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四川频道   新媒体政商头条看点记者市州区县汽车房产城建视觉微视财经社会文化吃货旅游熊猫社区专题
王海萍:在成都设立知识产权法院保障西部创新创业激情
嘉宾简介
王海萍
全国人大代表、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
王海萍:在成都设立知识产权法院保障西部创新创业激情
在四川设立知识产权专门法院,不仅仅是对四川有带动作用,对西部都有很大的带动作用。
2016年内计划把眉山的“诉非衔接”作为一个立法来考虑,如果是今年内能够实现省内立法,在省级立法层面上,四川就走在了全国前列。
王海萍:2016年四川进入司法体制改革的实际操作阶段
王海萍:“立案难”在四川法院得到了根本性的改善

    新华网北京3月12日电(蔡霈霜、党文伯、钟思思)随着创新创业的热潮风起云涌,西部地区、特别是四川省内知识产权的纠纷也与日俱增,成都是否有可能成为中国第四个设立专门知识产权法院的城市?作为第三批司法体制改革试点省份,四川的司法体制改革进行得如何?告状难、立案难、执行难……司法改革将如何直面这些焦点难点,不断增进人民群众的获得感?带着这些热点问题,全国两会期间,新华网专访了全国人大代表、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王海萍。

    新华网:据我们所知四川省被列为司法体制改革第三批试点省份,试点方案也已经省委同意后已报中央审核,请您介绍一些这方面的情况。

    王海萍:按照中央和省委深改领导小组的要求,四川法院2016年就要进入司法体制改革的实际操作阶段。

    就当前来说,一是要做好思想的发动工作,让法官、干警了解司法体制改革的要求,在思想上正确把握司法体制改革的方向。二要做好制度的准备工作。司法体制改革是有序运行的,是在一个制度框架内结合当地情况来有序运作。怎么结合本地的情况开展好司法体制改革工作?就是把制度性的规定和框架构建好。三是按照工作步骤、要求,有序的进行司法体制改革,比如组建遴选委员会,对于法官、检察官如何遴选,遴选工作怎么开展,工作方案的制定都在有序进行,很快就会进入实际的实施阶段。

    新华网:为了解决群众“告状难”的问题,四川省法院一直在探索立案登记制度的改革,希望能从源头上解决拖延立案的问题。请问现在的情况有没有得到根本改善?

    王海萍:综合法律修改和制度执行等多方面情况来看,告状难、立案难这个问题在全省法院得到了根本性的改善。

    2015年5月份全国法院实施了立案登记制度改革,用先登记再审查的方式来解决立案难的问题。根据这项制度改革要求,我们在全省法院系统全面清理并取消既往限制立案的“土政策”,出台了“登记立案流程规定”,规范登记立案的核对事项、办理期限,对符合法定条件的起诉和申请,一律做到依法登记立案,同时,重点法律修改也相辅相成地解决了这些问题。比如修改《行政诉讼法》对行政案件的受理,提出了明确的规定和要求,另外诉讼服务和诉讼便利也为人民群众在法院告状创造了更多有利条件。

    从2015年5月立案登记制正式实施起至12月底,全省法院法定期限内登记立案率达100%,当场登记立案率达94.89%,拖延立案、年底不立案等问题从源头上得到解决,从制度层面解决了群众“告状难”问题。

    新华网:四川省高院在全国率先推行“申请执行人权利清单”制度,明确申请执行人查询进展、申请保全等15项权利,主动接受当事人监督。这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推行这项制度?

    王海萍:执行难也是这些年来一直在反映的问题,也是法院在着力推动解决的问题。我解决这个难题的基本理念是推行阳光执法、阳光执行。

    2015年,全省法院共受理执行案件19.9万件,执结近18万件,执结标的金额1000多亿元,同比分别上升29.49%、22.47%、140.4%。还开展“集中打击拒不执行法院生效裁判”专项行动,予以司法拘留和刑事处罚1237人,限制高消费8771人,限制出境1933人,切实维护法律权威,一批被执行人在受到惩戒后主动履行债务共2.3亿元。

    在全国率先推行“申请执行人权利清单”制度,明确申请执行人查询进展、申请保全等15项权利,主动接受当事人监督。

    新华网:十八大以来,中央严厉开展一系列惩治腐败、正风肃纪的行动。作为司法部门,如何发挥司法审判在反腐败斗争中的威慑作用?

