这种发作起来吹一丝风都会疼的顽疾常常折磨得他寝食难安。但只要没住院,他每天7点半都会雷打不动地坐进办公室。

  采访的两个小时,他的手机响了8次,座机响了5次,门被推开4次。

  “一会就去这几个房子张贴公告,给承租人做笔录。”

  “这个房管局解封的,今天要去,很急。”

  “这三个银行账户都是有钱的,全部扣回来,再冻结。”

  从这些语速极快的指令中,可以窥见执行局工作的日常。

  “实在抱歉,都是急事,其实今天还算清静。”他说。

  作为成都市主城区最繁忙的基层法院之一,2020年,武侯法院执行案件占比33.11%,执行局人均办案979件。

  执行的内容五花八门,标的物更是让人眼花缭乱。“扣押大型机械设备、查封厂房、腾退豪宅都不稀罕,20多年前我们还得去被执行人家里抱小猪、捉鸡鸭……”

  为提高办案效率,2019年武侯法院执行局成立执行指挥中心和执行事务中心,作为分管事务中心的副局长,代功是执行局当之无愧的“枢纽”。

  他指着电脑上一张密密麻麻的EXCEL表格告诉记者,立案次日,执行局必须完成案件录入。记者看到,就在采访的头一天,执行案件就立案350件。

  紧接着就要将案件分派给承办人,要根据案件的难易、类型搭配,还要结合不同承办人的特点。此外,网络查控,文书的制作、公开,卷宗的整理、归档,线索的调查、核实,以及查封、冻结、扣押财产都由事务中心负责。

  “都说执行局干的都是最累的活,我从没有见过谁能够对执行工作这么热爱,而且专办疑难杂症。”执行局法官刘翔是代功20多年的老同事,谈起他充满敬佩。

  办的不仅是案件,更是一个个人生

  办理的超过5000件案件中,代功至今对2007年的一个执行案件记忆犹新。

  一对经济拮据的老夫妻,唯一的儿子被人过失伤害致死,民事赔偿迟迟不能到位,只好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然而被执行人一直没有可供执行的财产,两位老人一趟一趟跑来求助法院。

  老人居住的龙泉驿区大面镇距当时的武侯法院执行局20公里,他们舍不得坐车,只能步行,凌晨就出发,边走边捡垃圾,到了法院就把捡来的垃圾藏在角落里,整理好衣服再去找法官。

  在那个查控手段还不够先进的年代,案件的赔偿款拖了很久才执行到位,老人落寞的身影多年来一直在代功心里挥之不去。

  “我一直告诉自己,只要有一线希望,就百分之两百去努力。”在代功看来,法官办的不仅是案件,更是一个个人生。公平正义要实现,就不能在这最后的临门一脚上掉链子。

  2014年,一批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件由成都中院指定武侯法院执行。但执行工作困难重重:被执行人的关联财产很多,通过法院的查控手段能找到的可供执行的财产却极少。被执行人在全国多地都涉嫌“非吸”,法律关系极为复杂。面对这样的烫手山芋,代功主动联系分布在全国的受害人,与30多家审理关联案件的法院建立联系渠道。经过近5年努力,债权人权益逐一兑现。

  刘翔记得,2015年代功因为痛风发作进了医院,痛得身体无法动弹,电话都拿不稳。即便如此,他依然挂念着手里的案子。他把手机放在枕头上,再把耳朵枕上去,就这样遥控指挥局里工作。他总说,执行工作一旦错过了时间,会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他的世界里,除了案子还是案子。

  一次,得知“人间蒸发”很久的被执行人周某在酒楼与朋友吃饭,代功立即带着几位年轻法官去找人。周某被逮个正着后,大发雷霆,指使身边的人把申请人的代理律师从车上拖下来殴打。正处在痛风发作期的代功见状上前劝阻,被周某一把推倒在地。就在周某转身逃跑之际,代功奋力追赶将他拦了下来。“你今天要是跑,就先把我放倒。”这件事在执行局流传很广,年轻人都敬代功是条硬汉。

  代功常说,执行工作干成什么样主要看责任心。一些案子虽然标的不大,却系着一家人的生活。曾有一位年过七旬的老人向刑满释放人员讨要拖了多年的赔偿,为了去做被执行人的工作,代功下班自己开车带着老人找对方谈,终于拿到赔偿款,老人握着代功的手老泪纵横。

  老法官的“制胜秘笈”

  执行,说到底是做人的工作。

  执行工作干了27年,代功有自己的一套心得——涉众的案子要找到核心问题和关键点,抓大放小;小案子要了解原被告双方的困难,要结合各自的需求,才能把案子办好,不留“后遗症”。

  “很多案件法律关系很简单,但要定分止争、案结事了并不简单。”他说。

  “打个比方,被执行人是企业,查封机器设备可不是贴个封条那么简单,要考虑到可能今天查封了,明天失业了的工人就来法院上访。再比如,被执行人名下就一套50平方米的房屋,全家6口挤在一起,一上来就强制腾退,把人逼急了去跳楼你该怎么办?”代功说,所有的复杂情况都是自己工作中遇到过的。

  武侯法院执行局90%都是“90后”,代功常跟年轻人强调,既要兼顾效率,也要避免生硬地执行。“一个好的执行法官,需要具备行为和语言的技巧,如果说服不了双方当事人,最后哪怕结案了,当事人不满意,也会引起投诉。”

  与当事人的沟通很考验法官水平。这些年代功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当事人是什么类型,几句话就能辨别出来。“掌握不同人的特征,要用他们的思维方式去换位思考。进入到一个语言环境中,才能把工作做好。”

  在代功看来,很多群众不能区分“执行难”和“执行不能”,把权利无法兑现统统归咎于法院的执行工作开展不力,执行法官需要花很大力气解释沟通。

  近年来,全国各级人民法院为破解“执行难”采取了规范执行行为、曝光失信被执行人信息等系列措施。在武侯法院院长唐卫看来,要实现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的“切实解决执行难”“依法保障胜诉当事人及时实现权益”的目标,必须构建“党委领导、政法委协调、人大监督、政府支持、法院主办、部门配合、社会参与”的综合治理大格局。

  前方充满挑战,但代功依然对工作充满热情。“要么不做,做了就一定要做好。”说话间,他的手机又响了。(参与采写:袁秋岳)

【责任编辑:徐梦帆】
01007020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78083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