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安这处上千平方米的D级危房“烂”在路边,为何没人管?

2021-08-05 12:46

  8月4日下午14时,广安市广安区大龙镇,由省住建厅村镇处、建筑结构专家、媒体记者组成的“住建安全在行动”来到这里进行暗访。

  位于小镇一头,一座超过上千平方米的D级危房“撑”在三岔路口。这是镇上以前用来进行蚕桑交易的老茧站,如今已经荒废。对面的小镇住户告诉记者:“已经废弃四五年了,早就没人管。”

  暗访组发现,整个旧茧站房屋已经破败,多处瓦片脱落、老砖墙裂缝明显,椽子檩条裸露腐朽,显得非常突兀。靠近公路一侧的院墙已垮掉一段,达3米以上,多处存在大裂缝。院子里长满了杂草和灌木,树枝和藤蔓已经爬上房梁,略显阴森。

  这样一座D级危房周围,竟没有任何警示标志,也没有打围隔离以阻止人员靠近。相反,人的活动轨迹非常明显:该旧茧站大门位于三岔路口,围绕着大门,沿着两条公路,晾晒着农民刚收成的玉米。大门上,南瓜藤蔓缠绕,成熟的大南瓜沉甸甸地吊在大门上。大门右侧红砖墙上,张贴着多个租房广告。

  暗访组成员、四川交大工程检测咨询有限公司主任工程师何鑫表示,这是一座废弃多年的D级危房。“按照相关规定,D级危房应拆除或采用其他措施进行处理,暂时没有拆除的,也应设置警示标志、封闭打围等,这样才能保障周边群众的公共安全。”然而,该旧茧房明显没有采取有效安全措施。

  暗访组向当地开具了整改意见书,督促尽快落实整改。

  为何上千平方米的D级危房,却没人管?

  面对暗访组的询问,大龙镇政府相关负责人也很苦恼:“茧房的所有权,是蚕桑站的,现在归农业农村部门管,我们无权进行拆除。”然而,虽然没有处置权,但为何不进行安全防护,当地没有回应。

  实际上,大龙镇茧站危房“无人管”现象,还不在少数。

  在广安岳池县兴隆镇方家沟村(原断碑村)7组,一座两层楼的C级危房同样“撑”在人来人往的路边。当地政府已设置禁止靠近的警示标牌,但仍无法阻止该房屋继续破败。

  当地干部告诉记者,“这房子是原水库用房,属于水利部门产权,我们不好处理,需要主管部门负责修缮和管理。”

  记者发现,不仅仅是广安一地,自“住建安全在行动”暗访开展以来,途径暗访过的宜宾珙县、广元昭化等地,都存在这样的问题。

  以位于广元昭化区元坝镇青梅路211号的的广元石油公司办公楼群为例,这一座已经废弃多年、被鉴定为5栋D级危房、1栋C级危房多年来一直“烂”在路边,临街一面未设置任何警示标志、未采取任何防护措施,严重危及路人和邻近住户安全。

  对于危房,不能仅仅是鉴定了就完事,一定要采取有力措施,该拆除就拆除,该维修就维修,不能危及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

  暗访组相关负责人表示,“虽然责任主体不一致,但并不影响危房亟需整改的事实”,暗访组第一时间发出整改意见后,希望当地政府督促有关行业部门协同责任主体,尽快形成整改方案,采取相应措施,尽快排除影响公共安全的隐患风险。(记者 张明海)

责任编辑:李婷玉
01007020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77326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