    王海萍:当然是依法审判,法律对贪腐行为严惩不贷,这是最直接的效果。

    从社会效果来看,对贪腐案件的审判,特别是对一些典型重大的贪腐案件审判,通过组织听审、旁听审理,还有对一些案例情况的介绍,能对社会起到教育作用,这既是一个防范,也是一个震慑。

    2015年全省法院审结贪污贿赂、滥用职权等职务犯罪案件1366件1779人,审结行贿犯罪案件104件120人。

    新华网:据了解,四川眉山法院充分调动和运用各类纠纷解决资源,着力完善“诉非衔接”的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为全国社会治理提供了矛盾纠纷化解的“眉山经验”。2015年,中央改革办将眉山法院“诉非衔接”经验选为党的十八大以来30个改革成功案例之一。我们知道四川高院也一直在全省范围推广“眉山经验”,请问目前具体做了哪些工作?推广效果如何?下一步会做什么?

    王海萍:“眉山经验”有利于及时化解矛盾纠纷,促进社会法制化治理。“眉山经验”的核心是在原来大调解的基础上,在各行各业建立调解组织,提升行业的自我管理、自我化解矛盾的能力。

    另一方面,由于纠纷的及时化解,使大量的纠纷矛盾在诉讼外就得到解决,减少了进到法院的案件,有利于法院把审判资源用来审理一些重大案件。所以“眉山经验”既是法院要积极推行的,也是各级党委政府重视推行的,有利于当地社会治理的和谐稳定。

    四川省法院正在积极总结、推广、介绍“眉山经验”。四川省委政法委也向全省各地下发了要学习眉山的经验做法。“眉山经验”也列入了四川省人大的立法调研计划中,据我所知,2016年内计划把眉山的“诉非衔接”作为一个立法来考虑,如果是今年内能够实现省内立法,在省级立法层面上,我们就走在了全国前列。

     新华网:随着创新创业的热潮风起云涌,近年来,西部地区、特别是四川省的知识产权的纠纷也与日俱增。成都是否有可能成为我国第4个设立专门知识产权法院的城市?

    王海萍:我今年提的一个建议就是针对这个问题的。我建议在成都设立知识产权专门法院。

    第一,从知识产权布局上看,西部还没有知识产权法院。

    第二,四川的科技财富非常富集,有很强的科研能力,也有很多科研机构、院士。2015年全国有八个地区被中央批准成为改革创新试验区,四川是其中之一。成都地区又是改革创新试验园区的落脚地点,中韩、中德、中新等园区以及很多技术高端企业都在成都落脚。在这些知识技术密集的地方,有很多知识产权在不断出现并且要求得到保护,知识产权法院如果在四川落地,对四川的改革发展,保护知识产权会有很好的效应。

    另外,从四川对西部的辐射和带动作用来看,在四川设立知识产权法院,我认为不仅仅是对四川有带动作用,对西部都有很大的带动作用,因为四川在西部的经济总量是最大的,高科技含量也是很高的。在这个方面,知识产权保护和知识产权的应用有一个好的环境和效果,产生的一些效益是可以辐射和带动整个西部的。所以对于四川的发展和西部发展的需求看,我建议在四川成都设立一个专门的知识产权法院。(完)

王东明:以全面创新改革驱动四川转型发展
侯晓春:新理念引领广安新发展 大赛事提升城市精气神
全国人大代表王安兰:建议加强民族地区道路和城市建设
全国人大代表何学彬:把洪雅县打造成为全国大健康产业示范区
全国人大代表赵萍:助推中国风电 借助“一带一路”“走出去”
全国人大代表潘成英:建议加大扶持民族地区“一村一幼”力度
全国人大代表李旭:扶贫要真正解决好“怎么扶”的问题
全国人大代表余开源:老少边穷地区脱贫 关键在教育
全国人大代表刘守培:抢抓全面创新改革和成德同城化机遇
王海萍:设立知识产权法院 保障西部创新创业激情
张剡:攀枝花迎来发展的又一个春天
王菲:让旅游为脱贫攻坚插上腾飞的翅膀
陈新有:降低实体经济成本刻不容缓
全国政协委员、四川现代教育集团董事长苏华:构建技术技能型人才成长“立交桥”
刘强:五年全力攻坚克难,提前一年消灭贫困
郑晓幸:“种文化”让文化在四川落地生根
赵世勇:大力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耿福能:清理、取消对中药提取物的批准文号
任永昌:不断深化农村改革 让农民共享发展成果
CopyRight ©2000-2016 SC.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四川频道     版权所有:新华网股份有限公司
新华网四川频道
Copyright ©2016 SC.xinhuanet.com
01007020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